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管一株桃树要爱情

来源:未知

一天,她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坡上散步,看到了一株小树苗,小树苗枝疏叶稀,却不知怎么就硬硬地戳到了她心里的一角。她在小树苗下坐下来,仰起天真的笑脸唤道:“你是一棵什么树啊?苹果树吗?我最喜欢吃苹果了,你结苹果给我吃好不好?”

小树苗看到这意外的不速之客,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就莫明地一暖,轻柔地叹气道:“我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是一棵什么树,能不能结出果子来都不一定,更不用说是你喜欢吃的苹果了。”

她听了,稍稍有点失落,转瞬却又霸道地说:“不,我就要你是一棵苹果树,你怎么可以不是一棵苹果树呢?既然我喜欢吃的是苹果,你就得是一棵苹果树。你一定得结苹果给我吃,好不好嘛?”带着娇嗔她去拥抱这株小树,小树被她抱得暖暖的,寂寞了那么久,这个女孩子的意外到来让他感觉到久违的愉悦,他不由带了点纵容的语气问:“你多大了?”

她甩甩头笑道:“怎么,你干嘛问人家年龄?我很老吗?”

小树笑道:“你呀,看上去也就才十岁,如果十岁就老了,那全世界不都是老人了。”

她轻笑道:“人家都十六了好不好?早不是小孩子了。”在小树面前,不知为什么她特意把年龄减低了两岁,十八,是一个成人的年龄,她有些抵触,她还不想这么快就被人家视为成人,尤其是他面前,何况,她本来就有些稚气,说心理年龄才十岁也不为过。

小树调侃道:“大姑娘,你一个人跑这儿来干嘛?”他本来想加上一句,“不留在家里思春,到处瞎逛啥?”然而,他是一棵内敛的树,这种轻薄的话只能在心里想一想罢了,尽管,他心里其实是很想逗她一逗的。

她的脸却罩上了一层轻愁,叹道:“我心里有些烦。”烦的话音还没落下来,她就又转睇为笑道:“见到你,早就不烦了。以后我天天来好不好?”

小树道:“我是一棵树哦,你来不来,我怎么能管得了?”但他心里的话是这样的:你不来,我再想你,也没法去找你,我是一棵树啊,一棵树的想念也只能是静默的。

她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叫道:“我得赶紧回去了,天太晚了,我明天再来找你好不好?你要等我啊。”说完不及他回答,她就跑掉了。

他看到她在暮色中消失的身影,叹道:“我是一棵树啊,除了等你,我又能到哪里去?”

第二天,她又来了。她拥着小树问:“你,就是问你呢,你有没有想我,你想不想我来找你?”

微风轻轻地吹过,小树的枝叶摇曳,好像在说:“想啊,想啊。”但小树张嘴说道:“没想哦,你这样跑出来,家里人不管你吗?”

她不答,轻笑道:“我给你讲故事听,好不好?”也不等他回答,她就絮絮地说起自己遇到的那些事,不知为什么,当年遭遇有些事,她的心是蛮痛的,但在给他讲述的过程中,在他静默的倾听中,那些伤口似乎就渐渐被抚平了。

第三天,她又来了,这次,她不讲自己了,她要他讲他自己。他笑道:“一棵树有什么好讲的?”她不满道:“一棵树比一个人的痛楚更沉重更阔大好不好?”的确,一棵树有一棵树的故事,因为静默了太久,一棵树的故事比一个人的故事更长,他斟酌着,往事却在他的斟酌中偷偷漏了出来,落在了她的掌心。

第四天,第五天,她都来了。有时候,她喋喋不休地说很多,有时候,她也会跟他一样静默,有时候,她就倚在小树身上打个盹儿,一觉醒来,有鸟鸣有花香。

第六天,她没来,他等了很久,她还是没来,他以为她被什么事绊住了,等等还是不来,也就释然了。

第七天,她来了,一来没等他问她昨天为什么没来,她就怒气冲冲地问:“我昨天没来哦,你为什么不问?”他不解道:“问什么?”“就问我为什么没来啊?”他看着她生气的脸觉得好笑,又有点心疼,迁就道:“你为什么没来啊?”这时的她已经没有怒气了,却还佯怒道:“我为什么没来?我为什么不来?我为什么要来?谁规定必须是我来,而不是你去啊?你为什么不去看我啊?我一整天都想来,什么事也做不成,除了想来你这儿,我哪儿也不想去,除了想跟你说话,我什么也不想做。你为什么就可以这样待我?你……”说着,她哭了,眼泪一串串滑落下来,像晶莹的珍珠。他伸出自己的枝叶去给她擦拭,没想到,那些眼泪是有温度的,烫得他全身一抽一抽的,但他把这种痛隐藏起来,只轻声出语安慰道:“我是一棵树啊…..”

