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茜茜公主的微笑

来源:未知

两年前,辞了工作,百无聊赖之际,想起了在德国读研的老同学青木,看看时间也不冲突就打了个越洋电话。寒暄几句,竟被勾起了出国旅游的心思。
 
“先来德国,然后我们去东欧,那里物价便宜。”
 
青木这家伙直接了当,排除了西岸的所有国家。我翻看了好一阵地图,也被东欧风情迷住了眼,再想到之前大火的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果断选择了匈牙利。
 
从法国戴高乐转到德国柏林,许久未见的青木接上我,便直接乘上南下的火车,直奔布达佩斯而去。
 
“你大爷,也不让我逛逛德国,好歹让我欣赏下日耳曼血统的性感高挑美女。”
 
“回来再逛,我这大半年待在研究所里都快憋出病了,得赶紧换个地方呼吸下新鲜空气。”
 
青木学的是理论物理,从中科大出去后就一直在德国,看来一张白纸一支笔的生活,也拘束了他的生活。
 
八个多小时的火车,沿途穿过捷克,穿过维也纳,一路的风景美不胜收。九月份的天气怡人,白云悠悠,碧蓝如洗,一望无际的松针树林如同翠绿海洋,波澜起伏,那种大自然稍纵即逝的瞬间美丽,像极了莫奈的油画,纯粹而感性。
 
下了火车,这座多瑙河畔的璀璨明珠已经让我目不暇接,一路沿途欧式建筑让我流连忘返。
 
“走在这里像走在七八十年代的老电影中。”
 
“还好吧,汽车一多,还是一样的喧嚣,跟柏林没什么区别。”青木看着手机,生怕走错了路线。
 
“你这个人,果真是没点情趣。”
 
漫步来到多瑙河畔,对面的国会大厦遥遥相望,大气磅礴,而蜿蜒的多瑙河缓缓流淌,诉说着那蓝色忧郁的悲伤。
 
多瑙河上一共九座桥,我们特意绕行到了最富盛名的撒切尼链子桥。桥头堡上一对石狮大气庄重,盯着往来不绝的人们。三孔链子桥身以链锁为骨架,更显得豪华气派,据说桥二战期间被德军炸毁,重建之后却仍然是多瑙河上最古老最壮美的桥梁。
 
大凡来布达佩斯看美景的人都会登上渔人堡,我和青木也不能免俗跨上了城堡山。城堡山上景致很多,而那白色的渔人堡的确典雅古朴,融合了新哥特,新罗马以及匈牙利当地特色的建筑风格。
 
不得不说渔人堡上的视野非常好,透过拱廊遥望隔岸灯火,仿佛欣赏着整座城市的浪漫与昨天。这里也有当地艺人演奏着李斯特的曲子,看着他怡然自得的神情,似乎与布达佩斯的美景融为一体。
 
这里似乎是情侣的天堂,在我眼中也似乎确实情侣的圣地,或许是因为布达佩斯拥有了浪漫的多瑙河,也让来这里的人们拥有了浪漫的情怀。
 
渔人堡前面有一尊青铜雕像,是伊斯特万一世,匈牙利的开国皇帝。雕像前有一老者手臂上停留着只老鹰,我看那头鹰神采俊逸,想过去合个影,青木却死都不肯上前。好说歹说让他帮我问了下价格,合影一次七欧元,我想想也无所谓了,毕竟后面是迷人的多瑙河。
 
一直都听说渔人堡的景色非常辽阔美丽,直到我转道来到国家美术馆,这才惊叹不已。其实在国家美术馆能欣赏到更多的布达佩斯美景,视野极其开阔。向北眺望,能清晰地看到美丽的玛格丽特岛,郁郁葱葱,与蓝天白云相互辉映。
 
城堡山上景点太多,逛到七点多已经按耐不住饿意,准备下山寻找美食,不过看到日落却俨然停住了脚步。这里太阳下去的晚,七点多的夕阳徐徐坠落,映照在多瑙河上,波光粼粼,仿佛时间也驻足,停留在了这一刻。
 
布达佩斯的日落,美得像一幅画。
 
夕阳逐渐西沉,次第亮起的灯火为布达佩斯画上一道绚烂的笔墨,多瑙河在夜幕中也渐渐转变成那浓郁的蓝色,深邃而迷人。
 
原来这才是那传说中的蓝色多瑙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上在佩斯找了家旅馆,标间一晚上花费49欧元,里面设备齐全,也干净整洁,据青木说这环境可比西欧便宜多了。
 
躺在床上商量着明天的行程,青木问我是想去圣安德烈小镇还是格德勒古堡庄园。
 
“圣安德烈这两年大部分都是卖纪念品的了,我还是对茜茜公主最爱的庄园感兴趣。”
 
“一个二十几公里,一个三十公里,距离都差不多,我也觉得格德勒比较好,就去那里吧。”青木说完倒头便睡。
 
关上灯,静谧之中看着窗外的无边月色,仿佛听到了多瑙河上水波摇曳的音符,伴随着那一阵阵悠扬典雅的乐章,我也深深进入梦乡。
 
第二天上午,我们便来到了格德勒庄园。这里是匈牙利人民最爱的茜茜公主的行宫。茜茜公主为了逃避维也纳宫廷的繁文缛节和寂寞空虚,而在这里度过了她生命中最平静与美好的生活。
 
大部分地方不让拍照,却也无伤大雅,我用眼睛记录着所有美好的一切。王宫之中,看着茜茜公主的画像,我不禁思绪万千,这么一个集万千宠爱一身的女人,当年是多么的风华正茂,绝代身姿,那一抹微笑,让整个欧洲大陆亦为之倾倒。
 
王宫内整体大部分都是紫罗兰色,这是茜茜公主最爱的颜色。而王宫之外,有一片小树林,于这奢华大气的建筑群相比较,却更显得清新淡雅。
 
我们的布达佩斯计划只有三天,逛完格德勒庄园,下午便已经踏上回布达佩斯的路上。
 
“还想着茜茜公主呢?”
 
青木看我默不作声,调侃道。
 
“你说我要是遇见了像她一样美丽而善良的女人,会不会留在匈牙利?”
 
“你先学会匈牙利再说吧。”
 
语言的确是个难题,我连英语都还说得结结巴巴,这无疑是一盆凉水凌空泼下。
 
回到布达佩斯,我们找了家街角咖啡厅驻足休息。这里的人们最爱的两件事,第一是喝咖啡,第二就是吃冰淇淋了,无论大人小孩,好像无时无刻都在做着这两件事。
 
看到街对岸有一家小小的冰淇淋店,我也按耐不住好奇心,去尝尝味道。
 
不可否认,布达佩斯或者是欧洲的冰淇淋,都做得异常可爱,色彩缤纷,像一件件街头艺术,品味非凡。
 
正在思索到底吃哪一款时,我弯腰后退两步,却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经过的人。赶紧回身道歉,从青木那仅仅学会的一句“波恰浓特”还没出口,我却已经失魂落魄。
 
映入眼帘的金发女子不正是那画中的茜茜公主么,我惊得目瞪口呆,那耀眼的金色发梢随风摆动,一缕发丝翩跹起舞,也扰乱了我的无尽相思。我望着她的蓝色眼眸,深邃的如同蓝色多瑙河,忧郁而迷人。
 
她对我笑了笑,知道我是无心之过,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去。而我却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出口。
 
有人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而我因为一座城爱上一个人,爱上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人,一个至此一面的人。
 
她是我的茜茜公主,她的微笑如同这座城,让我心驰神往。
 
或许我还会再来这座城,但是我却再也遇不见我的公主了。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