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远嫁的姑娘,大都活成了坚强的模样

来源:未知


梦里是回不去的原乡,身边是逃不离的他乡。——致远嫁的姑娘

1

送走母亲,丽的心也空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母亲不知道有没有话要对她说?

当初怀揣梦想远走他乡,外面世界的新奇与重压,让她短暂的忘了一切。高强度的生活,拼命的努力,也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她和先生通过打拼,终于在城市里安了身。

她是家里的老幺,不到三十岁的年龄,父母都已经老了,小病不断。电话里,却是永远的平安,姐姐们轮流照顾,从未让她牵挂。总想着来日方长,总想着等生活安定,接父母到身边尽孝心。可是父母,怎么就不等她了呢。

看着父母生活了一辈子的小屋,眼前浮现的都是经年往事。没有父母的家,已经不再是家了。再回来,她会成为客人。

子欲养而亲不在,她后悔年轻的自己,怎么就不能放慢脚步,怎么就不能回家安安静静的陪陪父母。

成长,是从哪一刻开始的呢?

孩子三岁多那年,先生被派到外地工作,冬天的雪夜,突然发烧39度多,她抱着孩子在深夜的街头,想不到可以随时打扰的人,拦不到出租车,硬是步行一里多,踉踉跄跄走到了医院。零下几度的天气,她却浑身是汗。

仿佛就在那一瞬间。

2

青大学毕业,留校任教。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只有在这座城市扎根。结婚,生子,好在先生很体贴,这让在异乡的她有了安慰,日子过得平淡而又富足。

只是,近些年,父母渐渐老了。农村的老家,冬天没有暖气,风大的日子,冷的出奇。想着父母孱弱的身子,在寒风中萧瑟,她的心便隐隐作痛。

二十多年,父母来她的城市仅有三次,而且每次都住不上几天,想家,记挂家里的鸡呀,猪呀,还有那二亩薄田,其实她知道,父母是担心给她添麻烦,不愿给她拮据的生活增加开支,可父母不知道,他们在的日子,一睁眼、一转身就可以看到他们,她的心里是从未有过的踏实和满足。

现在的她,生活比较安定了,搬了大房子,经济不再紧张,她多想让父母来多住些日子,看看她的生活,分享她的幸福。可父母老了,老的再也不愿离开家半步。

假期回家,先生要上班,带着女儿挤火车几次之后,她渐渐学会了一个人,开车几百公里。

独立坚强,朋友眼中的她是这个样子,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明白。

3

华的远嫁很突然。毕业时,先生没征求她的意见,把她的工作关系,转到了他的城市。她虽然也有犹豫,内心毕竟割舍不下几年的感情,算是默许了。可真的生活在完全陌生的城市,她才明白,自己远没有准备充分。当最初的激情渐渐消磨成亲情,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那次和老公吵架,吵的很凶,一气之下,她摔门而出。一个人,硬是在桥上走了几个来回。冬天的夜,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寒,没穿外罩,没带钥匙,没带钱包,没带电话。那一刻,她才发现,这个城市,除了家,她真的无处可去。她硬是在地下室的门口,熬到了天明,等先生上班走了,才借个电话打给同事,给她送了钱,让开锁的开了门。这些,她从来不对父母多讲,讲了只会让他们担心。说到这里,她眼里泛着泪光,我的心,也隐隐作痛!

从此,她学会了,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带上钥匙和钱包,在这个城市,她没有退路和依靠,也不能随时回到母亲的怀抱。

4

用朋友的话说,冉是嫁给了爱情。机缘巧合认识的栋,他的阳光帅气令她着迷,在最好的年纪,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虽然相隔千里,她还是义无反顾的为爱走天涯。母亲的强烈反对,各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她看来,都显得有点杞人忧天。

婚礼上的母亲,泪眼婆娑,坚硬的父亲,几度哽咽,这一切也无法冲淡她流淌在眼角眉梢的幸福。

异乡崭新的生活令她兴奋,她应接不暇的适应着陌生的一切,喜悦荡漾在脸上。只是有一点儿小小遗憾,吃不到妈妈亲手做的饺子和手擀面,还有爸爸的红烧肉,偶尔打电话,说起这些,妈总是恨不得立刻就做了送到她身边的语气,挂了电话,偷偷抹眼泪。

一种味道思念太久,终是无法压抑。冉尝试着自己动手做饺子,实验几次之后,做的有点儿模样,迫不及待的给母亲发了过去。图片中,热气腾腾的饺子,她吃的一脸满足。千里之外的母亲,看的泪眼婆娑,那个她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的小公主,怎么就会包饺子了呢。

因为远嫁,她们已经得到了额外的爱和怜惜,但生活不是永远的诗情画意,总有磕磕绊绊,心情低落的时候,想家乡,想亲人,想那四季开花的小院,桃花红了,合欢次第开放,月儿最圆的夜,桂花香在小院荡漾,深秋的银杏,洒落一地金黄。这一切,都令人魂牵梦萦。

走在异乡的街头,总有几分无法融入的疏离感,回到家乡,却渐渐有了相见不相识的儿童。

从此以后,梦里是回不去的原乡,身边是逃不离的他乡。

偶尔参加的同学聚会,别人心目中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在她们眼里,却弥足珍贵。何止这些呢?家乡的羊肉汤、小店的凉皮,那个开了二十多年的麻辣烫馆,每每回家,都要品尝。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是真的回来了。

通讯发达了,发达到纵使天涯海角,也能近在眼前,但眼前,却是无法触碰的温度;交通便利到千里之外也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但却无法让人,一转身就能拥抱。

她们也明白,人总要长大,但身处异乡,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和亲朋,深植于心底的恐慌,某一天,某一刻,让她们藏起软肋,戴上坚硬的盔甲,早早长成了坚强的模样。

这坚强,是父母的心伤。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