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那些年,我留给奶奶的背影

来源:未知


我不太喜欢回头,所以在离开老家的时候,任凭奶奶在台阶上一声声唤着,我也无所动容,提着箱子就匆匆上车,只留给奶奶一个远去的背影。

我记得在走之前,奶奶反反复复叮嘱我说,“你要记得放假了就回来,一定要记得放假回来,阿奶给你做你爱吃的红烧肉,还有鸡爪子。”

那时候,我是那样的肯定,只要一放假,就能回来,甚至是对着奶奶做了承诺,承诺会经常回来看看她;奶奶也信了我的话,她点点头说:“嗯,去了要好好读书,冰箱里的鸡爪什么都给你留着呢。”

她说得很认真,眼睛一眨一眨,就像是一个孩子,对着即将远行的父母一般,眼里流露出那种酸涩而且稚嫩的光,然后她拼了命地往我的包里塞各种各样的零食,直至我的包膨胀得没了形体,她才歇了口气说:“这包太小了,阿奶再给你去拿一个吧。”

我用右手抓住了奶奶的左手,装作泄气的模样,说:“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家里多的是,就带这些好了。”奶奶听了,便不再手忙脚乱地给我塞各种各样的吃食了。

我和奶奶对坐着,屋里的光线很暗,有点儿凉,奶奶双手互抱着看着我,傻傻地笑着,我也莫明地盯着她,好像是我生平,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她的面容。

“阿奶,你咋都这么大年纪了,皮肤还这么好,而且,没有白头发哪。”我打破了片刻的沉静,将身体挪了挪,坐在了奶奶的边上。

“嘿嘿,那是因为阿奶经常干活啊,你忘记了吗,阿奶我还能挑两桶水,还会跑呢!”她说得得意洋洋,就像吹牛一样,把气拉得很长,然后自己在那里傻笑起来。

就这样断断续续,我们聊了好一会儿;而后三哥送我的车到了,在屋外按了按喇叭。

“阿哥来了,你快拿下行李出去吧。”说着,她站了起来,帮我提了一个包,絮絮叨叨地交代着这样,那样的事,提的最多的,无非是下次放假了,再回来住。

走下台阶的时候,我让她留步,任凭她重复刚才的话语,也不回头,上了三哥的车,兜走着把奶奶遗落在车窗外,留给奶奶一个很酷的背影,因为奶奶说,我穿的那件大风衣甩开的时候很帅,而我在上车的时候,特意甩了大风衣给奶奶看。

“这次和阿奶一起住了一个月,没电脑,没朋友的,你会呆得住啊?”三哥用极度怀疑的语气问我。

“我是喜欢那种安静的感觉,关键是,冲着阿奶的手艺,再呆上一个月也愿意。”我一本正经地回答着。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三哥带着象征性的口吻问到。 “一放假就回来啊!。”我十分坚定地回答。

就这样 ,我离开了老屋,带着和奶奶的诺言离开了老家;而且这一走,竟是三年。

这三年,我从初中升到了高中,从一米七长到了一米八,看过了无数人的背影,忙着恋爱,忙着写情书,忙着看女生背后的长发,却忘了,奶奶还在等我回去,等我给她讲关于学校的各种各样的故事。

 

“你阿公死了,你请假回去奔丧吧。”母亲的一通电话,划破了三年后的春天的早晨。

真的没想到,这时隔三年,回去老家的缘由竟然是给爷爷奔丧,而不是看望奶奶。

因为是奔丧,所以并没有以往回家的欢乐,只是也不会过于悲伤,见到奶奶,倒像是老友相逢的感觉,我轻轻摇头,奶奶流着泪,轻轻地点头。

我突然怅然,奶奶背对着我时才发现,她瘦削了好多,白花的衣服,像是架空的一样,她的的皮肤,已经变得粗糙不堪,走起路来,也有点吃力,再不是当年的“老年青”。

丧礼办得有些草率,只是一天的光景,所以忙里忙外的,我没和奶奶说上几句话,直到半夜处理妥当了,准备和父亲离开的时候,才被奶奶低声叫住。

“你不留着过夜吗,这么快就回去?”她有点儿央求,带着哭腔。

“不了,他明天还要开学上课,要连夜赶回去呢。”父亲见我没回答,抢着说。

“还是过一夜吧,房间都收拾好了,回来了,也要过一夜吧?”奶奶继续追着说,这时候她已经走下了台阶,双手搭在了我的腿上。

“阿奶,等我放假了再回来吧,嗯?”我很童稚地摇了摇她的手说。

她没有再多说什么,就站在原地,大堂里是法师在给爷爷做法,大堂外,夜色里,我留给了奶奶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

