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熬得住就出众,熬不过就出局!

来源:未知

01
 
主持人马丁曾在节目里说过一段话,每一个强大的人,都咬着牙度过一段没人帮忙,没人支持,没人嘘寒问暖的日子。过去了,这就是你的成人礼,过不去,求饶了,这就是你的无底洞。
 
倪萍写的《姥姥语录》中有一句话说,人命不是撂下,是咬着牙挺着,挺到天亮。
 
我的写作素材库里有很多这样的段落,失恋疗愈,失败疗愈,分门别类归档,一抓一大把,可惜我对它们都是免疫的,疗愈不了自己。
 
我们总是像智者一样去劝慰别人,却像傻子一样折磨自己,安慰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自己遇上点过不去的坎,立马无法自拔。
 
当我们说自己好没用好垃圾的时候,其实还行,发泄完就没事了。如果我们突然开始积极励志,反而属于绝望到顶点,必须要靠那些虚无缥缈的励志语来催眠自己,假装一切都会好起来,假装自己没有被打败,其实心里一个字都不信 。
 
大道理人人都懂,可是听过那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02
 
我第一次有轻生的念头,是在高考分数公布的时候。
 
离重点线大概10分,理综不及格,当时读的是重点班,只有几个人没考上一本,我是其中一个。
 
一时之间,我的情绪低落到极点,觉得周围所有人都不理解自己,最好的几个朋友都在庆祝,出于礼貌的安慰,却像是打在我脸上的一记记耳光。
 
我不敢呆在家里,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起床出门跑步,晚上深夜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在17岁,仿佛一眼望穿了整个人生。我的未来,似乎已经注定了平平庸庸,工作、结婚、生子,走回父辈的轨迹。想到这一切,我就觉得人生没有意思,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掩藏得很好,并没有表现出一点消极,所有难过痛苦一个人忍着,从未对谁诉说。其实,也是没有人可以说了。
 
我想过,从高空坠落是什么感觉,被河水吞没又是什么感觉?我怕痛,承受不了死亡过程的苦。我才17岁,还想赌一把,想看看自己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我不断操控着自己,进行着一场人生游戏。
 
没有盖世英雄来带我打完副本,也没有什么技能法术为我加持。我只能一步一步,依靠物理格挡,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像样的角色。
 
 
 
03
 
我第二次计划自杀,是在我大二的时候。
 
那一年,我抑郁了,长期无法睡眠,为了省钱不吃正餐饿坏了胃,计划过好几次自杀,断食过一个星期,遗书都写好了。
 
后来,有个外校的女生从我上课的教室跳下去,那个窗口我考察过好几次,甚至爬到桌子上去试过,要怎样坠落才完美。我目睹了死亡现场,她脑浆迸裂,父母哭天抢地,我总觉得她是替我死的。
 
好不容撑到放假,适逢家里修建新房,我没说自己怎么了,父母也没有觉得我有什么异样,尽管我每餐吃得都很少。
 
每天,我都要和家人一起干很重的活,挖基脚、搬砖、支木、平顶,强撑着过了十多天,终于倒下了。
 
父亲骂我矫气,读书忘本了,希望我要死死远点,养了这么个没用的儿子,碍眼睛。
 
我心中憋着怨气,休息半天后继续干活。再次晕倒又醒来,已经被送到了医院。
 
住院的半个月里,父母忙着修房子,姐姐们也跟着干活,我的身边一个陪护的人都没有,奶奶偶尔去送一下饭。
 
我每天看着点滴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往下掉,真正体会到度日如年的感觉。
 
西医无效,改为中医,然后我又吃了半个多月的中药,一日三次。本来想倒掉,又想良药苦口,只得捏紧鼻子硬着头皮喝掉。得病和治病所遭受的罪,都是一样的。
 
中医也治不好,家人也没什么耐心了,我只得装着已经痊愈,可是由于身体太诚实,再度晕厥,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下又进行针灸治疗。
 
