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渣女比渣男更不知道脸红

来源:未知

王聪聪让雷劈死八回也不会想到,刘栋竟然背叛她,最可恨的是,他找的还是个人人皆知的渣女。一个把自己男人送进监狱,多人受到牵连,情人惨死的女人。
 
王聪聪想到,刘栋和张小雨的种种反常表现,这半年多来刘栋很少主动,偶尔一次也大多是草草收场,吃饭稍不合口味就摔筷子走人,大半夜都不进家门,对孩子没有一点耐心,孩子哭闹时他就冲孩子们大喊大吼,吓得孩子们直往妈妈身后躲。
 
王聪聪很后悔,自己就是头蠢猪,是天底下最傻的大傻逼,都怪自己引狼入室,都怪自己财迷心窍,如果不是自己耍小聪明,想多捞学校一点外快,张小雨和刘栋也没有过多的交流机会。怪不得张小雨的眼神躲闪,怪不得张小雨不和自己谈论有关刘栋的事情,怪不得张小雨不找自己逛街买东西。原来都是因为她和刘栋早就有一腿。
 
 
办公室的同事发展,王聪聪、刘栋和张小雨不再一起来上班,王聪聪和刘栋两个人,也是独来独往各走各的。活泼开朗的王聪聪,整个人变得少言寡语,她不再哼小曲,不再和那帮男老师,打混说笑骂大会。有王聪聪的地方不见张小雨,没有张小雨的地方也看不到刘栋。
 
新的学期开始了,开例会时张小雨没到场,教导主任问校长,张小雨向学校请假没有,校长说张小雨调走了,看着校长欲言又止的样子,同事们嗅到某种烟气味,办公室里没有实傻子,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不点破罢了。
 
唐老师又在爆料,唐老师说他去镇上买东西,遇到王聪聪的婆婆,王聪聪的婆婆向他打听张小雨,她问张小雨调走没有,问刘栋是不是每天都去上班,问王聪聪在学校说不说其它事,问学校的人知不知道,王聪聪要和刘栋离婚。
 
唐老师自己在那嘚吧嘚吧地说,没有谁在意听,也没有谁来附和,他自己感到很没趣,于是泡上一杯茶慢慢品味。
 
王聪聪的日子越过越烦,刘栋和张小雨刚被抓那会儿,刘栋着实老实了一阵子。但现在她和刘栋的关系处的很不好,已经到了名存实亡的地步。刘栋要么不理王聪聪,要么就跟王聪聪吵架,要么就呆在客厅一天到晚追剧,要么就一连几天都不进家门。
 
婆婆对王聪聪说:“对待男人要哄,他想出门去撒野,你要想办法留住他,你越朝他吊脸子,他越想往外跑。”王聪聪冷静下来想想,婆婆说的也在理,她也不想离婚,真要是离婚了,受伤害最大的是两个孩子。
 
王聪聪一改往日对刘栋的冷漠,她给刘栋洗衣服,做好饭喊他吃,把他从客厅沙发上拽起来去卧室睡,上班和他一起去,从不给他单独外出的机会,他们生活慢慢进入正常轨道。
 
张小雨这边的日子也不好过,常言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长时间住在娘家,爹娘也发愁,也感到很窝囊,自己闺女出了这样的事,他们都不敢往大街上站,他们感到老脸上挂不住,他们感觉很丢人,他们嫌张小雨不争气,从不拿正眼看她,也懒得和她说话。
 
张小雨的爹娘心里再堵也不表露出来,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张小雨的哥嫂就不一了,特别是嫂子,稍有不顺心就乱发脾气。打狗撵鸡揍孩子,指桑骂槐摔碗筷。哥哥也时不时朝张小雨吼上两嗓子,哥还说她是丢人精,败家星……
 
前天法院送传票,让张小雨出庭作证,法院的人向村里人打听张小雨的家,村里人炸锅了,都跑到她家去看热闹,把张小雨哥嫂气的骂爹怨娘。
 
张小雨在娘家憋的大气都不敢出,工资大部分都拿出来贴补家用,每天看一家老小的脸色过日子,尽管她百般努力,还是不能真正融入到这个家庭,张小雨感到她应该从娘家搬出去住了。
 
 
张小雨费尽周折,终于在县城的边缘,找到两间小小的民房,她打算请个长假,她受不了同事们的孤立,受不了同事们的指指点点。她想远离人们鄙视的目光,她想自己过清静的生活。婆家嫌弃她,坚决起诉离婚,虽然有些不符合法律规定,但婆家人花钱拖关系,硬是把这件事搞定了。
 
无巧不成书,张小雨去市里探望病人,路遇参加同学聚会的刘栋,两个人都有些小悲喜,张小雨恳求刘栋再陪她一个晚上,刘栋有些犹豫,他脑子里晃动着王聪聪的影子,他内心有些愧疚。再看看眼泪婆娑的张小雨,他又有些动摇,他矛盾了很久,最后给自己找到一个开脱的理由,这个夜晚就算是,给张小雨和自己之间的一个了断吧?
 
