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想你的日子,天空总是飘着雨

来源:未知

在月亮非常明亮的晚上,在鲜明的红色信笺上,我用力地写下了:“再见,旧时光。”简短的五个字,却耗尽了我全部的心力。在写信已经成为奢侈的年代,我还是情愿守着古老的传统,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写下关于青春的印记。

对于人生,总是没来由的悲观。这种情绪可真是比绝望还要可怕,如果说,人生是有具象可以让人歇斯底里,让人心生厌弃,让人形如枯槁,那么人生,倒真没有预想的那么可怕。

最悲凉莫过于有无形的东西在脑海中久久萦绕,挥之不去。它如可恶的小蝇,惹人心烦又无可奈何。

有些情绪难以命名,该如何给予它一个妥帖的称谓呢?我以为的此生不渝,你以为的往事成风。

所有的念想都在昨天戛然而止。你拥着貌美的女子笑靥如花的照片,如夜空中最亮的启明星,光芒闪耀却格外碍眼。你嘴角甜蜜的笑,于我,却成了一根骨刺。它毫无保留地直刺入我的胸膛,我的心脏。

该以何种身份质问呢?拥抱没有理由,问候也找不到借口。人生啊,可真是讽刺!

我轻击着键盘,在评论里打下断断续续的字符:“还是要幸福。”原谅我的泪,早已如夏日奔放的雷雨,倾泻而下。耳边田馥甄的歌声,飘荡在漆黑幽暗的房间。世界静寂的可怕,唯有歌声撕心裂肺,还残着不肯放手的执着。

灯光对于我成了恐怖的幽灵,我不敢对上镜中哀怨肿红的眼。因而黑暗成了我最安全的栖息所。

韩路,我们认识有多久了呢?想来应该有九年了吧。还记得初相识时,我大概像极了山谷里未被采颉的无名野花,带着几分不谙世事的羞怯,眼里闪着明晃晃的倔强。你便是在那时注意到那个眼神里满透着隐忍与坚毅的姑娘吧?

你也许记得,也许早已遗忘。而我第一次认真将目光掠过你,始于一节语文课。彼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刚刚从大学毕业,接手班级时,意气风发的脸上写满了大干一场的志向。那天的语文课异常生动,每个人都极力调动全身的细胞配合。成语接龙活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切都圆满的不像话,除了你刺耳的吼叫声。

也许你是游戏入了迷,可这样的吼叫总归带着几分不合适宜。果然,语文老师用他那磁性低沉的男低音,礼貌而又隐忍的将你请了起来:“韩路同学,请你把这个接龙继续下去”。

我转过身子,扭头看向你,脸上盛满了揶揄的笑。果然,你磕磕绊绊地说道:“目中无人,人各一方,方,方……”望着你涨红的脸,我在心里暗自说了句“真笨!”

可我万万没想到,当时被我百般嫌弃的你,竟然成了我未来几年的同桌。语文老师打着“扶贫超优”的名号,组成了一对一帮扶。而身为语文课代表的我,自然身先士卒。

韩路,现在想来,那段日子应该是我人生中最甜蜜的回忆了。我们就在互相打闹中走向懵懵懂懂的初三。记得那个飘着雪的冬日,我一个人赖在座位上百无聊赖的发着呆。那是个极平常的日子,如果说非要有什么特别,大概是因为光棍节。

每个人沉浸在节日的狂欢中,你知道的,青春期的我们总能找到名目进行着一场场的盛宴。可惜,我独自拥吻着寂寞不肯放手。直到你推门而入,手中还捧着一个小型的水果蛋糕。那一刻,你缓缓走向我,画面美得像醉人的童话。是的,除了光棍节,那天还是我的生日。我从来记不住别人的生日,也很少为自己庆贺,却如此被别人记得,这种心情,怕是已经不能用“喜悦”来形容了。

韩路,你大概就是在那时住进我的心底吧,这一次盘踞,你便赖皮似的不肯再出来。

接触逐渐多了起来,我的话也如打开的匣子关也关不住。我成绩还算不错,可惜总是偏科。地理烂得一塌糊涂,索性连澳大利亚在南半球还是北半球都分不清。而你正好相反, 地理好得不像话, 随手就能画出一副世界地图。我们正好取长补短,优势互补。

每回你总会一脸认真地捧着地球仪指给我看每个国家的分布。而我的心,早已跑的无边无际。韩路,你一定不知道吧,世界那么大,我只想去到你心里啊!

时光如一瓢水,映照出旧日的容颜。在不断重复的时光里,我们度过青春的绚烂与迷茫。

后来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后座的女生在课间压低了嗓门的八卦着班里的同学,瓜子皮在地下安静地躺着,我低头与恼人的数学题纠缠不清。忽然,你的名字从后座飘了过来。“你知道吗,韩路爸妈都是驻藏大使呢!他以后高考也是要考去那边的。”“哎呀,那难怪了,我说他地理怎么那么好呢!要是我常年在外面跑着,我肯定知道的也不少……”

韩路,你知道吗?当时的我有种胸口中弹的感觉。所有的疑惑迎刃而解,难怪你的相册里总存着各种异国风情的照片,还有你最喜欢给我看的大堡礁,原来那些都是你曾看过的风景、走过的路。

你的过往我不曾参与,未来我也无法企及。我成长的过程太平淡,如一杯毫无味道的白开水。而喝惯了名贵饮品的人,怎会垂涎一杯水!

后来的我慢慢刻意与你拉开了距离,你惊讶于我的改变,却也转身慢慢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就这样安静的躺在你的朋友圈里,任由情绪堆积。

闲暇时我总爱给你写信,如故事的开场,我始终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固执,将年少时轻薄的心事都融入信里。韩路,我的生活总是一地鸡毛,可我执拗地相信,逶迤文字让鸡毛蒜皮也像极了经典。

只是,我却再也找不到合适的收信人。

我就这样眼睁睁看你拥着那个妆容精致的女孩,在朋友圈诉说着明媚亮眼的幸福,那灼灼日光恍疼了我的眼。无力感又一次侵袭了我。曾经,我们是那般要好。可即使最要好的人,也会被时光渐渐剔除,到头来知己寥寥。

韩路,我终于失去了你,在尚未来得及开始的暗恋里。

韩路,窗外的雨还在下,断断续续的像心事。江南的雨季里,我习惯了一个人低坐在窗前,让思念慢慢沉落。那一刻,幸福好像与我比肩而立。

韩路,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呢?也许会分外珍惜相遇,而因为珍惜,所以要保持适度的距离。

也许生命里总会有一个人,注定与彼此的日常生活无关。所有的牵葛只剩下回忆。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