针灸很折磨人,腹部扎满针眼,扎一次,肉皮要疼上一两天。皮不疼了,又得进行下一次扎针。
 
04
 
最近,我正在经历人生的第三次暴击。遇到了一些事,但又无法说出来。
 
我还没有买房,住的是学校分配的周转房,顶楼11楼,没有电梯。
 
每次爬楼,我都是一边走一边回复读者留言,常常没楼可爬了才回过神来。楼梯间的尽头有一扇门,推开以后就是屋顶,跳下去没有生还的可能。于我而言,还真是一个安全隐患。
 
两天前,我就在屋顶发了两个多小时的呆,思考了很多问题。那些跳楼自杀的人是故意让人知道的吧,我在屋顶坐了两个小时,天寒地冻,还得自己下楼,万一跳也没人知道。
 
因为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最近这几天我都是住在酒店,通过通宵打游戏来分散注意力。一死了之的想法偶尔闪现,但还是觉得太麻烦了,相比前两次,需要处理的后事太多。
 
我的公众号密码只有助理知道,她太粗心了,连标题有错别字都发现不了,排版的时候估计连这一段也不会读到。她如何发现我不更文是因为摊上了事,她怎么给读者交代我不在了这件事?
 
我借出的钱还有四五万,那些人会自觉把钱还给我的家人吗?比如我的那个高中同学,毕业9年唯一一次和我联系就是借钱,应该不会还了吧。我在简书的赞赏,衷曲小卖部和千聊平台的流动资金都还没有到提现的时间,也得有五六万。
 
还有我的父母,那是最后一根拽着我的绳。如果有一种死法可以不连累别人,我早就死了,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太过残忍。虽然一直被呵斥被责骂,但是我死了,他们一定会很伤心。
 
能留给父母的积蓄不到一百万,我有什么资格去结束生命?
 
 
05
 
前些天更完《比一个吃火锅更孤独的是什么?》一文,有个读者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他说:
 
“就算这一生注定了孤独终老,我还是宁愿活在这热烈里倍受煎熬”,感谢你这句话,我宁愿这句话,是吊着我不去离开的续命稻草。
 
三月三是我的笔名,也或许是我人生的终点。我也许等不到那一天的黎明,但我还是决定在离开之前的这段日子里,孤独而倔强地生活。
 
感谢你不删之恩,让我有幸读到此文。作为一个不愿面对人生的人,我还是有点希望我死之前,能努力写得和你一样好,虽然只是些临死前的笔记罢了。
当时看完的时候,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我写作的初衷,虽然有一半是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另一半的确是希望能抚慰一些失意的人。
 
正如和菜头所言,人之所以写文章,和鱼儿在水里吐泡泡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养过鱼,会经常观察到两条鱼呆头呆脑地对望,静静悬浮在水中,然后不断吐泡泡,彼此可以聊很长时间。
 
小鱼说:“妈妈, 为什么他们都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啊?”
 
大鱼说:“你刚刚说啥?”
 
小鱼说:“啥?”
 
大鱼说:“干啥啊?”
 
小鱼说:“咋的了?”
 
我们没有鱼那么幸运,可以只有七秒的记忆,文字就是人类的泡泡,我们不得不借助语言和文字的力量来彼此沟通,互相安慰。
 
而人生路上的那些关卡,就像解一道数学题。大多数时间里,老师说的经验和方法没有用,小猿搜题的答案没有用,我们必须找到自己的解法,哪怕笨拙而丑陋,缺乏逻辑和思考上的美感,而且花费很多时间。
 
你必须靠自己解开一道题,有一天坐在考场上,所有聪明人都不在身边,最快捷最优美的解法都不在你手里,你还能依仗自己的笨拙,扛过一次考试。
 
只有你能帮得到你自己,你是你唯一的坚强后盾。
 
 
 
06
 
死亡就像一条锁链,总会在某一个时刻,把人往深渊里拽。
 
有很多个深夜睡不着,我都希望可以借助药物长眠;走在人群里莫名地感觉孤独,仿佛自己和这个世界本身就格格不入;晒着太阳也感觉不到一点点温暖,任凭自己冻着,全身冰冷,面色发白。
 
曾经我与自己订下“长大再死”约定,只不过是害怕死亡一瞬间的疼痛,所作出的孩子气的举动。后来我给自己列了很多不能死的理由,或许是多了一些成熟和担当。
 
有人讽刺我频繁在朋友圈拼命发广告,其实那是我求生的信号。因为我觉得,就算自己一无所有了,也得有很多钱,不能被别人吐槽,这个人是因为没出息,穷死的。
 
我仍然抱着一丝希望,期待着自己能在岁月的洗练里变得周密和坚强,能坦然面对生命里那些差点熬不过去的坎。
 
亲爱的,别离开我。
 
------------------------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我的新书正在销售中,点击《梦想不会辜负努力的你》可购买签名版。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