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听说你喜欢一个胖女孩

来源:未知

6月的天气,天空像拉着一张巨网炙烤着大地,烈日当头,连知了都停止了欢唱,慵懒的趴在树干上,顾小曼拿着厚重的布袋子来到步行街的天桥下,动作熟稔的打开袋子一一将里面的东西整齐的摆在面前。

看到有行人过来,顾小曼会低声的吆喝几声,有些黝黑的脸庞涨的通红,声音细如纹,一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人因此而停驻脚步。顾小曼有一丝气馁。

“你声音这么小,谁会听的见。”

声音慵懒又带着一点嘲笑,顾小曼抬头看着对面的人,林星一脸笑容的靠着路牌看着自己,阳光明媚,少年的笑容温暖如春,这是怎样的一种悸动,以至于心脏忘记了跳动。她看着他像自己走过来,就像一道阳光射进了顾小曼黑暗的灵魂,瞬间变得明朗起来。

顾小曼从没想过会遇见熟人,毕竟这里离她所生活的圈子很远,顾小曼向来谨慎,她一般会走很远的地方,然后在转几趟公交,到达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才将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而且从不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两次,所以,她遇见林星的那一刻,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着不出来,但老天并没给她这个机会,毕竟她“丰满”的体型不允许。

顾小曼以为林星会和往常一样嘲笑她,就好比她过于丰满的身材,每次课间,林星总会对顾小曼说道:“顾小曼你这样的身材,要是生在唐朝,绝对是很抢手的。”他说完,总会忍来身边的人哈哈大笑。

每当顾小曼气呼呼的时候,他就会安慰他:“你知道吗?你生气的时候大口呼吸空气的样子,就感觉一口气要吞掉身边所有空气,所以,为了你好,也为了我们好,你还是少生点气吧,你想想,你要是气晕了,我估计我们全班抬你去医院也够呛。”接着又是一阵哄笑,每到这时,顾小曼是又是又恼,却又无计可施,有时候顾小曼做梦的时候,都恨的用她那丰满的身材来个泰山压顶,将林星狠狠的压在身下,看他还得意吗?但顾小曼也只能想想,终究要面对现实。

所以,在顾小曼最狼狈的时候遇见林星,她多少有些难堪的,当林星蹲在她身边,卖命的大声吆喝时,顾小莫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使劲的擦了擦眼睛,一脸疑惑,然道他最近是转性了。

可他下一句话就打破了她对他的所有好感,他说:“顾小曼我以后的作业你都得全包了,不然我就把你在这里摆地摊的事情告诉其他人。”果然,顾小曼就知道,他这么好心绝对是有目的,他才不会这么好心。

记得小的时候,顾小曼刚来到望城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林星,那时候顾小曼是一个小胖子,却很讨人喜欢,但好像林星一点不喜欢他,他会在午休的时候捉毛毛虫吓唬他,会偷偷在她衣服上画上小猪,让她回家挨骂却躲在一边偷偷大笑,诸如此类的事情多的数不清,此刻望着林星的侧脸,她突然发现其实林星也长的很好看,皮肤白皙,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喝水时上下滚动的喉结,有一股说不出的性感。

当林星怒斥着双眼扭头看着顾小曼时,顾小曼慌忙的收回眼神,一时尴尬竟红了脸颊,好在林星并没有察觉出来,依旧使唤着顾小曼,林星责备的话语铺天盖地的传来:“顾小曼,别以为我帮你忙,你就不用做事了,赶快买吃的去,我都饿死了。”

上一秒的好感因为这一句话的出来,顿时全无,他就知道,他就是这个德行,却还是无奈的听他的话去买零食。

有了林星的加入,偶尔会有人过来询问,其实顾小曼卖的是那种小娃娃,成本低,搬运也方便,同时也更吸引小朋友,所以在林星成功的利用自己的美色卖出去一个的时候,顾小曼就对他更加的嗤之以鼻了,靠美色卖出去的不算真本事,林星却一脸傲娇,你这是赤裸裸的羡慕,你连美色都没有,那样子,别提有多欠揍。

可是,顾小曼不得不承认,林星无疑是帅的,阳光帅气,身姿挺拔,成绩好,家事好,好像老天爷就这是这么偏心,有的人耀眼如晨曦,有的人低矮如尘埃。而顾小莫就是后者。

那一年,长沙在进行大改造,高楼,地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一年,正是长沙申办文明城市最关键的一年,道路旁,随地乱扔垃圾的现象也有所改观,甚至连闯红灯都会受到严厉的批评,所以,城管对于顾小曼这种随地摆地摊的行为是深恶痛绝的。

当穿着深色套装的城管凶神恶煞的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林星想都没想就拉着顾小莫使劲的往前冲,可他实在错估了顾小莫的庞大体重,在他以弧线的运动轨迹弹回到顾小莫身边的时候,他是一脸拒绝的。