我坐在车后,回头找寻远去的背影,摸不着,也看不见。

 

两个月后,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说,奶奶住院了;说的时候,他反复强调了,奶奶的日子可能不长了,心脏病随时都可能把她带到爷爷那边去,住院前的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伯母发现得早,可能已经不在了。

我匆匆忙忙,赶到了医院,刚进病房的那一会,她侧着身子打着点滴,留着一个薄薄的背对着我,那背影,憔悴了许多,像是几根木棍,架在病服里,一动不动。

“阿奶,是颍来了。”二哥见我进来,拍了拍阿奶的肩膀。

阿奶转过了身子,平躺着,侧过了头,看着我,半天挤出一句话,“你来啦。”

我突然觉得好悲,根本不敢相信,那个记忆里还活蹦乱跳像个孩子似的奶奶,竟然变成 了这般模样——她面色憔悴,皮肤起皱,完完全全不像她了,当初的“青春老太”,已经变成了一个现实版的老太了。

“今天没上课啊?”奶奶轻轻地问。

“今天周末。”我轻轻地回答。

简单的几句话后,她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我将耳机塞进了她的耳朵里,给她播放她喜欢的那几首歌曲;渐渐地,她睡着了,像个孩子一样,流着口水。

我走的时候,她还没醒,而我的背影,也不再有人注视。

这年暑假,我取消了和朋友出游的约定,简单地收拾后,上街市里买了点吃食,水果,便踏上了回乡的路。

我憧憬着能够再吃上一口奶奶做的饭菜,一路上,都想着那记忆中的味道,奶奶答应我的,放假回去,她一定给我做我最爱吃的那几道菜。

到家了,进屋的时候,奶奶一个人躺在床上,那间屋子还是那么凉爽,那么昏暗。

见我出现在屋里,奶奶一下子坐了起来,伸出双手握住了我,把我扯到了床边,一点都不像母亲口中说的没了气力的模样。

“什么时候回来的?”“是不是变瘦了?”“我感觉你变帅了,变高了,”“有没有谈恋爱现在?”“你妈妈呢?”诸如此类的问题,奶奶问了一堆,而我就像哄小孩那样,一点一点地回答着。

等到彼此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奶奶缓缓的爬了起来,略带颤巍地站直了身子,然后她转过身,走到了橱柜前, 卖力地蹲下了身子,从最底下的柜子里,拿出了些吃的,她蹲下的背影,竟和当初没有两样,很是亲切。

“来,这是你姑姑买的牛奶,这是大伯给买的谷物饮料,还有这个,阿哥给买的••••••你先吃吃看,很好吃的。”她把所有看似适合我吃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摆在了我的面前;我婉拒着,她却毫不客气地打开了牛奶,直接往我嘴里送,然后她打开了所有的包装,生怕我不吃,还盯着我,看我一点点吃着,然后她灿烂地笑着。

我们彼此沉默了很久,早前陪我来的父亲在这种沉默中走进了屋里 。

“让颍留下来吃饭吧,我去做饭,你也留下来吃。”奶奶对着父亲说。

我正高兴着,可以吃上梦寐已久的饭菜了;可是谁知,父亲很严肃地对着奶奶说,“你自己都不会自理了,还做什么饭,好好休息,不要太操劳。”

说罢,父亲看了看我,眼里满是严肃。

我明白父亲的意思,就和奶奶说了几句照顾好自己的话,和父亲走了出去。

奶奶也跟了出来,站在堂前,看着我和父亲上车,这次,她再没有叮嘱很多。

我背过了她,还是没有回头,只留给她一个,仓促的背影。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