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我的兄弟叫“讨厌鬼”

来源:未知


很小的时候,在我的身后有一个整天流鼻涕的跟屁虫。他像一口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口香糖,就那么不停地围转在我的身旁。

 

是的,这就是我那讨厌的兄弟。成绩不好,总是留级,还喜欢到处招惹是非,调皮捣乱。

 

而且胆子是极小的。在我三年级之前,我一直和我的兄弟共处一室。但三年级时,我突然脑子里拥有了很强烈的男女区别意识,于是趁着家人吃晚饭的间隙,我开始义正严辞地宣布自己的决定:从今往后,我要自己睡一个房间,我再也不要和这个讨厌鬼睡一个房间了。

 

但直到凌晨,那个胆小的讨厌鬼依然在我隔壁的房间大声地抽泣着。我使劲地拍打着墙壁,威胁他如果再哭的话就把他狠狠揍一顿。可未曾想,他竟把爸爸喊了过来,哭着说“他害怕,不敢一个人睡。”

 

没办法,那晚我俩又将就着凑合了一个晚上。一个晚上,我就坐在椅子上瞪着一双乌黑黑的大眼睛看着蜷窝在我床上的他,那时恨不得把他像拎小鸡一般从窗户甩到外面去。

 

有时候,我会想,这个讨厌鬼明明就比我小一岁,但无论身高还是智力却都比我差了一大截。看起来矮小瘦弱而且身体又不好,隔三岔五地就要往医院跑一趟。

 

但我是有点喜欢他生病的,因为在他生病期间,爸爸妈妈就会买来饼干、点心之类的东西来安慰他。而很多时候,讨厌鬼是吃不多的,于是剩下的就全倒进了我的胃里。

 

可最让我心惧的一次,便是有一次跟着父母去田里干农活,我拿起镢头除草,讨厌鬼在我的身旁玩泥巴。但不知什么时候,讨厌鬼竟蹲到了我的面前,于是我那一镢头下来非但没有砍到草,倒是硬生生地砍到了讨厌鬼的膝盖上。

 

看着讨厌鬼的膝盖直往外出血,看着父母苍白焦急的脸庞,看着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把讨厌鬼抱上三轮车而后直奔医院,我一个人蹲在田地头默默地抽泣着。

 

我想万一讨厌鬼出了什么事,那我就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去了。

 

我就这么一直蹲着,直到好心的邻居把我寻回她家,给我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我才带着泪痕努力地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几天后,讨厌鬼出院了。奇怪的是爸爸妈妈对我连一句责骂的话都没有,反而带着很关切的语气询问我这几天在家过得怎么样。而讨厌鬼更是一脸兴奋的抓起两块饼干递到我的眼前,说:姐姐,吃。

 

其实,讨厌鬼一直都是受着委屈的。我生下时,妈妈是跟着爸爸在部队里生活的,吃得好,自然奶水就足,我也就长得白白胖胖的。

 

但到生讨厌鬼时,爸爸刚从部队退伍,拿着微薄的退役金,去了田里肥料钱,家里竟还欠了几十外债。而那时国家计划生育又抓得很紧,妈妈只好躲到外地去生。寄人篱下的生活,可想有多艰辛。

 

况且家里又一贯秉持着“穷养儿,富养女”的思想,所以讨厌鬼一直活在我的光鲜之下。

 

我的衣服是新的,我的本子是新的,我的书包是新的,我的钢笔是新的。而讨厌鬼却只能捡我剩下的。

 

再后来,讨厌鬼因厌学在高二之时便选择退学去当兵。爸爸为了这事,为讨厌鬼东奔西跑,而且还出了一大笔钱。庆幸的是,讨厌鬼验上了,并且足足坚持了五年。愈来愈懂事,愈来愈强壮,愈来愈有责任感。

 

我结婚的时候,他送我满满一箱子的礼物,有几个还是自己亲手用子弹壳编制的。讨厌鬼结婚的时候,我比谁都激动高兴。为他布置婚房,为他梳妆整衣。

 

现如今,我和讨厌鬼在不同的城市生活着。我们是从一颗树上发出来的两根枝桠,尽管有各自的方向,但那流在骨子里的血脉却始终粘在一起。

 

我想我们会一直友爱团结下去,因为他是我的兄弟,因为我是他的姐姐!我们是这个世上除父母以外的,最亲密最能依赖最能互靠的亲人了。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