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河东大学女生宿舍杀人事件始末

来源:未知

x市。

当天下午五点半,出荷派出所刑警队队长陈齐忽然接到报警电话,说河东大学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一个大二女生在宿舍被人杀了。

他带人火速赶往现场,经过一番勘察之后,有了一些发现。

死者赵丽,20岁,大二,死亡地点是河东大学1403宿舍内,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看,死亡时间大约是当天下午三点。

根据他的观察,赵丽的死亡原因似乎是头部受到重创,导致颅骨损伤致死。

但具体死亡原因,还需要法医进一步解剖才能知晓。

宿舍并没有从门外被撬锁的痕迹,而且赵丽穿着睡衣,很显然是熟人作案。

之后,他分别询问了赵丽同宿舍的其他三个人杨倩、陈玉和张红,以及她的同班好友钱莹莹。

杨倩说她和死者赵丽并不是一个系的,所以在赵丽死的时候她还在上课,有同学可以为她作证。

而陈玉则告诉陈齐,她在下午一点的时候逃课去了河东玫瑰花园,直到刚刚才回来,并且她用相机拍了一些照片,上面都有显示时间的。

至于张红,她说她整个下午都在她们楼上的宿舍玩儿,直到她五点二十的时候回到宿舍,发现赵丽死了,打了电话报警。

也就是说,陈齐接到的报警电话,是张红打的。

同样的,张红也有不在场证明。

接着,陈齐又去问了赵丽的好友钱莹莹。

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陈齐找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睛红红的,肿得像核桃一样,显然是刚哭过。

“别紧张,我就是例行询问你几个问题。”陈齐把她约在了学校附近的咖啡厅。

钱莹莹点了点头,恹恹的。

“最近赵丽的情绪怎么样?”

“挺好的,她昨天还和我说,后天周六,和我一起去逛街。”说到这儿,钱莹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那,她有和谁结仇吗?”陈齐尽量温和地继续问道。

“没有,丽丽活泼开朗,人缘挺好的。不过她好像和我说过,因为系里的党员名额,她好像和宿舍的张红闹了点儿不愉快。”

“哦?能说说具体的吗?”

“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每年系里都会推荐三个人入党,本来是没有丽丽的,因为她生病休学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张红的名额变成了丽丽,所以……”

陈齐点了点头。

“那么,赵丽死的时候你在哪?”

“我在上课,今天下午我们是有课的,丽丽本来也是和我一起在上课,但是她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忽然说肚子疼,我问她用不用我陪她一起回宿舍,她说不用,就走了。”

“那当时是什么时间你能确定吗?”

“大概是下午两点钟。因为没过多久那节课就结束了,下课时间是两点十分。”

“好,麻烦你了,还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再找你的。”

“嗯,希望能尽快抓到凶手,这样也能尽快告慰丽丽的在天之灵了……”

钱莹莹低头,眼泪掉落,在她的脚下形成了一圈圈小小的涟漪。

陈齐看着她的背影,慢慢陷入了沉默。

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虽然提供了杀人动机,但是又都构成不了必须通过犯罪才能解决的原因。

陈齐决定再去拜访一下赵丽的辅导员郑和。

那是一个长相温和的男人,陈齐到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低头写着什么。

几棵绿植掩映下,男人所在之处,有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味道。

他轻轻敲了敲门,男人抬头:“你是?”

“您好,我是陈齐,是一名警察,负责赵丽的案子。”

“请进,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陈齐这才发现,这个叫郑和的辅导员,眼底下有一圈青色的阴影,声音也带着些许疲惫。

“赵丽在班里的情况怎么样?”

“她是班里的积极分子,学生会副主席,性格很好,学习成绩也不错。不过大一寒假回来之后,她忽然办理了休学手续,回来了才几个月,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郑和揉了揉眉心,显得心事重重。

“那,其他的呢?比如同学间有没有矛盾什么的。”

“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赵丽和她们宿舍的张红,因为党员名额的事情有些不愉快。递上去的名额确实是张红没错,但我也不知怎么的,最后宣布的是赵丽。”

“你是辅导员,也不清楚原因吗?”

