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刨刨那些年里悄然发生的爱情

来源:未知

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黑白色照片,涂抹着岁月的颜色,照片中央站着一男一女,形似夫妻,为什么只是形似?或许是年代稍久了吧,两个人很普通的站着,除了离得比较近之外,不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觉不出一点夫妻的感觉。

一个小男孩指着,拉着天真稚气的嗓音叫到“妈妈,那个戴眼镜的大叔叔是谁?”妈妈不止一次告诉他,“他是你外公。”可小男孩每每看到照片,还是会饶有兴致的继续问。而今,已经不会再有人问了,因为那个一直再问的男孩,变成了现在写文的我。

我外婆,在她年轻的时候,是知识青年,提起当时上山下乡的故事,她总是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天微亮就拉着一辆破旧的小平车,走着陡峭危险的山路,当时的我不太感兴趣,也没在意,再大点,独独她提及她的爱情故事,我才偶尔听一听。是因为在那一段艰难的日子里,有外公的陪伴,最后才走到一起。

我妈妈青春年少时,便已承受了丧父之痛,而自我记事起,外公,已经另有人来填补了这个时空点上的空缺。

在知道这件事之前,到外婆家做客也是家常便饭,丝毫没有感觉出气氛有什么异常,外婆外公的行为,一切都那么自然,无可否认是天作之合。

我开始对爱情这种东西,感觉到莫名的好奇。

前阵子,我跟着妈妈回到了她的故乡,拥有着号称“天下第一雄关”的雁门关的代县。我的姥姥,也就是我妈的奶奶,如今已经年近90了,她的老伴,是在81岁时候走的。对于他们的故事,我也只是从长辈那里听得一点。

我只知道,老太爷年轻时候,是司令员,他的婚姻是因为上一代人的安排,直接跟随父母的意愿,之前并没有什么感情的火花。我们去看望姥姥的时候,她总是把老太爷生前的勋章给我们看,含糊不清的言语,却饱含思恋。

我不理解,老一辈的人,居然还懂爱情?

后来《霍乱时期的爱情》一书的理念,在我脑中扎根,爱情也不止一种。

我一直崇尚罗曼蒂克式的爱情,没有结局的爱情,总是更加诱人。曾经掏心掏肺的人,透知心底的人,最终分崩离析,形同路人。一段没有遗憾的感情,是不完美的。

站在雄关,俯瞰下去,人类修饰的东西,已经大幅改变了自然原本的模样。人心是不是也是这样?

我朝着我妈走去,忽然发现她正在和我的表哥在谈着什么,好奇心总让我想去偷听点什么。我的表哥已经二十小几了,可感情任然没有着落,我在一边蹲下,背对着他们,我顶着角落,声音却丝毫不受影响的跑进我的耳朵。

我妈说“你也这么大了,也是时候让你父母为你安安心了,17岁结婚,和27岁结婚,差别是很大的。当年,我也还不到20就已经嫁人了,没想太多,就是单单因为喜欢,糊里糊涂的,孩子也都这么大了。想想你到了27的时候,还会这样挑吗?门槛太高,不容易找到合适的。”我表哥支支吾吾半天,我看得出,这是一种不甘心。

反过来对我,我妈妈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曾经她告诉我“要是你到了年纪,你喜欢的妈妈就喜欢,和女孩聊个天,出去转转这没什么,关键是,你要知道,你最在乎的那一个女孩,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姥姥的爱情,没有感情的火花,没有浮夸,一切以结婚为开始,培养出了一段至真至纯的爱情。

外婆的爱情,正好的年纪自己爱的人,也恰巧深爱着自己。当离别之后,在心里也为他留出一片空间。对于在身边的感情,也认真对待。

表哥的爱情,迟迟没有开始,是因为,没有找到那个合适的人。

而现在,我也不再喜欢罗曼蒂克,只想带着唯一的一个的女孩,一看到就会傻笑的女孩,去浪漫之都,去冰山深海。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正如同这被人改变过的世界,你会不会觉得好?或许在培养的过程中,你我都在慢慢变着,变得不想从前,可是改变之后的我,会更加深爱改变后的你。

街道上修饰的整整齐齐的柳树,仍然随春风而发芽,虽夏至而垂下长发,秋天叶落,冬天收敛。再怎么变,本质都不会改变。改变的只是需要适合世界的不重要的表层。

自己喜欢的,就算会有所改变,也必须把她抢过来。
到我们老了,那些年发生过的爱情,仍会指引新一代的年轻人,收获幸福。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