很悲催的,顾小莫和林星被赶来的城管抓了个正着,双双进了城管所里,低着头接受对面城管叔叔的严厉批评,说他们不爱国,连爱护城市环境这中小事情都不支持,狠狠的上了一趟思想教育课,直到天色暗了下来,顾小莫一再保证,再不会犯了,写了保证才让他们离开。

走出城管所,两人都一脸疲惫,顾小莫一脸愧疚的看着在前面双手背在后面一脸气冲冲的林星,那晚月色如水,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顾小莫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一般,低着头跟着林星后面。

顾小莫低头跟着林星的影子,以至于没有注意何时林星已经停下了脚步,顾小莫的鼻子就那样出不及防的撞上了林星的胸膛,坚硬的触感瞬间让顾小莫疼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林星怒气充充的话语铺天盖地的从头顶传来:“顾小莫,你然到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顾小曼转动着眼珠,歪着脑袋看着林星,心里却在打鼓,说什么了,想了半天,哦对了,城管还没收了我的娃娃,那可是我好几天的零花钱了。顾小曼一脸心疼的说道。

她话刚一出口,就看见林星的脸色从白到黑再到绿不停的转换,那脸色简直比调色盘还精彩。林星咬牙切齿的说道:“顾小曼,你还可以在笨点。”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顾小曼无奈的叹了口气,提步赶上他。

其实顾小莫一点都不笨,她成绩好,常年霸居学校公告牌上成绩第一的得主,她只是胖一点而已,才会行动迟缓,其实她也看见城管朝她走来,脑袋早已经下了命令要逃跑,可腿却像灌了铅一样,不停使唤。突然有那么一刻,她为自己做为胖子深深的悲哀。

她也想过减肥,可是不管是绝食还是运动,好像都没有凑效,就好像你对着棉花使劲,永远都是有去无回,在加上父母秉持着能吃是福的宗旨,时间一久,连顾小莫也动摇了减肥的心。

当第二天下早课之后,林星依旧在生顾小曼的气,不愿意理她,连早上上学都没有叫他,害顾小曼差点迟到,昨天晚上顾小曼偷偷将作业做了两份,想着下课的时候拿给他,可是,还没走进,就听见了他和林希瑞的欢声笑语,也不知道,林星说了什么,逗得林希瑞哈哈大笑,白色的连衣裙在风中风舞,扬起好看的幅度。

顾小莫默默的看了一眼手中的作业本,偷偷的退回到了座位上,她细细观察过林希瑞,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笔直的长发,会跳舞,皮肤白皙,瓜子脸,大眼睛,最重要的是她有顾小莫做梦都想拥有的纤细的身材。

有天中午,顾小莫给老师送作业本的时候,经过学校艺术楼,听见从里面传来悠扬的旋律,鬼使神差的跟着声音就上了楼,小心翼翼的踩上楼梯,趴在窗户上,那是她第一次看见林希瑞跳舞,说不出来的感觉,那天她穿着白色的跳舞服,动作优雅,舞步优美,高傲的像一只白天鹅来回转动,她知道,林希瑞和她是不同的。

至于哪里不同,顾小莫觉得是气质吧。那天她回到家,找了一条白色的裙子,将头发高高的束起,抬头挺胸,照着镜子学着电视里面的天鹅舞步,怎么学怎么都滑稽,就感觉像一块大窗帘被风吹动,左右摇摆。顾妈妈上楼的时候瞧见这一幕,一脸错愕,却依旧语气严厉:“没事发什么疯,咚咚的吵得我们看不了电视,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板上。惊心动魄。”

顾小莫受伤了,他只是轻轻的跳了几步,就被顾妈妈形容的这么不堪,她刚想要解释其实是自己在跳舞,可顾妈妈早已经将她的话关在了门外,于是,顾小莫第一次的梦想就扼杀在了顾妈妈的嘲笑声中。

从此之后,跳舞这个梦想从顾小莫的字典中剔除出去了。林星过来啪打顾小莫的肩膀的时候,她还深陷回忆之中。

“想什么了,没事多运动,你这种身材越发呆越丰满。”林星一边粗鲁的从她手中拿过作业本一边说道,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恶狠狠的吓唬她:“别以为你为我写了作业,我就能原谅你昨天做的事情。”然后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课桌上。顾小莫无奈的摇了摇头。生活如此美好,胖子如此难熬。

下午放学之后,顾小曼特意让顾妈妈做了林星和自己都爱吃的红烧肉,刚一出锅,顾小曼不顾烫的端着往外跑,顾妈妈在后面怎么叫都不回答。

顾小曼小心翼翼的打开林星家门,他正窝在沙发上玩游戏,看到顾小莫进门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依旧专注在电视屏幕上。

