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异乡人的灵魂摆渡》

来源:未知


空旷的大街上人影逐渐稀疏,昔日的繁华景象也尽化为死寂,举目四望,唯余绚烂多彩的灯火仿佛还在极力地证明着这是座发达的城市。魔都上海,不可一世的辉煌湮没在大年夜里,完全地沉睡了下去,而漂泊的异乡人还在孤独的望着远方的天空。

站口停伫,中心大厦擎天而立,幻影沉浮的云端飘散如烟,楼体通亮,方圆皆明,这座举世闻名的建筑似乎在用灯光来宣誓对这座城市的侵占。余光昏处,来往的人似乎无视这充满挑衅的奇景,匆忙奔向地铁消失的尽头。暗黄的灯光下,他们之间有人的神采飞扬,欢声笑语,有的人却是眉头紧皱,低头叹息,亦或面无表情,疾驰而去,留给繁华一个冷漠的背影。作为背包天涯的远行人,无论是哪般模样,这座城市都承载了他们的灵魂太多,而他们都是这座城市里的追梦人。

何不跨浦江,不负少年郎。

最初的他们满怀憧憬,离乡远亲,小心翼翼地将理想安放在人潮拥挤的车流中。时岁变迁,这座城市总是以它最傲人的姿态张牙舞爪着。他们昼夜不息,奋力地追寻着变幻符号,试图融入这个城市。多少日夜,数不尽的心酸,无处可话的凄凉,他们咬牙挺住,时刻紧绷着心弦,因为一松口,便宛如风沙般失去了根基,被吞没在魔都的洪流之中。

快节奏的城市生活里,灯红酒绿的诱惑在一步步进攻着他们的内心防守,而无终日的辛劳工作也在逐渐地侵蚀着最初的梦想。

绝望,是一个不雅的词藻,却也是一个不俗的造化。

行步匆匆的行人,闯荡世界的异乡人,每个人都必先经历了绝望的旅途,饱经风霜,满目无助,而后云开月明,虽匆匆而行,但步伐却是异常的坚定。

地铁上,部分漂泊的离人踏上了还乡的征程。

他,满面沧桑,提着大小包裹,瘦弱的身躯在疲倦的灯光下显得有些佝偻,双鬓半白,岁纹丛生。日日夜夜,他在这座城市打拼了半载,如今还家,满载思念和希望。

他,衣着整洁,三十而立,一手扶着行李箱一手告知家人归还佳书。满是笑意,眼角弯成了一条河,河的这边是思念的家人,是青年的壮志,河的那边是劳苦的昼夜,是磨平的棱角。

他们,一对相依而息的情侣。浪漫的约定,执手相伴以度童话般生活的诺言,几经摧残,他们的脸上有疑惑,有叹息,亦有对明天的期待。

还有她,她们,以及无数在这座城市苦苦追寻的人。

 

我无言,抑或因不知与谁言而不知所言。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中国的古老传统一向如此,流离半生的苍白,跨越了千百年的思念,一旦得到节日的灌溉,便会不可抑制的生根、发芽。城市语言,城市风情,城市追求,却唯独少了城市回忆。四周繁华灯火,却索然无味,极目远眺,暗黑的夜不曾有过回响,独留下漂泊在外的异乡人感悟充满喧嚣的孤独。

大美何美,大美凄美。

当万物沉寂,心跳肆无忌惮地霸占着节奏,意念此刻变得格外的清晰,灵魂的包装也拆散殆尽,在凄绝的边缘,有痴醉的人在唱唯美的诗。

如果说孤寂是一首绝唱,今夜注定欢歌似梦;如果把独享作为一种诗殇,此刻应是遗世无双。

出站,又停驻。

天远处一弯月格外的明亮,月色的柔光中,我看到了一颗灵魂正在缓缓升起。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