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农业中学菜园情

来源:未知


冬种春菜迎霜青,园中浇水豆角横。好字两边有男女,你浇水来我扶藤。记得那年弱冠戴,我学种菜纯小白。沤肥汲水搭瓜架,豆寇年华一书生。                       

说来十分惭愧,吃了那么多年的菜肴,却不知道菜是怎么种出来的。这是我就读农中以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情形。

1、菜园结缘

那天上午,上农学课的吴老师刚刚讲解完蔬菜在光合作用下合成叶绿素的课程之后,下午就被安排去种菜了。

话说我就读的那所农业中学,培养‘’品行端正,四肢发达,大脑好用‘’的新型农民,是其办学宗旨。故种菜也是其中的必修课之一。于是,学校动用了数十名学生,在校园的西南面整出了一块菜地。那块菜地约有一亩多宽,位于那口大水井的旁边。

种菜那天,甲乙两班各划菜地一块。种着相同的菜种,比比谁种的菜更好一些。

在班主任的带领下,下午两点多钟,有人挑着木桶,有人挑着粪肥,有人移来菜苗。在种下菜苗之前,再将菜地深锄细作一番,整成一垄一垄的菜畦,然后在菜畦上挖好浅坑,在坑底埋下农家肥,再将一层一寸多厚的细土复盖在基肥的上面。然后将菜苗连土带根的埋在小坑里,用手将土压实,再浇水定根,将苗扶正。这菜就算是种上了。

在那块不大的菜地上,一年四季都种上不同的蔬菜,有卷心白,椰子菜,青骨菜,葱蒜,韮菜,茄子,豆角,苦瓜,丝瓜等等皆有尽有。足够节假日时全校师生聚餐时享用。

而那块菜地存在的真正意义是:通过种菜实践,让学生们懂得种菜的节令和留种用肥的栽培方法。好在毕业回乡后当一名合格的农业技术员。

据老菜农们说,蔬菜蔬菜,有霜便有菜(因为海南话中蔬和霜同音)。也就是说霜降过后,无论种什么菜,菜苗随地一撒,都能随种随得。故冬天是海南人种瓜菜的最佳时节。现如今,在海口一年一度举办的‘’冬交会‘’,见证了老农的话说得十分有理。

到了春未秋初,气温骤然升高,干旱加上虫害势虐,菜就不大好种了。要在夏天种菜,可能就会种瓜得豆,农药的用量会成倍的增长,种得的菜,农药残留量也会成倍的增加,食用的安全性就会大打折扣了。所以深秋至仲春时节是种菜的最好时机。那年我们就是在深秋开始学种菜的。

那时候种菜,施的是农家肥,牛粪猪屎沤绿肥,一周以后取水施之。捉虫全由人工。几乎没有化肥农药一说。故种菜必是一件劳神费心的事。于是,一群少男少女在菜园里磨蹭,时间久了使会擦出爱的火花。换在现在,也就是家长们所担心的中学生早恋了。不过那时的中学生,十八九岁的大有人在,这在农村,谈个恋爱也属正常了,学校也是顺其自然的,尤其是边远的农业中学。

种菜也是件好玩的事情,尤其是秋冬之交的早晨与黄昏。晨曦与彩云共舞,落霞与孤鹜齐飞。男女同学在菜园的一隅秋日私语,如度良宵美景。出双入对的演一出风花雪月的戏,用年轻人的真情实意,参与一场红颜知己的盛宴,演释一段‘’董永和七仙女‘’的爱情童话,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最起码,在种菜时,‘’你浇水来我捉虫‘’的男来女往中,‘’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也是大家共识的事实。其中男神符帅和美女林妹的菜园对话就值得初恋青年们西施效颦。

‘’天气变凉了,看你身上穿的那么少,不觉得冷么?符帅哥!‘’林妹隔着菜畦含情脉脉的唠了符帅一句。

‘’突然变的天,还来不及回家取冬装,这周未打算回家去取,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顺路送你一程,看看咱妈的身体好否?‘’紧接着又说,‘’好像你也穿得很少耶?小心受凉阿,免得咱母心痛媳妇的啦。‘’符帅怜香惜玉的回了林妹的说。说得林妹脸颊红通通的,胜似三月的木棉花开,内心却是甜滋滋的。这是当地青年最原始的告白,他们用扑素的语言表述了‘’最真的爱和最挚的情‘’。他们彼此的关心像‘’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了各自的温暖。