“我是辅导员没错,但很多事情的决定权,其实并不在我手里。”

陈齐点了点头,看来他得回去再问问张红。

不过在他回去之后,被告知张红似乎是出去了。

他只好漫无目的地在河东大学里逛了逛。

这里环境倒是不错,道路两旁种的似乎是樱花树,现在这个时节开满了樱花,纷纷扬扬撒在地上,粉色落英缤纷,倒是美不胜收。

一对对的小情侣坐在樱花树附近的长椅上,喁喁低语。

年轻真好啊,陈齐羡慕地感叹,虽然,他也才不过二十八而已。

走着走着,他似乎到了学生会附近。

正好,郑和不是说赵丽是学生会副主席吗,进去问问。

“你是谁?这里不允许随便出入的。”

刚一进门,陈齐就被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生拦在了门口。

“我是警察,来问一些事情。”陈齐拿出警官证说道。

“是,关于赵丽的?”女生轻轻问道。

“嗯,你是?”

“我是学生会的组织部部长,周芳。”

“赵丽在这儿人缘怎么样?”

“哼,她啊,穿花蝴蝶似的,人缘好的不得了。”周芳的声音满满的讽刺。

“哦?可以具体说说吗?”陈齐继续问道。

“组织部副部长啊,学习部长啊,都和她关系可好了,不过,这些人的共同点是,性别男。哦对了,还有学生会主席……”

她说到这儿,忽然好像有人过来了。

“这位是?”

一个清朗的男孩儿声音疑惑地问道。

“我是警察。”陈齐不得不再一次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陈警官?您好,我是学生会主席郑少天,有什么需要的,您可以直接问我。”

“这位周姑娘正在为我解答……”

“她的话,我建议陈警官还是算了吧。她和赵丽有私人矛盾。”

“郑少天,你说话别太过分!”周芳有些急了。

“我说的是事实,因为你男朋友喜欢赵丽,所以你看她总是不顺眼。”

“我没有!是她自己行为不检点!”

“赵丽一向洁身自好,你管不住自己的男朋友,别怪在别人身上!”

“你!是不是因为你自己也和她有一腿,所以才处处维护她?!”

“周芳,你够了!”

另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加入了进来。

陈齐一看,是个白胖胖的,长得十分喜人的男孩子。

“王曲,管好你女朋友!”郑少天声音十分不悦地说道。

“小芳……”

“不用你管,我自己走!”周芳甩开胖男孩儿拉住她的手,愤愤地走了。

叫做王曲的胖男孩儿歉意地冲郑少天和陈齐点了点头,就去追周芳了。

“不好意思陈警官,您想了解什么情况,直接问我吧。”郑少天给陈齐倒了杯水,说道。

“那么,我想问问,你和赵丽是什么关系?”陈齐开门见山。

“我和她……这么说吧,我在追她,但是她还没给我明确答复。小丽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她家里条件不太好,但是努力又上进,奖学金每次都有她,并且她还做了好几份兼职,我挺心疼她的……”

“那么,她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

“结仇倒不至于,就是张红的党员名额,莫名其妙就换给她了。我问她的时候,她也不愿意说。党员名额对于我们学校的学生来说,还是挺重要的。”

又回到了张红身上,看来,他十分有必要等张红回来。

“谢谢你,有事我会再来找你的。”

陈齐从学生会离开后,又回到了赵丽的宿舍。

她们宿舍在十四层,隔音效果一般,而且想要砸出那样的伤口,凶手身上也会沾有血迹。

那么,凶手是怎么在不为人所知的情况下杀人的呢?

就在陈齐思考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法医冯涛来的电话。

“陈齐,死亡原因出来了,这个叫赵丽的女学生,是中毒死的,氢化物中毒。头部的伤口,是死后钝器重击造成的。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件事,她在不久前曾堕过胎。”

陈齐的眉头皱得死紧,冯涛的话,让案子陷入了死局。

赵丽堕过胎,那她男朋友是谁?郑少天?可听他的意思,他还没追到赵丽,难不成,是他在说谎?

陈齐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心想,这案子真是越来越错综复杂了。

他正坐在樱花树下吸烟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他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陈警官吗?我是郑和,麻烦您来一下1403宿舍,张红死了!”

什么?!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又死了一个人!

陈齐飞快地掐了烟,赶忙跑着去了1403宿舍。

张红的死状,和赵丽相似。

而且,刚刚冯涛和他说,氢化物中毒的人,嘴里会有些苦杏仁味儿。

陈齐凑近张红口边闻了闻,果然。

又是中毒死亡。

接连两起案子,都是中毒死亡。

凶手如此明目张胆,知道他在学校还是有恃无恐,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张红这个关键人物的忽然死亡,线索到这儿似乎是断了。

等等,陈齐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丝光亮。

对了!

他怎么忽略了那一点!

那个人,绝对有问题!

“陈警官,不知道您叫我来有什么事?”

