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第一次带娃应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来源:未知


       今天谈一个普遍存在,却又常被大家忽视和误解的话题,也就是全职妈妈的自我价值如何寻找出口。先从我的个人经历谈起。

周末是全职妈妈翘首以盼的好时光,那时候,家人可以帮忙带孩子,自己也得以在育儿的琐碎中暂时解脱出来。这个周末,我约好一个老师,要和她谈一下工作事宜。本已安排好宝爸上午加班,下午回来带娃,我可以出去应聘。计划赶不上变化,宝爸突然打电话说工作要进行到晚上,我们有两种方案可选:一,把佑宝送到宝爸办公室;二,我带佑宝去应聘。权衡之下,我决定自己带佑宝去见机构的老板。为此,我中午吃了很多,要攒足力气背娃呀。带娃去应聘,很有爱拼才会赢的气魄对不,很带感就是了。

坐车到达目的地,没有很快找到约好的中心,我背着佑宝绕着诺大的建筑物前前后后找,已过约定时间,还是没有找到,娃已经哭喊着要下来。我安抚着娃,内心早已心急如焚。还好,和老师联系上了,带着佑宝进入机构,一面在不远处看着佑宝玩耍,一面和老师聊一下工作的事。

面谈结束,已是晚上五点,而佑宝还没午睡。我匆匆离开中心,在附近的餐馆给佑宝点了一份粥,又买了点牛角面包。佑宝下午没吃奶,显然很饿,他安静地吃着面包,我也就赶路了。背娃太久,浑身酸疼的我放下佑宝调整姿势,才发现佑宝已在寒风里沉沉睡去。我的眼泪哗地流下来。不远处传来流浪歌手的寂寥歌调。

进入地铁,佑宝被地铁的轰隆声惊醒,站在门外安静等候,见到黑压压的人群,佑宝被吓哭,一路挣扎,一路哭。

下车后,佑宝还是断断续续地哭,他太累了。愧疚感袭来。路旁的树影,路灯,还有小朋友,让佑宝安慰了许多。他又恢复了憨萌可爱的样子,还和我逗笑起来。我只想早点回到家把你放下来好不。

回到家,简单弄了点吃的,洗漱一下,就哄他入睡了。

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带娃应聘的体验。也许是准备不足,也许可以有更好的安排。可是,今天就是这样的机缘,宝爸加班走不开,和老师约好在下午,佑宝没办法午睡……约谈事宜没有耽误,佑宝一路下来却被折腾得惨兮兮,让我再一次怀疑是否有必要等佑宝大一些,再考虑出去工作。

有人会问,为何不请老人带孩子?是我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坚持不把他放回老家,坚持在他生命的最初几年陪伴他成长。每每会有人跟我说,研究生毕业,在家带孩子,可惜了。我也想啊,我也想在青春尚在,好好施展自身抱负,我也想抓住多数人的安全选择,不被诟病,过着精神自由财务自由的生活。

然而,这个时候,佑宝更需要我。

见证他从鸿蒙未开的小婴儿,成长为会和你嬉笑逗趣,不开心的时候还会说“不”的小幼儿,不是一件,顶顶有价值的事吗?

可是,恩格斯在若干年前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告诫女性,如果想实现男女平权,就必须先实现经济平权。我想说,去你的。一个家,远不仅仅是经济的产物,它的运作需要我们发挥各种功能。

人们认为做母亲是女性的自然使命。然而,西蒙娜·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指出,人类母亲身上不存在母性本能,一个母亲的态度取决于后天的整个处境。如果母亲没有真正独立地把握过自己的世界,没有获得幸福的自我实现,没有体验温暖的家庭生活,那么她是不适宜抚育儿童的。

究竟何为自我实现呢?全职妈妈的自我价值何去何从?母亲的自我并没有因为孩子的降生彻底消失,还会在夜阑人静的时候不断涌上心头。当女性把生命的全部能量倾注在自身以外的另一个人身上,我们会收获怎样一个生命状态呢?除非母亲真诚地、自由地、主动地承担抚育儿童的任务,并把抚育孩子视为实现自身价值的一种路径,她的生命力才不会湮灭于焦灼与愧疚的矛盾撕扯中。

母亲的自我实现,先从找到自我开始。

当然,女性愿意走出去工作,也是一个勇敢的选择,因为她要平衡工作和育儿双重艰巨的任务。母亲的每一种选择,每一种生活,都值得致敬。是她们,在努力编织岁月静好的梦,而把生活的甘泉和苦果一并吞下,如同吞下一团一团黑漆漆的棉花糖。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