顾小曼也不气扰,将红烧肉放在餐桌上,一边从自己随身的书包里拿出作业本来,铺在餐桌上开始写作业。

林星在第20次输了游戏之后,粗暴的将游戏手柄丢在沙发里:“要死了,顾小莫你是不是故意的。”

顾小莫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不解的问道:“什么。”她看着林星从厨房里拿来筷子,一点也不客气的夹着碗里的红烧肉,一边夸张的说道好吃。

“顾小莫,你就是一个有心机的胖子。”

顾小莫也不反驳,她本来就是胖子,至于心机这种东西,顾小莫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顾里有吧,也不多,他身体大部分都被肉占据了,估计心机这种东西也无处安放,她其实想的很简单,她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吃很多的东西,所以林星不开心,只要吃了好吃也会开心的。

你一口我一口,很快红烧肉就见了底,林星还觉得不过瘾,但也吃的差不多了,酒足饭饱后,林星慵懒的躺在椅子里,开口问道:“顾小莫,你为什么要去摆地摊阿。”在林星的印象里,顾小莫从来不缺吃的,才会这样肆无忌惮丰满下去。所以她完全没有理由冒着危险去摆地摊。

顾小莫从课本里抬起眼神看着林星,一脸认真的说道:“因为我看中了一家减肥机构,我需要很多钱才能减肥。”

许久之后,林星硬生生的憋出一句:“有骨气的胖子,我看好你。”

不是林星不看好顾小曼,实在是这样减肥的例子实在太多,记得有一次顾小曼也是吵着要运动减肥,哭哭闹闹总算是办了个会员,兴致冲冲的去了两回,第三回死活都不愿意去,放弃的理由也很奇葩:“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个胖子,运动那种东西和我一点也不搭。”前前后后折腾了几次后,顾阿姨打死也不在相信顾小曼会去减肥了。所以顾小曼只能自己想办法挣钱。

之所以有一个想法,那天她在电视里看到广告打的减肥机构,让顾小曼一下子就动了心,顾小曼之所以想法这么强烈,是因为有一次活动的时候,林星说过喜欢瘦瘦的女孩,那样就可以保护她,说着无意,听着有心,顾小曼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意,大概是不想林星总是看扁她吧。

那段时间顾小曼省吃俭用,总算凑够了一部分钱,用来买娃娃的成本全都打了水漂,都奉献给了城管。顾小莫越想越伤心。

顾小曼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林星叫住了他,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堆的钱出来,胡乱塞在顾小莫的手里,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有这么多了,你先拿着吧。”

顾小曼一阵感动,她想不到他是第一个支持自己的人,感激的话还没说出口,林星就将门关上了,真是一个害羞的家伙,顾小莫高兴的抱着碗回了家。

减肥这个想法一出,顾小曼就越迫切的想要减肥,那是因为2个月后的才艺表演,如果获得第一名就有神秘大礼,至于是什么礼物,却没有说。

她想和林星一起参加,虽然她没有林希瑞会跳舞,但是他可以打鼓啊,林星会唱歌,可以组一个组合。她连组合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流行组合。

顾小莫会打鼓,多亏了顾妈妈的坚持,这是从小到大,除了持续上涨的肥肉,就只剩下鼓艺是不断上涨了。

回去以后,顾小莫把自己的想法给爸爸妈妈一说,尽然欣然同意了,亏她大夏天的这么幸苦的去摆地摊。

等一切交了钱,一步一步按照培训机构的要求来,顾小莫发现减肥其实挺难的,但他有目标,一想到林星,整个人都斗志满满,这段时间,她丢掉了零食,减少了饭量,每天大汗淋漓,却心情舒畅。

林星看着顾小莫的变化,有时候甚至督促顾小莫,有时候顾小莫饿的躲在天台吃东西,林星发现了,会立马抢着丢掉,不管顾小莫的眼神多哀怨。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眨眼就到了文艺比赛的报名时间,可顾小莫的体重依旧没有减少多少,他看着不少人争先恐后的去报名,第一次有了退缩的感觉。

那天放学,顾小莫没有去减肥中心,躲在天台吹着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望城尽然这么冷了,冷风砸在脸上生硬的疼。

林星找到顾小莫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看着她落寞的坐在天台,竟有一丝心疼,林星跨过栏杆坐在她身边。

今晚的月色真美,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夜空,经莹而透亮,许久之后,林星开口:“顾小莫,我们一起组组合,报名参加才艺节目吧。”

顾小莫一脸诧异的扭头看着林星,她甚至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在月色下有规律的煽动,稀薄的鼻翼轻轻抖动,冷风吹动着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许久之后,顾小莫问到:“为什么啊,明明林希瑞跳舞就很好,你们那么般配。为什么……”