陈齐对面的人,一脸的平静。

“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吧。”

“陈警官,您说的话,我不太懂。”

“陈玉,赵丽和张红的死,与你有关吧。”

陈齐对面的,正是陈玉。

“陈警官,随便乱冤枉好人可不好。你这样,我是要告你诽谤的。”

“你给我出示的作为不在场证明的照片,看似没什么问题,但我仔细想了想,发现根本就不成立。”

“哦?这怎么说?”陈玉的手里拿着一杯似乎是刚买的速溶咖啡,此刻,她正拆着塑料管子,打算从插口插进去。

“你的ps技术几乎可以乱真了,可是你忽略了一件事,每周四下午,玫瑰花园都会闭馆整修。我也是才想起来的,所以一开始才会让你糊弄了过去。”

陈玉愣了愣,脸上的淡定,逐渐出现了一丝裂痕。

她不由自主地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好像是要掩饰心里的慌乱。

“陈玉,她们俩是不是你杀的?你和她们究竟有什么仇恨?”

陈齐不明白,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让人非杀了对方不可?

“我……”陈玉忽然倒地,抽搐了几下,嘴里也呕吐着。

这是?!

糟了!陈齐连忙拨打了120报警电话。

但是这么等下去,估计120还没来,陈玉就已经死了。

陈齐又慌忙给法医冯涛打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冯涛告诉他,先把她沾了氢化物的衣物脱掉,接着去学校化学实验室,找到5%硫代硫酸钠或0.02%高锰酸钾,给她进行紧急洗胃处理,如果他找不到的话,找学校的化学老师,一定要尽快。

陈齐赶紧又给辅导员郑和打电话。

不多时,郑和风风火火地带着一个人到了现场,那人手里还拿着一管溶剂。

“这是学校的化学老师楚天,我告诉他要什么了,他正好在化学实验室,弄好了就赶紧过来了!”

陈齐点了点头,陈玉的衣服他已经脱了,只剩内衣。天儿还有些凉,陈齐把外衣盖在了她身上。

楚天赶紧蹲下,先把溶剂灌下去给她洗洗胃。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化学老师,发现他是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这样的人,似乎很容易吸引小姑娘的目光。

氢化物,似乎并不常见,但是化学实验室的话,貌似就有这类东西。

“楚老师,最近化学实验室有没有丢东西啊?”

楚天的背影似乎僵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

“应该是没有的,我们学校实验室要是丢了东西的话得上报,负责的老师也要被处分的。”郑和在一边说道。

陈齐点了点头,又过了一会儿,救护车到了,陈玉被带上了救护车,郑和跟着救护车一起去了医院。

楚天刚要走,陈齐叫住了他。

“楚老师,我有些话想问您。”

楚天表情有些不好:“陈警官,虽然你是警察,但是我似乎也有拒绝的权利。”

“不过是常规问话罢了,楚老师为什么这么紧张,莫非,心里有鬼?”

“我一个做老师的,堂堂正正,有什么不能说的,你问吧!”

“张红和赵丽,以及刚刚的陈玉,似乎都是您的学生吧?”

“不错,但是我和她们都没什么接触。你也知道,大学上课嘛,大多数时候都是老师下课就走的。”

陈齐闻言笑了:“楚老师,别这么着急撇清关系啊,我就是随便问问。”

“我并没有!陈警官,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不要侮辱我作为老师的人格!”

楚天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以及躲闪的眼神,让陈齐心里多多少少有了点儿底。

“楚老师……”

陈齐还要再问的时候,忽然有人来找楚天,似乎是急事。

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也看在了陈齐眼里。

“陈警官,我还有事,实在抱歉,先走一步了。”

楚天匆匆忙忙离开了。

陈齐决定再找赵丽的闺蜜钱莹莹问问情况。

“您说楚老师啊?他真是挺绅士的一个人,风度翩翩又学问渊博,我们班好多女生都是他的小迷妹。而且听说楚老师现在是离异单身状态,据我所知,有好几个女生悄悄和他表白过呢。”

钱莹莹说到楚天的时候,满眼的崇拜。

“哦?具体有谁你知道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怎么了陈警官?”

“哦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

看来,楚天的嫌疑是最大的。

陈齐考虑要不要直接把他带回去询问一下。

他正在思考的时候,楚天主动来找他了。

“陈警官,我就是这三起案子的凶手,抓我吧。”

楚天,自首了。

案子忽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破了。

但陈齐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他在询问楚天的时候,发现他并不知道赵丽怀孕的事情。

而且赵丽死的时候,他正在上课,很多学生可以为他作证。

“队长,你让我调查楚天的时候,我发现,他和她老婆结婚还真早,别看他现在才不过四十二岁,但是他儿子已经二十岁了,哦对了,好像也在河东大学上学。只不过学校里好像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刷!陈齐脑子里所有的线索都串联到一起了。

“他儿子叫什么?”