她不哭了,眨眼又娇媚地笑道:“是啊,你是一棵树啊,你又不会走路,但你是我最喜欢的苹果树啊,你会结苹果给我吃啊。好长时间没下雨了,我明天带桶水来吧?”

小树赶紧阻止道:“不用,真的不用,那么远,多累啊。”

第二天,她果然拎着一桶水来,累得整张脸红彤彤的,像苹果。她把水给他浇好,很得意地说:“我对你好吧?你瞧,为了这桶水,我的手都起泡了。”她伸开手,果然,还不是一个泡,是三个泡,其中一个泡都破了,流出水了。他伸出自己的枝叶去拉她的手,抚摸着说:“不要再拎水来,其实我并不需要,天越旱,我的根越往深处扎,我也可以长得越粗壮,你要带水来,我的根就会留在浅表,风一来,我就会变得很危险。”

她惶急地去抱他,仿佛风已经来了,而他就要消失了。一迭声地问:“真的吗?是真的吗?那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他轻声安慰说:“我没事啊,我现在还好好的啊,我只是说有那种可能罢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用带水来,你只要陪着我就好了。”

是的,她陪着他,就这样,度过了春天,夏天,秋天,冬天。接下来,还有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有一天,她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大声嚷嚷道:“喂,喂,人家别的树都开花了呀,你怎么还是一点动静没有?”

小树瞅了瞅自己的枝条,比以前粗了些,壮了些,关于花的梦他也是已经做过千遍万遍,但花的讯息还是没有到来。他掩饰起自己的心思,故作镇静地说:“有的树开花早,有的树开花晚,有的树一辈子都不会开花的。”

她略略带了点失落,只固执地说:“可是,你是一棵苹果树啊,你应该开花了呀。”未及他回答,转念她又笑嘻嘻地说:“哎呀,我着什么急呀,你今天不开花,明天也是会开的呀,你今年不开花,明年也是会开的呀。”

小树带了点紧张地问她:“你看到有树开花了?在哪里?是你喜欢的苹果花?”

她点点头,却又摇摇头,说:“我其实并不认得苹果花,但等到长出苹果来,我却会认得那是不是苹果。我其实也并希望那是棵苹果树,我只想你结苹果给我吃。”

小树又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你说的那棵已经开花的树,他在哪呀?”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就在我家的院子里,我还以为那是一株不能开花的树呢。我一直没有留意过它,没想到它竟然还会开花哦。”

小树黯然道:“他可能就是一株苹果树,你再也不用跑这么远了,在自家的院子里就可以吃到自己最喜欢吃的苹果。”

她嗔怪道:“你胡说什么呀,我是喜欢吃苹果,但我最喜欢吃的苹果是你专门结给我吃的呀,你可不许偷懒,快点好好长哦,就算今年不开花,明年结出的苹果会更大更圆。好甜呢,我都感觉到了。”

小树张了张口,但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没说出来的话是,他埋在地下的根遇到了一块巨石,他把所有的力气都用来伸展探索巨石的边缘,他的根被巨石磨得血肉模糊,他今年是肯定没有办法开花了,明年恐怕也是没有办法开花的。

她尽管不知道他遇到了困境,还是拥着他,切切地承诺一般地喃喃说道:“你一定可以开出最美的花,结出最好吃的苹果,我有的是耐心哦,我一定会等到的。”

下一年,小树早就变成大树了,但还是没有开花。她还是经常来,说一些他喜欢听的她的事,但是,他没问,她也就没说,其实她不知道他是不敢问,她院子里的去年开花的那棵树竟然真的是苹果树,头年开花头年结果,苹果就又大又圆又好吃。摘下来的苹果母亲小心窖藏着竟然陆续吃了一年,吃到今年繁花满枝头。

她喜欢依偎在他的树干下,他喜欢用自己的枝叶环抱着她,给她一树的清凉。这时候,她就会有一个错觉,觉得她跟他这样子,已经过了千年万年,已经地老天荒,就这样一直偎着他,她也许可以不再想吃苹果。而她不知道的是,每当这个时候,他想的是一定要积攒更多的力量,尽早开出一树花结出一树苹果来回报她这些年的等待与温暖。

九年了,又是一个春天。一棵树的春天比人的春天来得更早一些,他悄悄地酝酿了无数的小花苞,把它们藏在枝桠的皮底下,等着她来的时候,绽放给她看。她来了,一个怀着爱情小心思的女人比别的人的眼光也更敏锐一些,那些小花苞藏得那样好,还是被她发现了。她惊喜交加地叫道:“你要开花了啊,这么多,这么多的花啊!”

