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帝力于我何有哉

来源:未知

老头脚下是一双都露着大拇指的草鞋,黑布的裤子烂到了膝盖的位置,上衣虽然没有破,但也是脏兮兮的,就像披上了一副水墨画一样。老头用一顶只有帽檐的圆草帽盖着半张脸,露着像杂草一样的胡子。

太阳虽然很高,但是辛勤的农民还都坚持在田地里。只有偶尔的几个人匆匆路过,看到老头的样子忍不住的叹气。

村子里只有几位到了耳顺年龄的老者知道一点老头的来历,但好像也知道的不清楚。听他们讲,老头是五十年前来到这个村子的,来的时候一身的绫罗绸缎,直接找到了村长。村长喊他恩公,对他非常的尊敬。

老头来了之后就不再走了。原来一直的村长养着他,三餐供应,日日请安。但是十几年后,村长老了,而村长的儿子们却不愿意在供养者这个没有用的人,村长担心自己死了之后,老头会被饿死,就不顾儿子们的反对,分出一块地给老头。

老头不会种地,村长就拖着病躯一点一点的教,但是老头并不愿意学,总是想着偷懒。后来村长死了,再没有人养着老头了。

 


 

村长的二儿子本来想把给老头的抢回来,就把老头种的小麦全给毁了。老头也不生气,乐乐呵呵的去了二儿子家。老头说你把我种的地毁了,你就要养着我。

二儿子不是善茬,把老头打了一顿,赶了出去。没想到老头身体很好,第二天早早的起来,躺在二儿子家门头,等着他们开门。二儿子刚把门打开,老头就闯了进去,然后直奔厨房,拿起两个馒头就啃。

二儿子自然又把他打了一顿,但是老头也没有说什么,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走了。中午的时候,二儿子家刚开饭,老头就准时出现了。

老头不说也不闹,到了二儿子家里,就看着他们吃。如此往复了几天,二儿子受不了了,再加上大儿子出面,二儿子只好把地还给老头,又赔了两袋粮食。

二儿子有些生气,感觉自己吃亏了。没想到老头更生气,指着大儿子的鼻子骂了一个时辰。大儿子就更加生气了,自己来做好事的,最后反而被骂了一顿,撂下话再也不管老头了。

从此老头就真的一个人生活了,但是老头是一个不辨五谷,不分油茶之人,村长虽然教了很久,但老头好像没有学一样。

老头自己没有办法生存,就开始混日子。可是混了几年就混不下去了,没有办法,老头只好开始种地。他也像一个农民一样,早上出门到田地里开始辛勤的劳作,晚上回到住的地方休息。老头住的地方也是村长留下的。

 


 

但是老头终究不像真正的农民那样勤快。他会比村里的人晚出门一个时辰,也会比他们早回来半个时辰;他干半个时辰的农活,就要休息一个时辰;别人收了五亩地的麦子,他一亩地还没有割完;其他的田里收完麦子几乎没有散落的,他收完麦子,地里面要撒上一层。

村里人都很好奇他是如何活到现在的,而且和他年龄相仿的,甚至年龄比他小很多的人,一个一个的都离世了,他还好好的活着,甚至还能活蹦乱跳的玩游戏。

老头喜欢玩游戏,农闲的时候便在家门口玩。他玩的游戏没有名字,就是在地上画一个圈,然后再在二十步外的地方画一条横线,然后站在横线的另一侧,用脚把鞋扔到圈子里面去。

这游戏几个人在一起比这玩才有意思,刚开始老头和孩子们一起玩,玩的很开心。但是家长们都害怕自己的孩子被老头带坏了,就不准自己的孩子跟他一起玩,后来就剩老头一个人了。

就剩一个人,老头就一个人玩,一玩就是几十年。现在老头用脚扔鞋的技术非常的高超,五十步开外,在圈子中间立一个树枝,老头先把身子向前倾,脚向后蹬,然后突然发力,身子向后摆,脚向前踢,看似勉勉强强,鞋却每次都能挂在树枝上,就算没有挂上,也能落在圈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头门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是来看老头表演的,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跟老头一起玩。

但是到了农忙的季节,就没有人看老头的杂耍了,就连老头也要到地里面。这天,老头躺在树下面一口气睡到了傍晚,醒来之后,看天快黑了,就不想再干了,转身就要往家走。却看到几个孩子在玩那个投鞋的游戏。

 


 

这些孩子小的只有五、六岁,大的最多也才十一、二岁,正是家长不用一直看着,而干活又用不上的年龄。老头看他们玩的不好,就忍不住要教他们。讲解了技术动作,做了几次示范,几个孩子玩的有模有样,大部分的时候,都能把鞋投到圆圈里面去。

玩了一会,孩子们闹着要老头表演鞋能挂在树枝上的技术,老头也有些技痒,就答应了。老头投了五次,五次全部都挂在树枝上,孩子们跳着叫好。

这个时候,一个明显不是村子里的路人经过。他一身华贵的打扮,仔细看了老头的表演,看了一会说:“少年乐,老者戏,大哉,帝之德也!”

这个时候天也黑了,村子里的人忙了一天也都要回家去,听到路人如此说,心中都很得意,纷纷附和说:“帝之德也。”

孩子们也喊着简单的调子唱了起来:“少年乐,老者戏,大哉,帝之德也!”

正当大家都兴奋的时候,老头却突然高声唱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