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当体育成为你的工作,那是什么样?

来源:未知

告别了科比,仿佛不少年轻朋友的青春就过去了。青春过去了,就得考虑走上社会的事儿了。这一两年,我在各种社交媒体收到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我热爱体育,热爱篮球(或者足球),我怎么才能进入体育行业工作呢?

 

昨天我在推送里写了,我在钱亮老师那儿训练的时候,遇到一个在《China Dailly》工作的姑娘。她之所以想做一个记者,就是因为她是个科蜜,她想去采访科比。她成为了记者,但她从未有机会去采访科比。我并不知道,她现在工作的动力是什么。

 

 

还有很多朋友说,他是某支球队或者某个球星的铁粉,他也想成为一名体育评论员。抛开普通话、语言表达能力、专业分析能力这些个人能力要求是否能达到,我一直想说,难道成为一名评论员就可以一直解说你喜欢的球队吗?那绝无可能,只有球迷才能只看自己喜欢的球队。所有转播平台的工作排班都是按时间来,比如我在央视排周三,在腾讯排四五,那就是我的工作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分配什么比赛就是什么比赛。这才是职业的工作方式和态度。无论解说任何球队,你都得做同样的准备。再说深一点,当你日复一日的分析比赛,只要看到比赛就进入神经紧张状态,你还会享受观看比赛的过程吗?我以一个18年的职业工作者的身份告诉你,不,那是不可能的。那和你现在看球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说到这里,我只是想说,兴趣,所谓热爱和工作,完全是两码事。只因为兴趣进入一个行业工作,你一定坚持不了多久。

 

 

当然,我是个媒体工作者。到现在为止我讲述的,都是媒体工作者的工作状态。体育行业,或者说体育产业,不只有媒体。这个行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无论是体育管理、体育经纪,还是体育经营,这些领域都需要真正高水平的人才。可是真正高水平的人才,又往往在体育行业留不住。

 

这是为什么呢?请让我告诉你,整个中国体育产业都讳言的真相。那就是,这个行业不挣钱。如果你进入了体育产业,想很快挣一份高工资,那么抱歉,你走错路了。

 

你说是不是老板心黑呢?当然不是,财散人聚,哪个老板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老板能挣到钱,你就能挣到钱。可问题是老板都挣不到钱,你当然也挣不到钱。体育产业挣不到钱,第一因为体育消费者太少,中国远远不是一个体育大国,体育并不是中国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同样是占据生活休闲时间,拿体育和娱乐产业做对比,体育的关注度、产能不及娱乐业百分之一。娱乐明星离个婚,在微博上能有千万转发,体育无论多大事儿,都到不了这个量级。

 

 

第二,体育消费习惯不好。几十年来,体育产品长期作为免费品存在,一旦要产生消费,大量用户就接受不了。央视和地方电视台对大量比赛的免费播出,也让大多数赛事本身卖不出价儿来。作为体育产业核心的赛事都卖不上价儿,其他项目可想而知。体奥动力80亿购买中超版权,转手卖给乐视体育2年27亿,已经是行业里定格的笑话。

 

从这个笑话开始,回归理性的体育产业更现实了。不懂体育的投资人也不像前两年,一看见国务院46号文件就大把在体育产业里扔钱了。一现实,产业就更骨感了。举个最新的例子:两个月以前,CBA公司售卖CBA联赛的网络播出版权。几经权衡,内部的心理价位是,如果能卖到每年两亿人民币就可以接受了。两亿,换一个行业是什么概念呢?腾讯的游戏王者荣耀里,卖一件赵云的皮肤,一天就快两个亿了。

 

这就是中国体育产业的真相。

 

 

前两天我们公司招人。各位知道,我自己也有公司,创业几年了。虽说是小公司,那也得招兵买马。想招电商方面的运营,我们能给的工资是8000到1万,希望能有一两年工作经验。发完招聘启示,有好多人留言说工资水平太低呀,要求有工作经验才挣这么点儿?有位老兄说,杭州(某宝所在,电商发源地)那边有两年工作经验的电商运营都挣2万了。您说的有道理。可您说那个电商,可能是女性品牌的,可能是母婴的,有足够多的消费者,很容易就卖成千上万单。我这个是体育领域啊!我要是能卖那么多货,你要几万我给你几万,可是我们卖不出去啊。

 

仰仗着咱们这儿大伙儿捧,杨毅侃球上的电商销售不敢说是体育领域最棒,也是最棒的之一了。即便是这样,我们的状态也就是,能活着。北京一整顿,各项生活成本在增加,在北京的生活更艰难了。我们家在外地的小朋友们就叫苦,吃穿住用是一切的基础。我有心给他们涨工资,不涨他们苦,涨完我苦,反正都挺苦。

 

 

听完我说这些,你可能就不打算干体育了。不干挺好,可是不管你干不干,我们都得干下去。一是我们确实喜欢体育,做一件事不能光说情怀,光说情怀等同于骗子。可也不能完全不说情怀,不说情怀坚持不下来;二是我们也干了20年了,离开体育也不会干别的,只能接着干下去;三是我们都还年轻,我今年才40,按国家标准还是青年。我们相信再坚持20年,等我退休的时候,中国的体育文化、体育习惯、体育消费,应该都会有很大改变——我争取赶上那一天。

 

所以每年到了年终,体育产业里的大伙儿都开大会,各种论坛,讨论怎么发展,怎么挣钱。我经常说,当一个行业里大伙儿得不停开会研究怎么挣钱的时候,那确实是这个行业不好挣钱。抱团不能取暖,真挣钱的行业,大伙儿都忙着挣钱去了,没功夫老跟你开会。

 

 

我因为总爱说实话,所以不大去这种会。但我喜欢懒熊体育,他们和我一样喜欢说实话。懒熊的联合创始人黎双富是我的好朋友,他曾经在《篮球先锋报》和新浪担任NBA前线记者,跟我有很多共鸣。懒熊是一家体育商业媒体,他们从商业和产业的角度解读体育,最知道这个行业里的甘苦。去年年底在上海,他们举办了第一届中国体育产业嘉年华,名字叫“赶路的人”,描绘了这个行业的面孔,是那么行色匆匆。今年是第二届,明天晚上在798上演,名字叫“潮前走”。和去年一样,我将主持当晚的晚宴。我看到晚宴流程的第一项,就是刘语熙分享她的体育故事。我想不如把前些天录的《有毅思》放一遍得了。

 

读完这篇还想进入体育产业的你们,也请“潮前走”。

 

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说走咱就走,20年后全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