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跑掉的新媳妇儿

来源:未知

“哎,你知道不,村西头二青家新娶的媳妇不见了!”

“知道!这事还能不知道,这刚办的喜事,还不出三个月,媳妇就跑了,真是倒霉!”

这些日子,正是农闲,邻里巴舍最爱凑在一起唠嗑,而二青家的事,已经被念叨了七天了。

1、

七天前。

吃过早饭,二青要去地里看看麦子的长势,寻思着要不要浇二茬水,临出门前,新婚妻子小叶让他去完地里,再去镇上买点肉,中午给他包饺子。

二青答应得痛快,小叶现在让他干啥他都乐意,新婚刚俩月,二青觉得日子过得跟蜜里调油一样,就想着夜里时间能长些,再长些。

小叶是个漂亮姑娘,柳叶眉,丹凤眼,直鼻梁,樱桃小嘴一点点。眼睛看着你时,像能把你魂勾走似的,水汪汪的,那么好看。

再看二青,普普通通的农家小子,样子顶多算过得去,若非要挑个优点,就是憨厚老实,身子也壮实。

当时,姨姥给他介绍小叶做对象时,二青还不相信,他是认识小叶的。上初中那会儿,他们同校,后来二青辍学出去打工,小叶一直上到了高中呢。对于二青来说,小叶是有文化的女孩儿,人家能看上他?

所以,当小叶同意跟二青处对象时,二青简直喜出望外,激动万分。

既然双方都满意,定亲的一系列程序就自然而然地走得快了。秋天里,婚事就定了下来,日子定在了年根儿底下,正好可以娶了新人,热热闹闹过个新年。

二青看电视里城里人的婚礼都有气球、礼花之类渲染气氛的小玩意儿,就想自己办婚礼时也用上,热闹又洋气。镇上的东西他没看上,就骑了摩托车去了县里一趟。

从批发市场买完东西出来,二青戴上头盔打算回家,眼角余光看到个女孩儿,挺像小叶。他把头盔拿下来打算看个仔细。他看见人群里一个女孩儿从一辆崭新的汽车上下来,从另一个门走进了批发市场,背影确实像小叶。

二青听姨姥说过,小叶有个亲戚在县里做生意,她回村子待嫁之前,都在亲戚那里帮忙。二青想估计小叶也来县里办事了。

婚礼那天,二青打扮得非常神气。知道二青娶了个漂亮媳妇儿,全村的年轻人都凑在二青家来看热闹,就连王江都回来了。

王江是二青没出五服的堂哥,头些年跟着工程队出去打工,现在自己成了包工头,去了绵市,挣了不少钱,就把家安在县城里,一年到头回不来两趟。

“小二,行啊你!那么水灵的女人被你娶到家里,晚上被窝里偷着乐去吧!”王江揽着二青的肩膀,打趣他!

二青憨憨地笑:“哥,一会儿多喝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晚上咱哥们儿弟兄还要聚一聚!”。

“晚上你还是留着力气洞房吧!”王江咧嘴笑着,“哥哥晚上还有个局,就不聚了,有机会来绵市找哥,哥带你去开眼界!”

又说了会子话儿,王江就要走,一群人跟着送出来,直到把他送上车。二青摸着王江临走前塞给他的信封,厚厚的一个大红包,他看着汽车扬起的沙尘,心想有钱就是好!

晚上等人都散了的时候,二青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他看着坐在床上羞答答的小叶,觉得自己像踩在云端一样,心里一荡一荡的,荡着荡着他就忍不住抱住了小叶。

小叶的身体真软啊,小叶的嘴唇真甜啊,他就像一条小船在小叶这片大海上飘荡,摇摇晃晃,仿佛一直到不了岸,二青也不想靠岸。

2.

二青从镇上买了肉回来,想着小叶剁肉馅挺辛苦,他还让卖肉的把馅给绞好。

家里却没有小叶,二青开始以为她有什么事出去了,可是等到下午两点了还是不见回来。二青饥肠辘辘,见锅里还有烙饼,就夹着大葱吃了两张。他想难道娘家有事,小叶回娘家了?他骑着摩托车沿着村间小路往小叶家走,走得很慢,生怕错过了!然而,小叶并没回娘家!

天黑下来,二青坐在刚新婚不久的床上,突然就想起了那些个晚上跟小叶睡在上面的场景,他颓然地倒在床上,后背一片冰凉。

小叶没有手机,或者说王二并不知道她有没有手机,她不说,所以他以为她没有。他还想,城里女孩儿都有那种能拍照的手机,等秋后卖了收成,给小叶也买一台。

现在,他和小叶彻底失去了联系,他一点线索都没有。突然,他想起曾经在县里批发市场看到的女孩背影,他坐起来,想起小叶曾经在一辆汽车上下来,那辆汽车,好像在哪见过?

哦,对,就是王江回来参加他婚礼时开的那辆,当时他心里就嘀咕,这车怎么那么眼熟。他又想起,王江那天连新娘都没见过,就匆匆忙忙走了,他怎么知道娶的是那么水灵的媳妇儿?

二青越想,身子颤抖得越厉害,他恍惚记得新婚第二天早上,他并没看见床上有什么异样。

他腾地站起身,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眼睛慢慢红了起来,像充了血。

第二天早起,他骑着摩托车来到县里王江家。王江的老婆回了娘家,家里只有他自己。

王江打开门看见二青,既惊讶又高兴,忙把二青拽进屋。可还没等王江说什么,二青一拳头就打在王江脸上,把王江打愣了。

二青又一拳捶在王江的胸膛上,等第三拳就要招呼到王江脸上时,王江抓住了二青的手,怒到:“小二,你疯啦!”

