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来源:未知


入学伊始,宿舍里搬进一位通讯系的女孩,据说本来是录取到我们系的,因她报考志愿时并未选地质专业,于是家人找到学校,重新将她转入通讯系。彼时,我正在为被调剂到地质系而懊恼,因为我在报考志愿里也并不曾填过地质专业,当初接到通知书已颇感惊讶,进了学校之后知道这是个非常冷僻的专业,于是也很希望能够转专业。我咨询了很多老师和师兄师姐,皆告诉我不可行:由热门专业转入冷门专业可以,由冷门专业转入热门专业如果没有关系,基本没门。当时学校里最热门的专业是通信和计算机,最冷门是地质和采矿。我希望哪怕能够转入别的专业也可以,只要不是地质和采矿,然而这个要求也被认为是异想天开。从此,专业成了我的心病,这块心病令我寝食难安,深感前途灰暗。

对于专业的不满,使我恨屋及乌。军训前夕,学校发放军训的校服和鞋子,尤其是鞋子尺寸很多不合适,让各自对照一下拿到校门口的发放室兑换。我的鞋子尺码偏大,但是人很多,我挤不进去,只好在远处慢慢等候。这时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走了过来,说:“同学,你是要换鞋子吗?你穿多大的?我帮你去换”。我当然很乐意。换好鞋子回来,他问了我宿舍的电话号码,我出于礼貌告诉了他。他也把他的号码告诉了我,我想我永远不会去打这个电话,因为他是采矿系的。他却频繁给我打来电话,约我吃饭,我基本上都是婉拒。我们保持了两年不咸不淡的友谊,直到他有了女朋友。那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有着高挑的身材、温柔的眼神,她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双手环在他的腰间,从我面前幸福地飘过,我心如止水。

我对一切地质系和采矿系的男生提不起兴趣,无论是帅气的班长、绅士的阿华,还是酷酷的团支书,他们在我眼里,是战友,是兄弟,是同样蒙受不幸的苦难同胞。我想我在他们眼里,一定也很不可爱。

我的整个大学生活,至今回想起来,主要就干了两件事:一是学英语,一是跨专业考研。在大学的前三年里,学英语成了我唯一的寄托,我希冀在未来如果不能考研成功,那么也能够凭着不错的英语成绩在冷僻专业的就业重围中杀出一条血路。每次外出实习的时候,我包里随时携带着一本英语词典,大家都在认真的敲敲打打,观察判断各种岩石类别和地质构造,我却偷偷地背英语单词。

让我下定决心考研的契机,是大三去韩城实习。同学们在山下的食堂里吃饭,老师说吃完饭记得带上馒头和鸡蛋,中午在山上就靠这个充饥,要晚上才能下山。光秃秃的山上,偶尔有几颗树木,大多是各种砂石砾岩。中午时分,同学们已爬得汗流满面,大家在光秃秃的山顶掏出包里的馒头和鸡蛋,吃得津津有味。我现在还清晰记得当时的感觉,第一次发现馒头加白水鸡蛋可以那么香那么好吃。那时我就郑重告诉自己:我将来一定会脱离地质专业,远离这跋山涉水之劳苦。

系里有时会请读研究生的师兄来给我们讲座,谈他们在外实习的经历,我也逐渐发现本专业的魅力。这本该是令人骄傲的专业,这是国家建设的基础学科,出过很多伟大的地质学家和国家领导人,我们学校是国家煤炭部直属的矿业类院校,曾经拥有过数十年的辉煌,为国家的发展建设立过丰功伟绩,不仅为国家勘查那些可再生或不可再生资源,就连开山打洞筑路架桥造高楼,也没有一件离得开它,然而它今日如此落魄,人们功利地选择冷落了它,连我也不例外,心里有种隐隐的悲壮。

实习归来的师兄们看起来比别的专业的学生明显多了一些阳刚气和男人味,他们在那些每天跟电脑打交道的宅男面前显得气宇宣扬英姿勃发,只是肤色稍黑。考虑到地质工作者的工作环境,我毅然决定,继续奔跑在离它越来越远的旅程。

多年后,我终于如愿以偿,成为管理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回望长安,曾为此辜负太多人、太多精彩。令人感慨的是,我毕业后参加工作,居然阴差阳错一直在与矿产品打交道。曾经有一家上市公司欲邀请我加入他们,说是看上了我有地质专业的学习背景,希望我可以参与公司的重大矿产资源的采选和评估工作,我知道自己学业不精只能辜负了它。

回望曾经令我羡慕的那些热门专业,同龄人大都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拿着刚能温饱的工资。而我那些地质专业的同学们,也都衣食富足,安居乐业,如今,有些已经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和学者。

风水轮流转,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热门专业,未来未必就会吃香。而现在的冷门专业,也未必不能成就一番伟业。应该以平和的心态面对,抓住每一次深度学习的机会。如果有机会给学弟学妹们带句话,我想告诉他们:“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