刘栋想的太简单了,他不知道张小雨的心机有多深,他不知道一场风雨一场寒,风风雨雨迟早要折断腰杆,风雨过后未必能够霞光满天。
 
王聪聪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笑容,她听了婆婆的劝说,对刘栋网开一面,日常生活上体贴,夫妻生活上主动,场面上给足他面子,刘栋的表现也很配合,王聪聪感觉她又看到了希望。
 
王聪聪和刘栋带着两个孩子,去参加表弟的婚礼,因为她和刘栋是分开坐的,宴席间王聪聪看见刘栋几次接着电话离开,王聪聪想去问个究竟,又碍于情面就没有去问刘栋。
 
晚上刘栋坐在客厅,他没有看电视他在抽烟,整个客厅烟雾缭绕,地下扔的的满是烟头,王聪聪几次都没把他喊起来。
 
王聪聪预感可能有不好的事要发生,她很清楚刘栋不说她永远无法知道。王聪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要让刘栋把事说出来。
 
刘栋说:“我们离婚吧!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可张小雨说她怀上我的孩子,她说如果我不和她结婚,我就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她让她哥找黑道上的人把我做了,二是起诉我强奸她,把我送进监狱。她说她能把前夫送进去,也能把我送进去,能让她的情人死,也有办法叫我死。我不想坐牢也不想死,看在咱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就别逼我了。”
 
王聪聪气疯了,一个电话吧公婆全叫来了,公婆连骂带打把刘栋收拾了一顿。公婆还是不同意王聪聪和刘栋离婚,婆婆劝王聪聪说:“她张小雨再风骚也不敢正大光明的来咱家住,你就守住家,看着这两个孩子过,我们只承认你这一个儿媳妇。那个害人的狐狸精休想进刘家门。”
 
公婆对刘栋说:“这个张小雨乱搞是出了名的,她说怀的是你的孩子你就信了,她说不定跟谁乱搞怀孕了,就你是个大傻瓜。”
 
经婆婆这么一说,刘栋和王聪聪的这才松了一口气,每逢张小雨拿怀孕得事要挟刘栋,刘栋就把母亲说过的话重复一遍,次数多了,张小雨也不纠缠的那么紧了。
 
刘栋和王聪聪情愿这样过下去,但张小雨不同意,她竟然挺着大肚子找上门来,他要求刘栋跟她一起去做亲子鉴定,如果不是刘栋的孩子,她赔礼道歉,赔精神损失费。如果是刘栋的孩子,那刘栋必须跟王聪聪离婚娶她过门。
 
鉴定结果出来了,刘栋一家非常绝望,张小雨怀的正是刘栋的骨肉。张小雨赖在刘栋家撵不走,王聪聪却被逼走了,公婆气的吐血也不管用。王聪聪起诉离婚,但公婆不让她要孩子的扶养权,那个意思是用孩子拖住她不离婚。王聪聪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毅然决然地和刘栋离婚了。
 
 
离婚后王聪聪起先住在娘家,后来因为上班离家远,和哥嫂们住在一起也不方便,她就在县城高中附近,租下两间小小的门面房,在工作之余干起了精品店。
 
刘栋和张小雨的女儿都上幼儿园了,王聪聪说还是孤身一人。有时候刘栋良心发现,也会带着孩子来王聪聪的小店坐坐,王聪聪和刘栋之间恨还在怨也有,但中间有孩子这个纽带,仍有剪不断理还乱,丝丝缕缕的联系。
 
表姐可怜王聪聪,年纪轻轻独守空房,给她介绍一个本村的对象,这个人是李金良,家庭条件很好。因为是大龄产妇,半年前妻子难产去世,留下一个几个月大的男孩。两个人通过接触感觉还可以,没过多久就订婚结婚了。
 
结婚后李金良在家经营大蒜生意,王聪聪边教学边经营她的精品店,李金良多次让王聪聪说把店转让出去,王聪聪都不舍得。李金良特别不满意的是,刘栋和他的两个孩子经常在小店里晃悠。
 
王聪聪怀孕了是个男孩,李金良并没想象中的高兴,他已经有个儿子了,但这还不是真正的原因。其实李金良是对王聪聪起疑心,他怀疑王聪聪怀的是刘栋的种。一直对王聪聪不冷不热的。
 
李金良对王聪聪的态度,一直到孩子出生也没有转变,孩子还没满月,李金良就提出和王聪聪离婚。直到后来王聪聪才知道,张小雨背地里找过李金良,张小雨说,王聪聪的和刘栋一直是夫妻关系,她让李金良防着刘栋,还鼓动李金良把王聪聪的店转出去。
 
也不知道张小雨用了何种手段,李金良竟然全程听她的指挥,李金良和王聪聪离婚了,还带着一个没有满月的儿子。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可她张小雨也是一个人女人啊!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