“王曲,似乎是随了他妈妈的姓氏。”

陈齐闻言,赶紧出了所里,开车直奔河东大学而去。

已是夜里十点,天儿还有些凉。

路边的建筑物,被夜色蒙上了一层阴冷气息。亮着灯的窗口,都好似野兽的眼睛,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陈齐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门已经锁了。

他和看门的大爷出示了警官证,好说歹说之下,才被放了进去。

然后,他循着记忆,往王曲的宿舍方向跑去。

当他赶到王曲宿舍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

他敲了敲门,里面的人骂骂咧咧出来开门。

他先是对深夜打扰表示歉意,接着出示了警官证,问王曲在哪。

开门的男孩儿趿拉着拖鞋,睡眼惺忪的。

闻言愣了几秒,说王曲似乎是出去了。

陈齐探头往里看了看,确实没看到王曲。

那么,他会去哪儿呢?

“我好像听他说要去找周芳。”

宿舍里不知道是谁嘟囔了一句。

陈齐道了谢,又往女生宿舍的方向而去。

但是到了楼梯口他顿住了,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深夜去女生宿舍,怎么看都不合适。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他看到了钱莹莹。

“钱同学,帮我个忙!”

陈齐喊了一声。

钱莹莹闻言回头一看,直接小跑着过来:“陈警官,找我什么事儿?”

“周芳宿舍在哪你知道吗?帮我看看她在没在宿舍。”

“陈警官你这算问对人了,她就和我一宿舍,不过她现在可没在宿舍,估计是和王曲压操场呢。他们俩也是奇怪,每天都在操场溜达到半夜才回宿舍,真不知道黑灯瞎火的,操场有什么好看的。”

钱莹莹刚说完,还没等话头撂下呢,陈齐就没影儿了。

连那句“谢谢”,都飘飞在了空气里。

陈齐到了操场的时候,果然看到黑乎乎的操场上似乎有俩并肩坐着的人影。

“小芳……怎么办……”

“孬种,早干嘛去了?!”

“我……”

“你强奸赵丽的时候那股勇气呢?”

“周芳,你别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你把她肚子搞大了,还说我欺人太甚?!要不是我帮你找了家私人诊所让她堕胎,我看你哪儿哭去!”

“哼,还说你找的黑心诊所呢,害得赵丽大出血,无缘无故休了半年学!”

“哟,你心疼了?反正花钱的不是你,是你老爸,你心疼个鬼!不过话说回来,听说你爸被警察抓起来了?”

“说到这儿我也奇怪呢,我爸他怎么被抓了?难道他以为是我?!”

“难道不是你?”

“我没……”

“王曲,警察,跟我走一趟吧。”

陈齐在此刻开口了。

王曲本来想跑,但是陈齐站的地方正好挡住了他的退路。

他悻悻地低着头,嘟囔着:“警察同志,我没杀人……”

“你杀没杀人,自有法律定夺,走吧!”

结果到了派出所,一顿审完之后,王曲还真没杀人。

他只是强奸了陈丽,又害得她怀孕堕胎大出血休学了半年。

张红和陈玉遇害的时候,他根本不在场,也有人证明。

医院给陈齐打电话了,陈玉虽然经过了前期救治,但是还是有些晚了,一直在昏迷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至于顶罪的楚天,他最多也就是包庇了他儿子的强奸罪,这三起杀人案,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究竟是谁让赵丽顶替了张红的名额,又是谁让陈玉甘心以身犯险?

难道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个神秘人和赵丽有所牵扯,但是他却没发现?

“你们这党员入选名单,辅导员审批之后是交给谁?”

“别的学校我不知道,我们学校是把预备党员转正名单由辅导员交给党委书记,之后校长再进行其他相关流程。”

王曲的回答,让陈齐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把王曲和楚天这对父子交给所里相关负责人,看了看天儿,先去眯了会儿,打算白天再去河东大学。

但是因为心里有事儿,他晚上总是半梦半醒的,睁开眼的时候,才刚刚凌晨五点。

陈齐揉了揉眼,去卫生间随便洗了两把,就去吃早饭了。

天儿还没大亮,但是路上已经有不少行色匆匆的人了。

他溜溜达达去了离所里最近的早点铺子,要了豆浆油条,吃了起来。

还没吃完,手机就响了。

他低头一看,钱莹莹?

