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梦之城娱乐华峰桥

来源:未知


那是一座单孔石拱桥。

长不过十五米,宽约五米开外,高近五米,桥礅,桥面,桥身,都是洁白如玉的桃花山花岗石。

那是我老家门前唯一一条公路上,唯一的一座桥。

历史不长,距今天大概也就四十年左右,构造不复杂,连接一个山坡和平地,桥上车不多,偶尔会有一二部车呼啸而过,桥下水不深,一条清清浅浅的小溪,从桥底下缓缓流过。

不同其他桥,都是建于水面之上,碧波荡漾之处,一架飞桥南北。

华峰桥只是连接一个因一垄垄稻田,而被隔开的山坡和平地,桥下有小溪,收周围山上之水,汇入山脚下东山水库。

小溪名字诗意,杨树港。

此桥名字霸气,华峰桥。

华峰桥,就是我老家的唯一一座单孔石拱桥。

很小时候,我老家是没有公路的,也就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才举全乡之力,修了一条公路的毛胚,也只是把县城与乡政府所在地连通起来,后来十多年,修修补补,终于有一条公路贯穿整个老家了。

华峰桥,就是在修修补补期间,才开始有的。

那时候,老家村里还设有小学,虽然规模不大,校舍也只是几间平瓦房,学生也就几十个,但在老家也算是一个最为繁华之所。

不但每天有一群如小燕子,飞来飞去的孩子,让人感到生机勃勃,热闹极了,而且几位半边户的老师,上衣口袋那只笔,也是让穿着补丁衣服的父老乡亲羡慕不已。

我也是那群小燕子里面的一个孩子,刘铁民也是。

我和刘铁民一个班,都是三年级,不过他比我大,比我懂事,比我长得好看。

他父亲是我们乡的兽医,天天背个出诊的皮箱子,走乡穿户,阉猪煽牛,捉鸡抓狗,东家请,西家接,是个闻名十里八村的能人。

他母亲是个裁缝,手艺人。很久以前,生活贫穷,物质匮乏,农村大人小孩,穿的衣服,几乎都是手工制作。一部老式缝纫机,一把剪刀,一把尺子,就是一个裁缝师傅的所有家当。

不过,不能小看这个裁缝,一条村,甚至几条村,也就那么一二个比较出名的师傅,所以几乎是忙得不可开交,不是你来请,就是他来接,刘铁民的母亲就是那个最出名的。

刘铁民家里条件好,穿的衣服不像我的,是补了一块又一块,穿的鞋子不像我的,千篇一律是母亲纳的千层底,吃的东西不像我的,从来不知道零食长什么样子。就是背个书包也比我的新,是又软又滑的的确良布做的。

刘铁民大我一岁,个子,皮肤,学习成绩倒和我不相上下,都是个子小巧,皮肤黝黑,学习成绩好的学生,都是老实,胆小,听话的那种。

在学校我和他玩得最好,从他那里我认识了饼干,麻花,糖粒子,从他那里我也知道了,比我土洋布更好的是的确良,从他那里我知道穿的鞋子还可以去买,不全部都是大人做的。

每天,他从南往北走去学校。

每天,我从北往南走去学校。

那时候没有华峰桥,也没有现在经过我们老家的这条公路。

开始修路了,也开始修桥了。

路终于修到我可以看见的地方了,每天很多人都在那里用锄头挖土,用箢箕扁担,把土运到路基两边,用夯垒实路面,一点一点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朝着我的方向延伸,终于有一天停了,一条弯弯曲曲的路,犹如一条死蛇,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有一些外面,不认识的人,开始来到公路上,住的棚不需要,老家人仁慈,随便落个农户,也好过外面风吹雨淋的。吃的饭菜不操心,老家人热情,就近的农户家里,早就已经安排妥当。

清一色的壮劳力,手里的家伙什,全部都是铁东西。铁锤,铁棍,铁錾,还铁青着脸,一脸严肃。

都是一群不苟言笑的人,每天都从就近的山上,挑选一块大石,用大铁锤,小铁锤敲敲打打,用长铁棍,短铁棍,撬开挪动,用粗铁錾,细铁錾精雕细琢。

桥也一天一天,能看出端倪,显示样子出来了,月牙儿的单孔,如横卧的弓弦,虽然感觉有些凌乱,但在一群师傅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开始有模有样起来。

突然,修桥的人,有人停下手中的活,开始休息了,只有几个老师傅在桥头边每天指指点点,神神秘秘的交流,让我,铁民,一些如我们一样的孩子都感觉好奇,总是在上学或者放学的时候,跑到修桥的地方 看看,摸摸,甚至还会不知天高地厚的问师傅,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也会回答师傅一些莫名其妙的问话……

早把大人们告诫的话,当了耳旁风。

修桥合龙的时候,要找一个人来垫背,桥才会千年不倒,风雨不垮。

这个关口,最好是尽量避开。

刘铁民病了,没来学校读书,过几天,就有人过来说,他死了。

修桥的师傅又开始动工了,经过几天努力,终于铺盖好最后一块石头,合龙了。

有谣言传得凶,说是刘铁民被修桥的老师傅,画了像,压在桥底下,做了那个垫背的人。

桥修好了,上面开始有人题字,名字有了,华峰桥,桥礅上的对联也是充满了诗情画意,“山山杉竹翠,垄垄稻穗香”。

可刘铁民却没有看到华峰桥。

我也再没有看见过刘铁民。

不知是不是真的,刘铁民做了那个垫背的人?到今天,我也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挑了刘铁民,而没有挑我,难道仅仅只是他比我大,比我懂事,比我长得好看,再没有其他?

原来老天爷也喜欢优秀的孩子。

或者说,这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现在回老家去,华峰桥依然还固执的守着那一方山水,风雨不改,沧桑依旧,只是再没有学校,也没有如小燕子一般,飞来飞去的孩子……

走在桥上,我只是还会想起刘铁民,我的小学同学来。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