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油纸伞的悠悠岁月

来源:未知


不见前尘人去处,剩得诗句相酬。浪吹惆怅过江洲。双肩萧瑟瘦,微雨润浊眸。

                                                      ——题记

走在古镇的石板路上,一阵秋雨微凉,看到了卖油纸伞的小铺,心生欢喜。

油纸伞以竹为骨架,以油皮纸为伞面。伞面上涂各种颜色,描绘各种图案花样,有淡雅的绿,娇羞的粉,梦幻的紫和忧郁的蓝……

“小姑娘,买伞哪?”卖伞的是个阿婆,头发花白,温和地询问我,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这些伞都是我家老头子做的,可结实了,你看看!”阿婆拿起一把递到我面前,我接过来,心里想的却是那会做伞的老人。

这个年头,会做这种古色古香的油纸伞的人已经不多了。

“阿婆,你家阿公现在还做伞吗?”我看向老人,心中满是希冀。

“还做呢还做呢,这不现在也正在做伞,一大早起来忙活到现在了。”阿婆言语中满是无奈。

我央她带我去看看。

80岁的老人靠墙坐着,一手拉着钻头,一手握住伞骨打眼。消瘦的身躯和四肢满是劲道,双手的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厚底的黑框眼镜挡不住老人精细的目光,长满老茧的双手并未失去灵巧与协调。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突然让我有种“雨打梨花深闭门”之感。

他不说话,眼睛盯着手里的活儿,手不停地忙碌着。30个小竹片削光滑,作为支撑的伞头上凭着感觉锯开开口,也是30个,外面的大伞骨还要削30根竹签。竹签里外一层层次第埋下,串线,再巧妙地用线把伞骨绷成圆弧状。也许是之前绷得太紧,最后这一绷,老人绷了八次。滑脱一次,重来一次,重来一次,滑脱一次。一直到第八次才成功。

灵动美妙的手指穿越材料之间,厚实宽大的手掌托起整件作品。手的力量,在这动静之间完美呈现。

冯骥才先生在《俗世奇人》中曾说:“手艺人靠的是手,手上就得有绝活。”精工细作静心竭力,这是手艺人给传统手艺的一份承诺。

一把伞要经过几十道工序,材料就是竹子、纸张、棉线;插入一根竹条,就能做成弹簧;涂上菜籽油,就能防水;抹上锅底灰和特别的植物制成的颜料,伞面变得古朴动人。

寂寥的雨巷中,伴着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彷徨而去的不知是否是这款油纸伞;凤尾竹中的傣族女子必曾撑着它遮阳躲雨。

“做伞其实是件很枯燥的事,每天每天地坐在这里,做着一些重复的活儿。”老人笑了笑,叹口气说,“但我喜欢做伞啊,我做了一辈子啦,早就丢不下喽!”老人看着手中的油纸伞,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眼中闪着熠熠的光。

看到老人,我才知道,生活之于他的是伞卖不出去的现实,但他回报生活的是对于做伞的深切热爱与激情。一辈子,一个人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去热爱并坚持一样东西,纵使世界在变,现实再残酷,也无法消磨他心中的信念。

世界再嘈杂,匠人的内心,都是安静的。

因为一辈子,总还是得让一些善意执念推着往前,保留我们最珍贵的,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专注做点东西,至少对得起光阴,对得起岁月。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