二青急红了眼,指着王江:“你是不是觉得有钱特别了不起啊!我是个孤儿,打小把你当亲哥,枉我那么敬重你,你…你…你都干了什么?”

王江一愣,随即又紧张地对二青说:“小二,你都知道啦?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哥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有你这么为我好的吗?说,你把小叶弄哪去了?”王二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声质问王江。

“我把小叶弄哪去了?她是你媳妇儿,你问我,我问谁去啊!”王江也急了。

“小叶跑了!我找不着她!她跟我的时候,已经不是黄花闺女,说,是不是你干的,你这个畜生!”二青口不择言,破口大骂!

王江气急,一个耳光抽在二青脸上,二青呼哧呼哧直喘粗气,情绪倒是渐渐稳定下来,打小王江就护着他,这还是第一次打他,二青不敢喊叫了。

王江稳定了一下情绪,拽着二青坐在沙发上,这才把他跟小叶的事情都告诉了二青。

3.

王江是在绵市承包工程的时候认识小叶的。

当时王江的甲方程老板经常跟王江在一起喝酒,有几次,小叶也跟着一起去。程老板已经四十了,小叶一看就是给人家做了情人。

起初王江并没注意小叶,做生意这些年,这种事他看多了,有钱人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找个小姑娘,再弄个彩旗飘飘。

后来一次酒桌上,小叶漏了一句方言,王江就问她家是哪的?小叶没说话,程老板告诉王江,小叶是离县的。王江心里就留了意,离县正是他老家啊。

接触得多了,小叶跟王江也渐渐熟悉起来,王江这才知道,原来小叶是被亲戚给骗了。

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的小叶在县里给亲戚打工,亲戚是做建筑材料的,程老板当时是他的大客户。有一次程老板去进货,一眼相中了水灵又纯洁的小叶,就跟亲戚提了下。

为了留住大客户,亲戚就对小叶说,程老板看中她了,想娶她!小叶觉得程老板都快四十了,肯定有妻有子的,就不同意。

亲戚说程老板这些年净忙生意了,把人生大事都给耽误了。现在事业有成,就差红袖添香了,正好你们有缘,人家对你一见钟情,小叶,你有福气啊!

小叶半信半疑地应付着程老板,后来见程老板确实对她特别好,虽然快四十了,却一点都不显老,气质又很儒雅,慢慢地,小叶也就陷了进去。

等她跟着程老板到了绵市,才知道真相。发觉被骗后,她哭也哭过,闹也闹过,可是都已经睡过了,她也没脸再回去了,就这么着,晃荡了好几年。

王江是有次回老家,才知道小叶回了老家,还被相给了二青的。那时候程老板的项目已经完工,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小叶了。

一开始听说这事,王江心里就一咯噔。说实话,他打心眼里不愿意这门亲事,二青是跟他屁股后面长大的,跟亲弟弟没两样,他想让他找个老实忠厚、能过日子、能疼人的媳妇儿,再说,小叶那些过往,能了结得清楚吗?

二青在批发市场见到小叶那次,她确实是跟王江在一起,是王江主动去找的她。王江话里话外地点着小叶,希望她是真心想跟二青过日子,能真心待二青好!

小叶沉默半晌,说:“我已经跟程林(程老板)彻底断了,我只想以后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二青很好,对我也好,我会对他好的!”

王江这才放下心来,并给小叶说,结婚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他,他就是她和二青的亲哥!

4.

此时的二青已经哭得像个孩子,他低着头,呜呜的声音回响在客厅里。

王江叹了口气,或许他还是太相信小叶了,小叶为什么要跑掉,她又跑到哪里去了呢?

村子里的议论结束在春耕里,二青把庄稼收拾利索后,就跟着王江去了绵市干工程,用王江的话说,去大城市开开眼。

二青知道,自己之所以跟着王江来绵市,其实还是想着找一找小叶的。王江也知道。

王江带着二青去了几个工地,装作无意地打探着程老板的信息,他们都觉得小叶如果来了绵市,应该会去找程林。

王江也给程林打过几次电话,旁敲侧击问过小叶,程林说,她走了!

王江劝二青算了吧,她不想让你找着,你这又何苦呢!

后来,二青也想,算了吧,她不想让我找着,我又何苦呢!

5.

秋天收庄稼的时候,二青回到村子,远远地却看见自家屋顶炊烟袅袅。

他疾步往家里赶,然后跑起来,越跑越快,像跳跃在森林里的鹿,轻盈而又迅疾。

他看见小叶坐在院子里,堂屋的灶台里传出一阵阵香气。

阳光洒在小叶隆起的肚子上,美好而圣洁。

二青走进她,她抿着嘴瞅着他。

良久,小叶说:“我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我又怕……”她顿了顿,“我怕不是你的!所以我背着你去医院做了检查!我做了鉴定,这孩子是你的!”小叶抬起头,目光澄澈。

“孩子检查状况不太好,我又住院保了胎,这才回来晚了,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小叶话没有说完,二青就搂住了她,“我信!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就好!”

二青不想去管那些前尘旧事了。他喜欢小叶,想跟她过一辈子,只要她肯回来,他就想照顾她一辈子,再也不让她受苦!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