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我的小学时代有首蔡琴的歌

来源:未知


我喜欢一个人走在雾朦朦的早晨,尤其是初冬的季节,从幼时到成年,这种心境像是感觉系统里挂了一幅画,经年不变。而我的雾之早晨的开始是从小学时代开始的,那年是2005年。

刚上三年级那会儿,我赶上了市政府的“三管班”政策,所谓“三管”就是管吃、管住、管学费,而条件就是参加标准考试,分数达到标准线就可以。其实也不是什么严格的考试,既然是政府下决心要帮助这群从各种蛮荒的地方来的孩子,只要没有太糟糕,就不会有什么落榜的情况。所以升到四年级的时候,家里人就把我送到了市里指定的学校就学,那时候我刚九岁。

这指定的学校也就是民族学校,说是民族学校但也有汉族的同学,这所学校已经有很多年了,从我妈妈那一辈起就有在这所学校读过书,说起来,我也算是妈妈的学妹了。学校位于的城市很小,在我五六岁那会儿,这个城市还只是个小镇,不过是近年才改成了市。刚被晋升地位的小城并没有多大改变,远离祖国内陆的海岛那会儿还封闭的像个古板的老头,黑帮盛行、偷盗肆虐、非主流文化和港台文化交汇纷繁复杂着这个小小的海滨城市。去市里上学之前,我一直都待在那个洼地摇篮的村子里,对于外面的世界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和小伙伴们每天过着和飞禽走兽一般规律的生活,所以刚到市里的时候九岁的我像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迟暮之年被假释的图书馆老阿公,有种脱离社会已久的边缘感,直到小学时代结束,升上初二止,我对那段时光依旧是没办法适应。

2005年的小城还处于上世纪的状态,但也接受了从西方传来的哥特式文化衍生的非主流文化,所以那时大家都还听邓丽君、高胜美、谭咏麟、许冠杰的歌。我还记得03年那会儿爸爸买了一张张国荣的专辑,过不久张国荣就被传出了自杀的消息,不过这是很多年后手机普及我才知道的。那时迷恋古惑仔的电影,男生模仿古惑仔的热潮高涨,所以常常会看到打架斗殴的场面,这种斗殴倒不是三三两两的数量,多是十几二十的男生持械斗殴,那时候走在路上要是看到一群群的摩丝把头发喷的老高的人,都要反应够快赶忙躲到安全的地方才行,倒不是他们会伤及无辜,只是怕被卷到他们气势汹汹的队伍里。男女平等的意识似乎一直被挡在海岛狭窄的海湾外,但那个时候男生斗殴也有女生参与,不过女生是与女生斗殴。打架的理由五花八门,男朋友、绯闻、帮派理念,这些都还算可以说的理由,有时看某个人不爽就打架的也有。我曾因为在校门口大快朵颐的吃着菠萝而被一群彩虹色彩头发的女生上下打量,当时求生的本能就告诉自己:赶紧跑!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回宿舍,手里还拿着半口菠萝的时候,觉得千钧一发也就是这样了。

非主流文化席卷小城的时候,是2006年。跟我一起从村里到市里上学的还有一个女生,长的漂亮人也聪明的很,现在我们已经几乎不联系了,其实在2006年非主流文化把她带走时,我们就已经注定不是一条轨道上的人。

十岁的年纪不是童年无知的继续,十岁那年起我变成了故事的旁观者。同一批入“三管班”的少数民族同学来自不同的家庭,年龄、性格都大相径庭,四年级时候我的班长就已经十八岁了,成年之际赶上了政府给的机会,也就像个懵懂天真的孩子牢牢抓住这根救命的稻草,不然就会被愚昧的父母与哪家的男人定亲,压以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然后一辈子循环父母悲惨而不自知的生活。因为长期待在未开化的环境中,班长说话总像隔壁村村委会每天准点的通知,站在山丘上只听见那豪迈万丈的声音,但却找不到其村。但我们都喜欢她,因为年纪她总是照顾班里年纪小的同学,可是善良也不得到好意,女生们都偷偷在背后叫她老女人。我跟班长因为同宿舍,所以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我常常看到她在同学面前洒脱的像个女侠,可是她不说话的时候却像个傻大姐,高大的身躯让人难过。我从来没把她当成同学,我们的年龄悬殊那么大,跟她在一起我只想牵她布满粗茧的大手。五年级的时候我和表姐租了房子,就再也没机会和她说话。后来小学毕业时,听别人说她结婚了。傻大姐终究还是回到了起点。

