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回归,深秋的老屋

来源:未知


深秋夜晚回到故乡,回到乡下我儿时的老屋,秋,是年年的那个秋,已多年没有感受了这种落寞与沧桑,夜,还是天天的那个夜,少了都市里的喧闹与繁杂。

月色中看到老屋20年来依旧如初,父母偶来小住,今晚我来这里住宿,追寻着我久违了的乡土记忆,感受记忆里秋的荒凉,夜的寂寞,安慰着游子颠簸的心,平复我从异乡到故乡,从少年到白头的情怀。

几间老屋几堵围墙,是爷爷那代人的房子,他和奶奶在这里孕育了我的父亲,父亲母亲又在那里哺育了我,老屋里桌椅依旧,物件如初,我拿起电筒来回的照着四周,里里外外寻觅了一遍,带罩的煤油灯里还有半灯煤油,不知是否当年母亲为我夜晚读书时亲手倒下,还是我为母亲夜间劳作时而倒入,我打开火机提了提灯芯,一切的一切依然形同记忆,只是要比记忆中陈旧了许多,落上了一身尘埃,是岁月的痕迹,还是光阴的积淀,每个角落,每件物品都有我的指印和我的故事,一些原始了的农具清洗干净后已悬挂多年,毛公的石膏坐像也满面尘灰与厚重的选集一起已尘封多年,无人问津。端起台灯,提到最亮,贴在墙上的白娘子与许仙的越剧剧照年画还是清晰完整,多年以后再看白娘子美貌依旧如初见,只是许仙多了些懦弱与笨拙。对着年画轻轻一吹,飘下一幕积年的尘埃。

抚摸到满手的灰尘,亲切之余,昏暗中老屋显得满目萧条和凄凉。多年前,春节来临时我和邻家的女孩都会忙里忙外的贴着年画,比一比谁家的好看,谁家买到的是最流行,为此我们曾叽叽喳喳争个不休,没有占到上风的她总会撅着小嘴晃着小辫一溜烟的跑回家去。我们也曾偷偷的穿上大人们的衣服模仿年画里的白娘子和许仙,逗得自己捧腹大笑。

夜已深,辗转反侧,橱窗外撒进一地清辉,听着老屋外夜风吹打墙头茅草的沙沙声,我悄然起身披上外衣推开沉重的木门,寻找岁月再墙上剥落 看见小时候的 感觉,不知何时起,我不再属于这个老屋,不知何时起我已离开老屋,是它开始抛弃了我,还是我最终放弃了它。生活在这个莫测红尘中,曾经有过多少拥有,就有多少放弃,如花般的女孩皱纹早已爬上眉梢,腼腆的少年如今早已须如蔓草,持杖的阿翁,蹒跚的老妪早已化为一方黄土,消失在荒烟杂丛深处。仰望着灰蒙蒙的天边,残月如钩,夜风瑟瑟,秋的轮回,岁月的轮回,除了满腹惆怅还有几许涩涩。多年前的老屋不是如此孤单,而今它的邻里相继离去,或迁走,或拆除,或倒塌,朦胧中依稀可见枯蒿丛中的残垣断壁。

瑟瑟夜风中不停地有叶落下,我踏着厚厚的落叶,顺着烂砖碎石铺成的小道往池塘边走去,池塘边长着一棵年已半百的梨树,粗大的枝干一直延伸到池塘深处,春天满树梨花洁白,春风一吹池塘的水面上到处飘着朵朵的梨花,枝头和水面连成一色,远远看去梨花处处开别有一番景致。我和邻居家的女孩会捡起碎瓦片打个水飘飘,看谁飘的最远,胜负总在“追打嬉闹”中结束。秋后树枝头上挂满了青梨,皮薄肉嫩香甜可口,秋风一吹,成熟的梨子雨点般落入水中,水花四溅,引来无数顽童树上水下一片嬉闹,邻家的女孩倚在老梨树下打着招呼,招来多情的男孩争先送去又好又大的梨子,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夜色下的老梨树,枯枝盘根,不见昔日丰满的身躯,残肢败叶更显孤苦伶仃,于是让我担心它躲过了没有我们去打扰的曾经岁月,是否再能挡住今秋与寒冬的戳杀。

灯火阑珊的都市已在遥远,来这荒凉落寞的老屋,并非我不留恋都市的喧嚣,也并非我多么向往原始的生活,我的内心深处有种莫名的向往,我一直在不停的寻找,寻找那不知我想要的什么,我浮躁,思绪万千不能平静,我冷漠,热情奔放已曾经多年,我郁闷,为何人生恰似一场风花雪月。

空空的四周,空空的屋宇,冷冷的深秋,冷冷的残月,我仰着头搂着双肩望着老屋里传来的微弱灯光,透过薄雾,我曾想试着感受怕的感觉,我没能体会。我曾试着追寻“古老”的记忆,可是总在瞬间茫然若失。儿时曾是天真的渡过,大了总在虚荣中成长,荒烟漫草的年头 就连分手都很沉默。的确 ,邻家的那个“小白娘子”如今就像当年我们打的水飘飘一样不知飞有多远,停留何方,她的往事里是否有个我的纠结,她独自一人衣襟拭泪时是否有属于我的那滴,异地读书,寻梦他乡,嫁为谁妻,这些我已慨然不知。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