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来源:未知


        我所深爱着,不过空谷幽兰,旷野烟树,不知死活的永昼,潮落时强颜欢笑的变奏。那些夜不能寐的搁浅,不啻朝生暮死的幸福是否罪孽深重,遍尝红尘冷暖是否为众生之于狡诈岁月的献祭,雨巷里迷濛的倾世温柔是否懂得丁香姑娘郁结于心的哀愁?

        年少轻狂之时,人们似乎都曾流连日暮途穷的岁月,“我们可以食不果腹,可以流离失所,也可以支离破碎,只要你爱我”。待茶蘼具谢,纵如花美眷也难抵似水流年,海誓山盟终成云烟灰。悲欣交集和执迷,尽予江湖夜雨与瑶琴;龟裂的生命缓缓为啮食世界的苍老所剥蚀殆尽,却也安之若素。你我皆过客,注定死去,也注定不会真正死去,终会舍弃紫陌荒芜,与澹然约赴另一方沃土。我们远非岁月的勇者,在绝对的死生面前,仅为待宰的羔羊,想来不禁慨叹掠过韶华而妄谈情爱之沧桑是多么无稽,但那毕竟真切地沉眠于遥不可及的曾经。

        情爱脆如纸薄,且遑论滔澜动荡的湮灭,只那食不果腹与流离失所就足以摧毁看似固若金汤的一切。倘若你在颠沛的生活里泥足深陷,往日的相濡以沫该如何才能绕过相忘于江湖的心碎,怎奢望无恙于大雪封山的未来? 也许,撩人心扉的爱情不值得托付豆蔻年华与华发,可多少无辜的灵魂在命运的纠葛之中丧失了挣脱桎梏的勇气,失意的生命之旅里惟余嗟叹和有始无终的领悟。再也不愿固执地迷醉于感情了,宿醉后的沙哑再也无心执迷杨柳岸与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千万里,应是良辰美景虚设。“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生死相许” ,曾多少次在素色年华里长情,却难以执手流年里所有的波澜不惊。当曦光拂过黑暗,你是否依然信赖鸽的洁白、夜的无感,只是那漫天尘埃再也看不穿瞳孔畔淙淙流淌的无奈。

        诚如慕徽雨所言,他本该一层一层地领悟人生,在每个阶段坦然接受自己应有的境遇与遭逢。如此,波诡云橘的人生绝然无法免去那些青涩的、碎成记忆的词不达意。红尘里的人们永远无法真正与爱情共舞,却更不能弃情爱而枉自嗟呀。也许,适逢其会的追逐不能一次带来永久的幸福,但那必会化为生命的刺青以烛照将至未至的辉途。

        向以为《Titanic》里为爱陨落的劫难是人世间最沧桑的情爱,只因鲜有人能为爱情殉以折翼的生命。及至邂逅《Casablanca》中Rick的酒馆后,始知,争渡于命如蚁贱的岁月定然难以全身而退,动荡的时代里爱情是多么微不足道又多么弥足珍贵,但比情爱更伟大的是信仰。瑞克的反法西斯信仰在最后关头牺牲了他那音讯微渺的爱,却也沉淀了这份不老的刻骨铭心。

        也许,爱情可以盛满孤注一掷的震撼,久别的望眼欲穿,潮水般涌来的悸动难安;却始终无力支起生命的厚重感。溯其源,爱情植根于兽性,旨在寻求肉欲的满足;不拘于此,亦保有一定的神性,孜孜于探寻毫无瑕疵的圣洁之美。因自身难以驯服的兽性,爱情意味着激起一种疯狂的占有欲;又因上苍赐予的神性,试图在这有限的对象身上实现无限的美。这种内在的矛盾造成了多少幻觉和幻觉的破灭,又残忍地在现实里导演了多少聚散悲欢的剧情。在爱情中,兼为肉欲对象和审美对象的某具体异性是目的,而目的的实现便是对这个对象的占有。然而,占有的结果往往为美的淡化甚至是丧失。爱情脱胎于兽性和神性,皈依于人性的弱点,兽欲依然保持着他世袭的领地;值得期许的是,觉醒的神性渐渐地开疆拓土,以俯瞰世界的上帝视角去开启“完美”之神藏。

        凡是走过热恋且必然尝到了它的苦果的人,大约都会痛感“爱情是一种疾病”确为至理名言。患病不受折磨是不可能的,最炽烈的感情总是导致最可怕的毁灭,沿“执迷不悔”之径渐入“索然无味”。爱情氤氲着一种错觉,误以为对美的肉体的占有即是对美的占有,其实,美怎么能被占有呢?美的本性与占有是格格不入的,当你仅仅把异性当作审美对象加以观照,并非因不能占有她而倍觉心酸时,那昭示着你已经超越爱情的天地而融入艺术的境界了。艺术滤净了爱情的肉欲因素,使之完全审美化,从而实现了爱情的自我超越。既然不能通过徒劳的占有之举以成为美的主人,那就诉诸创造吧,赋予没有意义之人生以意义,使九天之上虚无缥缈的美拥有具体的外衣。爱情于天才而言,大抵是美的创造中分娩的阵痛,一切悲剧与本罪的策源地。

        谂知万象之纷扬寂灭,聚散悲欢,终归,数盏闲愁,一壶秋月,强忍笑意与酒,浓转淡。风烟散尽,似是月满西楼,亦恍如卡萨布兰卡,烽火里暧昧的怀旧。我和岁月,将于未然的一切中互相赞美,以瞳孔旁瑟缩的皱纹,慢慢模糊的眼神。生命里,那些瘦弱的暗潮澎湃,漾着落日晚风,背影已远走,在人间……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