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嗨,美少年,你欠我一个拥抱

来源:未知

那个美少年,有着一双爱笑的眉眼。他轻轻从我身边走过,然后消失不见。

                                                            ——题记

“亲爱的,我刚买了拍立得,可以免费给你和他拍张照片哦,有没有勇气!”同桌一脸坏笑的表情看着我,“反正都是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了,不要怂哦,留下张照片做个纪念也好。”

“可是他都还不认识我……”

“嘛,上去就给他一个拥抱,我躲在一边拍照,然后拍完,咱就跑。”

“……好”

班上人留影签名的差不多时,同桌推着我悄悄向1班窗口靠近。迈一步退三步,我抚了抚刚刚被攥紧了的衣角,深吸一口气,被一股巨大的推力推到了一班门口,回过头,看着同桌一脸坏笑的比着加油的手势,转过头去,推开门。

杂乱的桌椅歪歪扭扭的摆着,滴答的钟声在教室环绕。他们已经离开,忽的松了口气,然后是巨大的失落感扑面而来。像是站在夜晚新街口繁复冗杂的地下隧道里,在十字交叉中,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被巨大的黑暗吞噬。

2016年6月26日,高考后的毕业典礼,未来得及见那个少年最后一次,在时光的长廊里,挥手再见。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是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错的的时候,你依然坚信他是对的;是你花光所有勇气,费尽心思去对一个人好;是大大咧咧的你遇见他时,突然变得手足无措。而暗恋,大概是所有喜欢中最省钱的一种,你不用体验大悲大喜,你只是在品尝小小的喜悦和小小的失落。

2014年9月,在母上大人的威逼利诱下,我上了一所寄宿制高中,过上了封闭式的生活。陌生的环境,半生熟的舍友,还有赤诚相见的大澡堂。超市的侧面是男生澡堂,每次我逛超市,总能遇到几个刚洗完澡,穿着背心,踩着拖鞋,手里还端着盆,在超市里买晚餐的男生。

一次,我急急忙忙的窜下楼,打算踩着铃声进晚自习教室,不经意的向超市方向瞥了一眼。人们常说,一见钟情。可我从不相信,所有的一见钟情在我看来都是见色起意。人来人往的潮流里,我却偏偏瞥见了一个美少年,他高高瘦瘦的,笑起来似星辰大海。像红楼梦里宝玉黛玉初相见时那般,这个美少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卡着铃声坐在晚自习教室的我,面对着桌上的数学试卷发呆。

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不知道他的班级,甚至在这六千多学生中,再见一面的机率都很低,然而有的人,就这样不知不觉走进你的心里,撒下花种。

2015年5月,到了高二分班的抉择期,在文科和理科之间徘徊不定的我,猛然间想起了那个美少年,笑眼明媚的模样,如果是他的话,肯定选理科了吧。或许,会被分到一个班呢,或许,会成为同桌呢。于是,在表单的上方,轻轻勾上了理科。

你相信童话故事吗,生活就像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颗会是什么。

那个美少年,没有和我分在一个班。

当我在新班级里反复张望确认,没看到他的身影时,我小小的刚刚萌芽的祈望被折断了。

生活很快又被新的舍友,新的计划填满。小确幸的是我和他选择了同样的体育选修课,羽毛球课。两条毫无关系的平行线渐渐有了交叉,尽管我们彼此间从未说过话。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知道了他的班级,拼命的假装不经意的向周围人打听他一切消息,我甚至要到了他的QQ号。

寄宿制下的高中,老师管的很严,不让住宿生带手机,想家了,也只能排着长队使用班上的老人机。我最爱周五的下午,不是因为家里的饭菜好吃,也不因为家里的床最舒适,只是期待那个美少年是否回复了。

我等了两个月,八个周末,反反复复的确认QQ是否出现了故障,我加他三次,没有回应。

我放弃了。

高三的日子充满着一场无声的硝烟,你看不见战火,可每个人心中都有团火焰在燃烧。疲倦又紧张。

忙的不可开交的日子里,脑海里充斥着函数与他。庆幸的是,同一层楼的缘分增加了我和他见面的机会。

借着打水的名义,穿过长长的走廊,在1班门口假装不经意的向里撇去,搜寻那个少年的身影,再假装不经意的回过头,和同桌谈笑风生。

我喜欢那个少年,或者说我喜欢他明媚的笑颜,带着治愈系的眼睛,即使很久才能偶然遇见一次,也会开心的直咧嘴。

那个时候,在旺仔牛奶上画表情成了一种风尚。我喜欢那个少年,谁也不知道。我偷偷的买了一瓶旺仔牛奶,用黑色记号笔在上面胡乱涂鸦,那大概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倾尽自己所有的艺术细胞,小心翼翼的创作,趁着他们班去上实践课的时候悄悄的放在他的抽屉里。

我的初中同学也在1班,有时候聊天她会不经意的提到那个美少年,我会假装不经意的听,其实浑身都在紧绷着。“你知道吗,就是我们班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前些天收到一瓶画的像鬼一般的旺仔牛奶,肯定是哪个人的恶作剧,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我喜欢那个美少年,他也不知道。

高三第二学期,学校一楼的饮水机换了地方,从1班门旁移到了我们班门旁边。那个少年,每每需要打水,都会从我们班门前走过。我喜欢那个少年,可是我不敢告诉他。我开始喜欢盯着窗外看,喜欢坐在靠窗口,仿佛这样就能离他很近。那个少年,经过窗旁,即使我杯中的水满的快要溢出,我也会猛的喝掉一大口,假装口渴,出去打水,只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喜欢那个少年,不需要任何人知道。

如果,有一天,我们正好相遇,请给我一个拥抱。

“嗨,谢谢你曾让我那么欢喜。”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