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尘封的小爱情

来源:未知


每次周末,心里总是很雀跃,就像小孩子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糖果,抱在怀里想着怎么吃它。

周末:想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起床后自制一顿简易的三明治,听着音乐在阳光的亲吻下洗衣、扫地,然后拿起一把椅子、一本书,捧一杯红茶去阳台懒懒的晒太阳,在夕阳下,打打球,体验一下那大汗淋漓。。。

冬日的周末,若有一辆自行车,便可插着耳机听起静静的音乐,围起长长的围巾,骑车逃出一片嘈杂与繁忙,在花都湖干净的马路,湿湿的绿林中潇洒、晃荡。。。

冬日的周末,一个人在宿舍未免有些凄惨、冷清。。。

未毕业时,以为自己是翅膀丰满的雄鹰,从北方飞到南方后,会闯出一片天地,会和他一块努力,会有个平稳的生活,但现在才发现,我顶多就是个刚破壳的雏鸟而已,真是想多了。

阳光正好,也可谓春暖花开的季节,面向骄阳,想寻着心路往前走。。。

某种机缘的指引,我走进了一条很安静的河边街道。河岸建有长亭,周围的竹子肆意的长着,颇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韵味。我一路漫步,走过小酒吧、瑜伽馆、茶馆,在街道的尾端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画室。整条街就像书法大师的杰作,直直的一笔下来,结尾处突然的提笔,惊喜与变化全在街道的末端了。

玻璃的橱窗让画室的艺术之美,尽情的显露。。。

进门,大厅中央挂着一幅画,蓝色调子的芭蕾舞女孩。画中的女孩双腿并拢,轻轻的跪在地上,手臂如羽翼,指尖轻扶着地面,仰头嘴角轻轻浮动,似乎她就要摆动白色芭蕾舞裙,翩翩起舞了。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画室的白色灯光正好打在这幅画上,让芭蕾女孩晶莹剔透。画像位于大厅的中央,或许主人对自己的这幅作品很满意,又或许这个芭蕾舞女孩对画室主人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吧!

左边墙壁上是一副田园油画:远处的重重群山在白色的雾里,若隐若现,近处盛开着大片粉色桃花。。。好一副归隐的桃园图!

主人也很喜欢陶子,羡慕古人归隐田园的生活!

大厅有沙发和茶具,可以想象是主人会客的地方,又或许是与挚友一起品茶的地方。

往画室里面走,一幅初春的白杨林,摄住了我的眼睛。春融化了冬的冷酷,雪水化成了一条条小溪,滋养着刚刚复苏的白杨林,林子深处隐隐约约的有几个人的身影。感动悄然涌出,画里是春暖花开,希望复苏的迹象,生命的坚强总能给你感动。那几个人影呢?是朋友?亲人?总归是种怀念、是种孤寂!

画室到处都散发着“竹林七贤”的儒雅与淡泊!

现在,我已经成了画室的常客,和他们一起在画室里消遣周末的时光,很愉快,也很幸福。画室的主人年龄稍长,微微发福的身材,总是一副市井之人的打扮,一辆自行车便是他的交通工具。他身上同时呈现着凡夫俗子的平静与漂泊流浪的孤寂。。。

他刚毕业时,做过设计,因为太累,所以放弃了,成了现在的职业画家。他有他的画风,不为市场需求而改变自己的作品,即使他大笔一挥,随便的画上几副抽象画就可以换一辆四轮的交通工具,他也不愿违心画画。就像陶渊明不愿为一斗米折腰一样。。。

有次,去主人的家里玩,在一间堆满杂物的房中,无意地看到了他和一个女生的照片:照片中的男生穿着灰色衬衫,拥有干净明亮的笑容,女生长发飘飘,白净的脸上挂着满满的幸福,那时的他们大概刚二十出头吧。

杂物堆中有好多舞曲磁盘、获奖证书。按捺不住好奇心,我轻轻拂去尘土,打开红皮的证书:是某女生参与台湾某肚皮舞比赛的冠军证书。。。。。。

岁月与现实将这些杂物尘封在了主人的记忆深处,有某种情愫瞬间打动了我的心:或许那个时候的他与她同样的优秀,是学校的佼佼者,对未来充满着幻想与希望。

毕业后,才发现:他的优秀无几人欣赏,她的美丽却没有舞台展现,爱情开始在油盐酱醋面前变得脆弱。直到有一天,美丽的她终于无法忍受,丢下了这些东西,离开了。。。

如今,他有了小小的功名,安逸的生活,却丢了她。思念成灾,转辗难眠,于是他将他的女孩画在了布上,挂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或许他相信她终有一天会回来吧!

看着那副画,觉得很心酸,总感觉有个年轻的呐喊被周围的环境湮没了:回来吧,我的爱人。。。

爱的呼喊在现实面前太过无力,每年都有这样的故事发生,每个城市都有这样的故事发生,这样的故事太过平凡,这样的故事只不过是周末的小插曲!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