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你的前尘,他的旧事

来源:未知

1

6岁,你毫无负担的嬉戏,无所顾忌的打闹,因为你有后盾。

16岁,你再不会找别人哭诉。

你明白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感同身受。有些孤独,你得独自体会。

22岁,你发现脑子里那些念念不忘的时光,早已碎了一地。


 

2

你其实是个一言难尽的人,慢热,沉闷,木讷,寡言少语……用你自己的话来说,没有剔透的七彩玲珑心,没有巧笑嫣然的芙蓉面,这样的人啊,注孤生。

因为从小父母就教育你,要善良,要宽容。却没有告诉你要长些刺保护自己。你就像是开在花园里的牡丹,雍容华贵。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身上清冷的气息,和你锋芒毕露的棱角,竟相得益彰。似乎你,天生就与世俗格格不入。

3

你喜欢的第一个人,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两个弯弯月亮,是你们班的学习委员。尽管你们之间素来没什么私交,但你还是喜欢了他整整半个童年。

十岁那年,你颠颠的跑上领奖台,却发现讲台上根本没有你的奖状,好不容易等拍完了留影,你灰溜溜的下台,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结束后你坐在座位上神游。猛然听他说,“老师,我明明也听到了她的名字”。老师没说什么,只是微笑,你却对那个少年充满了感激。

大概从那个时候起,你喜欢看他笑看他闹,余光也总跟着他,连趴在桌上睡午觉,你都要笑脸朝着他的方向…直到听说,你最好的朋友和他在一起了。

后来你想,那时候,仅仅是喜欢而已。有些人,就算走进生命里,也不会和你有一星半点的关系。

你不喜欢热闹,因为见识过,人走茶凉后的面目全非。你没有很要好的朋友,因为从小的阴影,让你小心翼翼。生命中很多改变,常常只在某个瞬间。


 

4

11岁那个夏天,你被叫到校长办公室问话,被逼着“认罪画押”,罪名是,恶意造谣。

怎么想,你也想不起来自己和这件事有什么干系。可是对面的人,咄咄逼人的恐吓,让你含泪认罪。

你已想不起当时那个老师和校长的名字,但仍记得老师带着全班同学陪着你去道歉,这么多年,记忆如新。

从那以后,你不再像以前一样活波灵动了。12岁,你和所有人断了联系。

你仍记得班主任那句,我们都相信你。你也忘不了,是你最好的朋友,让你成了替罪羔羊。

那些名字,你早已忘了。但你知道,你一辈子,也不会去原谅。

4

13岁,你作为一个转学生进入了市附中最好的班级。即使你的成绩,只能到普通班。无奈那个给你开后门的人,是你亲叔叔。

你一贯敏锐的神经,捕捉到了别人看你的目光里有杂色。你不动声色。


 

却整日和同学在楼道里追逐打闹,在教室里大呼小叫,在上课时嬉皮笑脸,在放学后更是毫不收敛。偶尔有那么几个人对你横眉竖眼,你也趾高气昂的把她们怼了回去。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离开。结果一年后,你没收到任何指示。

你安静了很多,在班里特立独行。直到那天,班主任应你家长要求,把你调了座位。

你第一次看到有人看你的眼神如此清澈,待你如此真诚。不是一见钟情,但是你确实是突然间就喜欢上了他——季阳。

第一次谈话,是季阳先开口的,说的什么,你记不清了。仿佛泥石流里,忽然有了一弯清泉。


 

你很快与传说中的学霸打成了一片。成绩出人意料的提高了很多。季阳却下降了。

班上开始出现流言蜚语,班主任每次说起早恋,都会有意无意的瞥过你们。你主动疏远季阳,你依旧和所有人谈笑风生。

但你不会再在课上,戳他的后背,问他作业怎么做。不会写个小纸条,告诉他你昨天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更不会八卦他,问他喜欢的姑娘是谁……

后来传闻,他喜欢那个你最讨厌的周伊。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和他,除了正常的打招呼,不再有其他交流了。

中考那天,他刚好座在你前一个,还特意把答题卡放在你看得见的位置。他被老师点了好几次,你却每一次都胆战心惊。你没有抄哪怕一个字,怕连累他。

第一科结束,他叫住了你,“给你的笔记看了没有?记得看”。

你愣了,“前两天王磊给我看的笔记,是你的?”他点头。

“如果那个时候,我跟你说……”还没说完,朋友喊你,你应了一声。

转过身来,“说什么?”他笑,“没什么,好好考试,加油!”你也笑了起来,“嗯,你也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5

后来你听闻,季阳喜欢周伊,纯属乌龙。他的原话是,他喜欢的人,不喜欢周伊。你有些动容,却无能为力。


 

想起14岁那年,班级篮球赛,他坐在你后面,忽然球就往你头上砸了过来,他眼疾手快接住了,你拍了拍胸口,没心没肺的朝他笑。

收了笑容想跟他道谢,他却别扭的说了句,“不客气”。你莫名的炸毛,“我哪里说谢谢你了”他看着你笑,你却别过头不看他。

直到听他慢慢悠悠的说,“孺子不可教”。你气恼的瞪回去,他却一脸云淡风轻,瞥了你一眼,和旁人聊天去了。

15岁。你又和所有人断了联系,包括他。

你忽然想起,有一回你装着云淡风轻的问他:“季阳,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他瞥了你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是女生?”

你伸手打他:“难不成你还喜欢男的呀?”他笑的十分腼腆:“这啊,还真说不准。”

想起这些,你难免有些善感,一种时光一去不复返的苍凉之感,席卷而来。

16岁,你费尽心思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忐忑不安的加了联系人,结果收到他淡淡的回应,“喔,原来是你”。

你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凉彻心扉,却又豁然开朗。难怪有人说,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适合追溯后来。

以前你以为失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后来真的失去了什么,却发现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绝望。

你想,成长大概就是不断的得到失去再得到再失去吧?你笑了笑,那就,各自安好吧!

这一年,你十七岁。

关于年少时那些细细碎碎的喜欢,或许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或深或浅,可终究还是太浅显了啊。至于你嘛,在你的故事里,学会了,爱和珍惜。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