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人心的差别,就是一碗粉还是两碗粉

来源:未知

这次回程太磨折了,真是应了那句话,屋漏偏逢连阴雨,硬座还是夜间,苍天啊,想想都头大如斗。
 
还好,我提前想好了对策,一件羽绒服穿上,另一件羽绒服系腰上,这样晚上应该不会冻成狗。再有,我下载了好几部电影以备不时之需。
 
果然,上车坐好后,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张张疲惫而冷漠的脸,冰结的气氛犹如车窗上的寒气一样厚,全然没有往日车厢的喧闹,整好,落得清净。
 
不知道是谁把东西一股脑放在那个不大的桌子上,我左看右看,都毫无反应,无奈作罢,只好将我的杯子抱在怀里。
 
我调整好坐姿,塞上了耳机,一头扎进了电影里——《让子弹飞》。说起来,这部老片子我已经看三遍了。可是我总是觉得有的电影不单单只是电影而已,应该要一看再看。
 
两眼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屏幕中的我,正投入呢。突然被打断了,一个东西从桌子上滚落下来,直接砸在我的脚上。我定睛一看,是个茶杯盖子,赶忙捡起来。刚要放回桌子上呢,对面一声呵斥,“你故意的吧?”
 
我一脸懵,“什么?”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杯子推倒?把我衣服都弄湿了!”我看着眼前莫名发飙的中年人,因为恼怒,他的眉毛都往中间挤,有点儿像蜡笔小新。
 
我本来想怼他“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碰倒的?”转念一想,这样的人不理会也罢,就淡淡地回了一句,“不是我,我只是帮你捡盖子而已。”
 
他斜我一眼,还想嘟嘟囔囔,我放下盖子就自顾自地戴上了耳机,继续看电影。
 
在《让子弹飞》里,其实我挺喜欢六子的,第一遍看,我在想六子为什么那么傻呢?第二遍看,我在想难道没有更好的设置了吗?直到第三次看,我都还在寻找答案。
 
闲聊时,张麻子一句东洋西洋南洋,结果六子说了北洋,还问怎么把歌吹到留声机里面。影片赤裸裸映射的就是没文化真可怕。张麻子打算送六子出国,可是要钱啊,所以就想在鹅城干票大的,然后送他出去。说到底,还是钱字当道。
 
六子的‘傻’是因为在他心目中有一个至亲的张麻子干爹,他不允许别人说自己撒谎,也不允许别人说自己的‘至亲’办事不公道。所以被胡万和武教头摆了一道,这才有了血腥的剖腹取粉。
 
表面上看,六子是为了成全大义,牺牲了自我。而事实上呢?有什么意义呢?你的自证清白除了你自己,别人谁在乎?围观的最后都一哄而散了不是吗?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看这类黑色幽默的电影,像《杀手》《飞越疯人院》《骗中骗》《驴得水》等等。喜欢这种深沉的电影,除了幽默的语言和强烈的画面感,更多的是或明或暗的背景和讽刺。看完了,静静地在暗幕里独坐。脑海里就好像经过了一场江湖大战。御剑出鞘的那一刻,天地间贯彻着天雷的叹息。战剑所向,是绝不后退的执着,是永不倒下的信念。纵留尽最后一滴血,也永不背弃。电影很多时候,说的就是人生啊。
 
后来不一会儿,我对面的油腻中年人,又跟他的同伴吵起来了,竟然还是为了那件被水洒湿的衣服。我真是服了,不就是开始时杯子倒了撒了一点儿水嘛,多大个事,还叨叨个没完,有意思?可是纳闷的是,我竟然看到那个中年男把衣服拧出了水!我明明记得上车时,桌上的玻璃杯里只有小半杯啊,那么多的水哪儿来的?
 
我旁边靠窗坐的是一个冷面的年轻人,整个旅途中我都没有听到他说一句话,只是有看到他不时的兀自发笑,他到底乐呵什么?
 
电影告诉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小人物永远是大人物手里的一枚棋子,让你死就死,让你活就活。
 
整个事件看起来是多么得荒诞可笑,为了一碗粉丢了一条命,而且是自己举证搭上的。可是我想到去年夏天,帮小姑父去跑尘肺证明,再也笑不出来。是啊,我得自己证明自己的肺是尘肺才可以呢!
 
当个人的权益需要以这么极端自残的方式来捍卫的时候,“公平”二字的分量当真是轻如鸿毛,不堪一击。
 
电影看完了,我没有继续下一部,望着车窗外黑黑的夜景发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四周反倒安静了,再没有之前的磕磕绊绊,吵吵闹闹。
 
不知不觉,要到站了,我收拾好行李,提前到了车门口。在那里,我遇到了邻座那个冷脸客,他面向车门讲着电话,“那个傻x,我把我的水偷偷分几次都倒在他的衣服上了……”,我站在原地,呆如木鸡。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剧烈咳嗽,止不住地咳,他回头看到是我,一脸讪笑地走开了……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