她旋转在树下,看着她欣喜若狂的娇俏模样,他不由地顾不上还凛冽的寒意就让那些花苞探出头来,跟他一起看她的舞步。她灿然地叫道:“我从来不知道苹果花可以开得这样早啊!”

他也注意到自己的花蕊格外红艳,必是九年的心事再也压抑不住,崩染上了生命的鲜血。

那天,她留恋在树下,迟迟不肯离去,暮霭把山坡罩上了一层玫瑰般的轻雾,哦,玫瑰般的心事终于在这样一个春天早早开放了。

罔顾早春的寒意与反复,山坡上的这棵树一天又一天地把自己的花朵往大里开,往盛里开,为了让她看到更美的自己,他吐精扬华。她也一天又一天地流连在树下,像只花蝴蝶翩迁着喜悦。

然而,又一个清晨,她从薄雾中走来,却没有往日的雀跃,她死死地盯着树上这些美丽的艳红花朵,久久不语。他的心情随着她的表情起伏不已,他终于还是耐不住这无声的压迫,轻声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她不语。但慢慢地泪盈于睫。良久,她梨花带雨地问他:“你这是苹果花吗?怎么可以这么红?怎么可以开得这么早?”他几乎要愤怒了,九年了,九年来他第一次开花,这还算早吗?等待了那么久的一个早?每朵花都带着他九年的心事啊,他还嫌它们不够红,不能完整地传达自己的心意呢?她怎么可以问他为什么这样红?然而,他没有发怒,他怎么舍得向她发怒,就在他打算温言抚慰她时,他的心突然完全被恐惧攫住,没有预警地向深渊跌落。是的,他的花怎么可以这样红?他的花怎么可以开得这样早?那个答案呼之欲出,它就在他和她的嘴边,但他和她都不说出它。

第二天,这棵树的花已开到极盛,美得不像人间的景。然而,这样美的花,她没有来看。他只有在这个荒凉的山坡上把自己的美怒放给自己看。桃花灼灼,灼痛了一棵树的心。

就在山坡上那棵树在怒放着等她的时候,她正坐在自家院子的那树苹果树下,春深了,嫩白的苹果花已经开始结成花苞。她把自己埋在两只胳膊里,嚎啕大哭。那是一棵沉默的苹果树,从来不肯说话,只每年向她奉献自己甜美的果实,这时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哭声,终于开口道:“别哭了,这世上,没有人没有事值得你这样哭泣。”她听到他的安慰,哭得更凶,在心里,她狂喊道:“不,他是值得的,他值得我这样痛哭不已。”

他再见到她时,她瘦了一圈,而他的那些美不胜收的花早已落了一地,花落的地方结着小小的涩涩的果实。她盯着那些果实,终是苦笑道:“你果然是一株桃树。”

他艰涩地开口道:“桃子也挺好呀,桃子的营养也挺大的……”

她两肩发抖,颤抖着后退两步,转身逃了开去。风把她的声音带给了他,裹满了的痛楚,“不,不,我要的是苹果,不是桃子。”

这株桃树的桃子在寂寞中一天天长大,九年前,当他还是一棵小树苗时,他是孤独的,但并不觉得寂寞。九年了,她带走了他的孤独,却不知道,她在他心底植下了寂寞,而今,她离开了,寂寞在他心里长成了参天大树。

因为他心里很苦,他的果实变得很甜,哪怕这是一处非常非常荒凉的山坡,也还是有人发现了他。于是,就有人来品尝他的果实,赞不绝口。

一天,又有人来摘他的果实,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甜的桃子呢?”他垂着头,一树静默。然而,他苦涩的心里突然荡开一圈涟漪,他急急地抬头,果然,是她来了。她冷冷地瞅着他,很大声地说:“这是我的桃树,谁也不准碰他!”先前吃桃的人都散了。只剩他和她静默相对。

他在心里说:“你来尝尝看,桃子并不比苹果差的,他们都说我的桃子很甜的。”然而,他的嘴巴张开了又合上,他说不出口,有那么点残存的自尊让他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她只是那么冷冷地瞅着他,也不说话,良久,两眼突然崩射出泪花,她哭叫着拍打他:“谁让你让他们吃你的果实的,谁准你这么做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待我?!”他伸出枝叶揽她入怀,枝枝叶叶都在擅抖,他试着去擦她的泪。她却挥手挡开它们,崩溃地哭喊道:“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来吃你的果实?!”

他艰难地开口说:“我只是一棵树…….”

她大叫道:“不,你根本不是一棵树,你是一棵桃树!”

他静默良久,终开口说:“是,我是一棵桃树。”

她再度大叫道:“你怎么可以是一棵桃树!你为什么要是一棵桃树!”