她知道林希瑞找过林星,那是有一天放学,顾小莫看见林希瑞堵住林星,要不要和他主队,至于林星到底答应没,顾小莫就不知道了,他怕他们发现后就偷偷回了家。

林星微笑的揉着顾小莫的头,说道:“你架子鼓打的那么好,不表演岂不是浪费了。”

不知怎么的,顾小莫的心就咚咚的漏拍了几下,他看着林星放光的眼眸,重重的点了头。这晚月色如水,真是一个好夜晚。

距离才艺表演的时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顾小莫和林星会在放学之后练习,顾小莫的鼓声加上林星的歌声,摇滚但也有种说不清的感觉,顾小莫的减肥事业已经终止了,她发现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效,加上这段时间忙也就没去了。

这天排练到很晚,顾小莫和林星回家的时候,走到错综复杂的巷子里,看到有一伙人依靠在楼道里,看到我们过来,其中一人吹着口哨语气嘲笑的叫顾小曼:“死胖子。”顾小曼憋着眼泪拼命的扯着林星回家。

可哪伙人依旧不放弃,再一次叫到死胖子,林星脾气一上来,就和他们扭打一旁,我打不过,拼命的护着林星,林星依旧被挨了打。

顾小曼一边帮林星擦着点酒,一边眼泪直流:“你干嘛那么拼命,就让它们说就是的,我又不会掉一块肉,在说我要是能掉一块肉,我还得感谢他们了”。

林星嗷嗷的叫换:“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那么说你,顾小莫你要自信,其实你很漂亮,只是比别人丰满一点。”

我迷茫的看着林星,心脏砰砰直跳好像下一秒就跳出胸膛。气氛突然有一丝尴尬,林星摸了摸鼻子,不知在的说要回家,临走的时候脸颊是通红的。

这 天晚上,顾小曼有史以来第一次失眠,心里反复想着林星说的那句话,心里却像吃了蜜一样甜,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连天上的星星都眨着眼睛躲进了云里。

比赛的前一天下午,学校公布了才艺表演的名单,林星拔开人群,看到自己的名字旁是林希瑞,文艺老师看着林星说道:“昨天晚上顾小曼找我突然说不表演了,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安排最有才艺的女生给你”。

该死,顾小曼。

林星拔开人群,林希瑞刚好出现,她一脸微笑的对林星说到:“希望合作愉快,我们还是一对。”

林星避开了林希瑞伸过来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林星在顾小曼的家门口等了很久,顾小曼没有出来,她拔开窗帘看到一脸着急的林星,她很想下去告诉她,她其实很想去参加,到最终还是放弃了。顾小曼看着他最终失望的离开了,顾小曼抱着自己的身体,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一夜。

结果显而易见,林星和林希瑞的表演获得第一名,而最终的神秘大奖却是交换生的名额,刚好两个,林星走的前天晚上,依旧来找过顾小曼,顾小曼没有开门,他看着他趴在窗户上睡了半夜,临走的时候将一个笔记本放在了顾小曼窗台上,上面是一些鼓励顾小曼的话还有一些从小到大的照片。

顾小曼还是偷偷去机场送了林星,她偷偷的躲在柱子后面。看着他走远,一路哭着出了机场,她想起比赛前一天晚上,林希瑞找到她:“告诉她要她主动放弃比赛,这个比赛最终的奖品就是出国的名额,至于她为什么知道,她说顾小曼不必要知道,你说你这么胖,你和林星一起上台表演,那是演笑话吗?只有我和林星才是最配的。”

顾小曼不知道谁和林星最配,但绝对不是自己,她一低头甚至连自己的脚都看不到,看着林希瑞嘲笑的眼神,顾小曼退缩了,其实,顾小曼对于自己的身材一直都很自卑,所以当林希瑞毫不犹豫的指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伪装瞬间倒塌。所以才会在比赛的前一天放弃比赛。

走出机场,太阳都升的老高,顾小曼抬头看着头顶飞过的飞机,使劲的将眼泪逼回去,不是有人说过吗?抬头仰望45度的天空,眼泪就不会掉下来吗?为什么我的眼泪还是拼命的往下掉。

“那是因为你胖,只能抬头仰望20度的天空。”

听见声音,顾小曼回头看见林星一脸笑意的站在自己身后。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顾小曼一抽一抽的说道,脸上却是泪痕。

“因为有个胖子还需要我督促才能好好减肥,胖子分量太重,我怕我放不下。”

阳光下,隔着人海,两人相视一笑。

尾声

某天,顾小曼正在跑步的时候问林星为什么决定留下来。

林星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恨恨的说道:“那天我在机场,你说你明明那么大一块,偏要躲在那么小的柱子后面,我不想看到都不行,你说你,智商能不能上线。”

“就这样,看样子你是舍不得我咯。哈哈……”

少年脸颊一红,丢下苹果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别啊,等等我,说说嘛?你是不是喜欢我。”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