陈齐“喂”了两声,但是并没有人说话。

背景环境声十分嘈杂,陈齐面色凝重,饭也顾不上吃了,把钱撂下就掉头走人了。

他在去取车的路上,手机一直保持着通话状态。

大概一分钟之后,终于有声音了。

“魏书记,小丽是不是你杀的?!”

这声音,是钱莹莹!

赵书记?难道,她现在和他们学校党委书记在一起?

陈齐拧紧了眉头,取了车之后赶紧往河东大学开。

他开了免提,钱莹莹那边的对话仍在继续。

“莹莹,你可别乱说。”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听着似乎还挺年轻。

“别装了魏书记,我看到小丽的日记了!”

“什么?!”男人的声音出现了一丝慌乱。

“你居然对小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真正强奸她的人是你,不是王曲对不对!”

“日记本在哪儿?!”男人并未正面回答钱莹莹的话。

“你强奸了小丽,嫁祸给王曲,之后又让王曲给你背黑锅,带着小丽去堕胎,导致她大出血不得不休学半年。事后,你为了小丽不去告发你,利用职权,把张红的党员名额换给小丽。却不想被张红发现了,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她也杀了!”

“钱莹莹,我就问你日记本在哪儿?!”

“日记本?我早就交给警察了!”

“这小妮子,胆儿也太大了!这么说话,不明摆着让对方狗急跳墙灭口呢吗!”

果然,电话到这里就断了。

陈齐焦躁地看着眼前的红灯,一咬牙,开车直接冲了过去。

十分钟后,陈齐终于到了河东大学门口。

他下了车,忙拉住一个学生问党支部在哪。

然后急匆匆地冲到那里,踹门,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没在这里,还会去了哪儿?!

等等,他记得钱莹莹好像说过……

“小丽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在教学楼天台待着了。她说那里能一眼就看到学校的全景,那里能让她的心变得安静。”

教学楼顶!

这么多教学楼,是哪座?!

陈齐连忙给郑和打电话,询问赵丽她们一般在哪座教学楼上课。

幸好,他们上课比较固定,都在同一座教学楼。

陈齐又赶忙上了电梯,直接去了那座教学楼的天台。

他赶到的时候,钱莹莹被捆在一边,似乎是昏迷了。

一个男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不许动,警察!”

陈齐掏出了枪,指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转过头,一张十分英俊的脸,映入了陈齐眼睛里。

“我知道,我早晚会被发现的。”

“你是这所学校的党委书记?”

“不错。”

“三起凶杀案都是你做的?”

“是。”

“为什么?”

“我和小丽,是自由恋爱。但是学校明令禁止,不允许师生恋,所以我俩只好偷偷的。结果小丽怀孕了,逼着我娶她。笑话,我怎么可能娶她?我的前途不要了吗?我假意答应他,然后听说王曲喜欢小丽,就故意给他制造了机会,让他对小丽不轨。他确实强奸了小丽,只不过,是在我的刻意设计下才做出了那种事。他想对小丽负责,可惜小丽还是爱我的。之后小丽堕胎大出血,休养半年回来之后,和我说分手,但是她要党员名额。我想了想,答应她了。”

男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可惜小丽太贪心了,她之后又屡次以曝光我们曾经的恋情威胁我,让我给她钱。我一怒之下,动了杀机。”

“你为什么在毒杀了赵丽之后,又用重物敲击她的头部?”陈齐问道。

“很简单,为了迷惑警方。虽然我知道这很难奏效,但是聊胜于无吧。杀张红,是因为她发现了我用小丽替换了她。她来找我对峙的时候,被我杀了。”

“那陈玉呢?”

“她?她暗恋我,氢化物就是她从化学实验室帮我偷出来的。本来我就想利用完她就得了,可谁想到她居然想做我女朋友!笑话,刚摆脱一个赵丽,再来一个我可吃不消。反正我已经杀了两个人了,索性把她也杀了。你不知道,我把放了氢化物的速溶咖啡递给她的时候,她开心的模样,在我看来,真是可笑极了。”

“够了!现在,我以谋杀罪正式逮捕你,你所说的所有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逮捕我?哈哈哈,做梦!”

男人说完之后,从教学楼顶的天台,一跃而下。

之后,陈齐帮钱莹莹解开了绳子,她没过多会儿就醒了,抱着陈齐哭了好一阵。

然后和陈齐一起下楼,将赵丽的日记本交给了他。

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可逝去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