他伸出自己的枝叶,抚摸她,希望这样可以让她安静下来,谁知,她仿佛怕它们似的,尖叫着跳远了一些,恨恨地瞅着他。他只好放缓语气,把委屈与失落悉数咽下后,缓缓说:“那么,你要我怎么办?”

她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里源源不断地滑落出来,呜咽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是一棵桃树呢?”

他涩声道:“你只是想吃苹果吗?既然你已经有了一棵苹果树,你为什么还要再要一棵苹果树?”

她惊讶地抬起泪脸,又后退了两步,“你,你怎么知道那是一棵苹果树?”

他苦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如果他不是一棵苹果树,你早就告诉我了,既然你再没提过,那肯定是一棵苹果树了,还会是一棵果实很好的苹果树。”

她更吃惊了,不解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他继续苦笑道:“你要我说什么?先前我只知道自己是一棵树,后来,你来了,你想要我是一棵苹果树,我于是一心一意只想做一棵苹果树。然而,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我是一棵桃树。”

她也苦笑道:“好,那全然是我错了,是我用了九年的时间在管一棵桃树要一只苹果。我可以再用九年,或者更多的时间去忘掉你,时间如果不能让你忘记不该遗忘的,那么时光还能有什么用。”她说着,毅然转身,很快就跑下了山坡。他想叫住她,但喉咙里突然发不出声音,他想拉住她,但他再努力,树枝也长不那么长。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那样绝望地跑掉了。

他的桃子越长越大,就要成熟了。有更多的人来摘他的桃子,他想,既然他是一株桃树,既然,她只想吃苹果,那么,他结的桃子,除了熟了落在地上,还有人来吃,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然而,他又错了。

就在又有人来摘的时候,她又来了,她把他们赶跑后,再度大声地指责他竟然可以让别人吃自己的果实。本来,看到她,他激动得掉落了好几个桃子,他想她终于还是想通了,在承认他是一棵桃树之后,她还是又来了。然而,她还是只管指责他的果实,他于是生气道:“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可以这样固执,这样幼稚,九年前你说你16岁,好,现在也快三十岁了,快三十岁了,你还这样闹,除了矫情我想不出其他词来。”

她听他这样说,呆望着他,竟然想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只是眼泪不断汹涌而出。而他,还是心疼的,尽管在她知道他是一棵桃树后,他见过她太多的泪水了,竟有些麻木了。竟由着她站在他面前,一直哭,一直哭。哭够了,她恨道:“你竟然可以说我矫情,好,我矫情!你竟然还嫌弃我老,九年,这么长的时间,谁能不老?我是为了谁才老成这个样子的,你竟然可以用我待你的时光反过来嫌弃我!”她这次再度转身跑掉,他这次没有试图伸出自己的树枝。但他对自己说,他并没有嫌弃她的意思,她怎么可这样过度阐释他的气话呢?难道她不知道,语言也像刀一样锋利。他开始真的有点生她的气了,然而一想到她可能再也不会来了,他的心还是一抽一抽地痛。

不料,很意外地,第二天,她就又来了。她一声不响地坐到了他的树干下,她不说话,他也就不说话,他觉得这一刻的静谧时光虽痛也是好的。不料,她竟然随手抽出一把刀,冷光闪闪。她冷笑着问他:“你信不信我把你连根斩断?”他倒抽一口冷气,也冷笑着应道:“你不从来就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吗?随便你好了。”她就真的扬起刀挥手劈过来,他没有躲闪,作为一棵树,他从来都是躲无可躲,她走近,她离开,她回来,她杀他,他都只能承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竟然没感觉到痛,原来,是她,只要是她,哪怕她是在挥刀刺来,也是不痛的。他闭着眼,在利刃逼近的时候,他心里竟然泛起的是一阵甜蜜的涟漪。然而,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知道他错了。这刀,刺过来,之所以不痛,不是刀不够利,那只是因为它刺向的人不是自己。

他看着她靠在自己的树干上,一如过去的九年里,她偎在自己怀里,然而,她的胸口不断喷涌出鲜血来,像她的泪,滚烫,烫得他全身一抽一抽的。他慌乱地挥动着全身的枝叶,想要止住她流血的伤口,然而,那血,泼撒开来,就像那天她没来他开到极盛时的桃花,美艳不可方物。

她伸出手,环抱住他的树干,轻轻叹息道:“这样收梢挺好的。”说完,她闭上了眼睛。他身上的桃子突然全部掉落下来,成熟的香甜的桃子把她深深地埋了起来。她就在一堆美味的桃子中间酣然长眠。

从远处看过来,这株桃树的枝叶垂落下来,怀抱着一堆桃子,桃子里沉睡着她,香甜的气息弥漫,就像世间的一场美梦,醒不过来的一场美梦。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