像这样的对话,只要帅哥美女同在菜园子里,常常都会听到。只是说这话时女孩都比较腼腆,声音有时压得很低很低,低到不愿意让旁人听见。好像这是他俩之间的秘密。很多时候,菜园子成了男女同学暗送秋波的瑶池。有时初恋的花朵,像丝瓜吐出的小黄花一样的温情绽放,香气沁人。

每逢此时,朦胧少年的日子过得比天上神仙还要甜,他们总会在挥汗如雨时,在菜园子里,自娱自乐的嗨着‘’鸟飞过山成双对,鱼落深潭结成群‘’的方言情歌。那些情窦初开的同学更像着了魔似的围着菜地转。像蜜蜂那样的去寻找那朵芬芳的鲜花。因此,在那丝瓜花开的架下,不少同学找到了幸福的情缘。

2、种菜的乐趣

早晨的阳光,和煦而明媚。斑驳的光线透过树隙打印在绿油油的菜叶上,像光的干涉洒下的条痕,七彩斑斓。那是浇水捉虫的最佳时机。

这时,那些刚刚浇过清水的菜叶上挂着一串串的水珠,水珠在光的折射下,晶莹剔透,十分好看。而那些经过一夜的吃饱喝足之后的菜虫,早己钻进菜芯里做梦去了。而菜叶上却留下了菜虫踩过的痕迹。‘’捉虫去‘’班长下了命令。

这个时刻。菜刚浇过水,洗去露水的菜苗正沐着初升的阳光窜窜的成长着,怎能忍心让虫蹂躏呢。于是,男女同学分成两排,蹲在菜畦边上,细心的寻找害虫的踪迹,一旦发现菜叶上有虫洞或虫结的新网,就用狗桔棘从菜心里将虫挑出来,将它碾碎。有些虫儿十分狡猾,在菜芯上结着网,却躲到叶子的背面去藏身。有点狡兔三窟的范儿。但是再狡猾的‘’敌人‘’,也逃不过‘’群众雪亮的眼晴‘’,‘’消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这是我们那时的力量。

我们像呵护小孩一个样的呵护着刚刚翻青的菜苗,除去杂草,捉尽虫害,扶蔓上架,扦枝遮阳,希望它能茁壮的成长,长大后满足我们长身体的需要。

如此一来,最快乐的事当然是,每天早上起床,到菜园一看,菜地上长出新绿,且是绿油油的一大片,我们都会由衷的笑着,就像第一次数学考试拿满分那般的高兴。

夏天到了,由于虫子较多,叶菜不好种了,就改种茄子,苦瓜,丝瓜和豆科作物。而种上这些瓜菜,就需要到山里砍竹搭架。架搭好后,早晚我们都要到莱园里扶蔓上架。当架上爬满绿色的叶子时,瓜类就要开花结果了,架上开满了黄色小花,像少女的裙带,随风飘动,沙沙作响,这时,那些青年又在瓜架下,用纸将幼瓜包护起来,以防止虫叮蜂咬。

于是那首耳熟能详的《山楂树》又在菜园里唱了起来,不过那歌已被那些初恋的情人改词了。

‘’歌声轻轻的荡漾在学校的水井旁,暮色中的校园花儿在飘香,劳动中的男女同学,在瓜棚底下奔忙。南风吹乱了女孩长长的头发。

每当黄昏来临晚风吹过了瓜田,两个青年在瓜架底下精心扶蔓,他们的身上洒满了皎洁的月光。俩个青年在瓜棚底下情语呢喃,绽放的黄花诉说着青春的浪漫,是他们催甜了瓜果的芬芳,……。‘’

现如今,那些花前月下的少年,已变成了皮绉发白的老人,可是他们还记得那些曾经的过往,在菜园里,在瓜架旁,那歌声还在轻轻的回荡,荡回了那段美好的时光……。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