06年那会儿流行上网,那时候熬夜通宵上网的人多数是网上聊天。而每个人的主页都放着追随非主流的人的诡异图片,打唇钉的,自残的,画着浓厚的看不清五官的烟熏妆,各种爆炸头。还有一部分人则热衷夜店重金属给感官带去的强烈刺激,自残、性与毒品充斥着非主流文化。还未小学毕业的我的小学,就已经有同学半夜翻墙出去见男朋友,有些同学则开始堕胎,而她们的男朋友不是古惑仔就是黑帮。我见过那些人的样子,他们神秘的生活和鬼魅的性格确实吸引还未长大的女生,好奇心和崇拜使她们一个接一个跳入这个连他们的男朋友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地方的黑洞。她们跟父母交流不了,没上过学,没去过哪里的父母除了给孩子吃喝穿住,这两辈人隔了太厚的墙,于是女生们从她们的黑帮男朋友中体会到了成熟的温暖,更找到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她们把男朋友当成自己的世界,童言无忌的说分手了就去死,她们确实这么做了。从坟墓场衍生的非主流文化像生化武器,许多年轻的女孩在这个圈子里变得面目全非。我的租房的舍友是个喜欢画浓妆的女生,她有点胖,但不妨碍她每天穿热裤。她每天的事情除了逃课,还有去和形形色色的人喝酒,但她从来没有在外面留宿,日子这么一天天过去。可是有一个晚上,她和一个朋友像往常一样出门,她朋友回来了,她没回来。第二天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平静的说自己是在一个男人身边醒来的,然后事情就再没有下文,谁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后来她就退学了。

年纪有时会阻碍我们的视线,舍不得珍惜某些人、某些事、某些物。性格内向的孩子很难交上朋友。上小学那会儿,我有了一个朋友,我们一起从村子出来,一起到同一所学校上学,一起住到同一间宿舍。我喜欢这个慢性子的女生,喜欢她的沉默寡言,喜欢她的单纯,这样完美的像个瓷娃娃的孩子怎么能让人不喜欢呢。当时班里有个小霸王喜欢她,于是不停的找机会搭话,有天晚上写了纸条让人传话说让她晚上去学校的操场见他,据说小霸王还备了礼物,是当时时兴的项链。但是那天她没去,收到纸条的时候她都吓哭了,抱着我一晚上没撒手,然后窗子被敲了一夜。就这样,三个十岁的孩子,一个站在冬天凛冽的门外,瑟瑟发抖,两个躲在温暖的被窝里,瑟瑟发抖。

感情有时候也很容易破裂,就看谁能不能舍得,舍得的,破裂也就破裂了,舍不得的,还是要回来,小心翼翼的捡起来,像个迷路找到方向的孩子。小时候的友情总是不明不白的就消失了,到现在我依然想不通她怎么就离开我了,而代价由着我消受,由着我独自难堪,由着我绞尽脑汁。很多年后我们做过同桌,又再一次住到同一宿舍,可是我们都有了自己的朋友,谁都不会再因为小时候一场误会而介怀,而我看到她的脸还是忍不住的难过。

朋友,爱情,亲情这三足鼎立,贯穿了人的一生。现在的朋友,是因为小学怕路(怕鬼的意思)跟她挤到了一张床上,就这样,我们相识,到现在已经十二年。朋友这个词啊,让人听着快乐而又惆怅,每个人生阶段谁都会认识一两个朋友,从分享彼此的想法意外发现三观契合,然后就成了朋友,可是小时候会因为玩具而失去朋友,长大以后就变成了因为要走上不同的路而分道扬镳,辛辛苦苦认识一个人,成为朋友,分离却是一瞬间的事。可能因为这样,珍惜这个词才弥足珍贵,回忆这个东西才会让人多少年都放不下的原因吧。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