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千里迢迢,只为给你送五块月饼

来源:未知

-1-

六点,我拉着行李箱,迈着轻快的步伐,在诺大的火车站西广场穿梭,取票口早已排成长龙,我站在队伍的最末端。

一大清早,火车站便车水马龙,行人旅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看了一篇三千字文章的功夫,我已经被挤到队伍中间了。

想必中秋佳节,游子归家心切。不远万里,只为和亲人团聚。取票,安检,检票,进站。到处人山人海,到处人声鼎沸,大家情绪高涨。

-2-

我前面的前面,藏着一位高龄老太太。佝偻着背,手里提着一个皱巴巴的红布包,紧紧被她攥在手里。由于身材瘦小,已经被夹杂在队伍之中。如果不是一头青丝白发,想必不会吸引我的眼球。

我把注意力全部打在她的身上,到她取票时,向右边的男人一字一句吞吐着什么。她侧仰着头,写满风霜的皱纹刻于眉梢。而那男人装作视而不见,看都没看老奶奶一眼。

左边的一位中年妇女,很善良的样子。接过她手中的身份证,帮助取了票。

老奶奶十分感激,说了句话,大概是在表达谢意。一激动,红布包掉在地上,她颤抖着双腿,以她能力范围内最快的速度,弯下腰去捡,右手提着书包带,左手抵在膝盖上,缓缓直起身来,还不忘记拍拍上面的土。一步一步蹒跚而去…

我看着那孤独而又瘦弱的躯壳,小碎步走着,摇摇晃晃,频率却很快。

她的红布包里装了什么?她要去哪里?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她的儿女都去了哪里?老伴又在哪里?…一连串疑问巴拉巴拉呈现在我脑海中。

人山人海,她形单影只,显得那样格格不入。这么大把年纪还要独自远行,真是令人费解。

-3-

进站后,还有一个多小时检票。我四处寻找那身影,渴望坐在离她刚刚好的距离,试图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候车厅一共十个检票口,我绕了两大圈,也没寻到那头青丝白发,亦没有找到那皱巴巴的红布包。

不免有些失望,只好放弃寻找。

于是,在离自己检票口最近的地方坐下来。眼前又呈现出那个背影,一步一步离去的背影,那么寂寥,那么凄凉。

她会不会在八月十五那天,在全国人民阖家欢乐的日子里,独自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吹着凄凉无边的冷风,望着空中一轮圆月,默默感叹"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4-

就在这无限的幻想中,广播里喊着"乘坐T176开往北京方向的旅客,请在四检票口检票上车。"

我拖着行李箱,穿过无数人群。

忽然,眼前一亮,竟然在这里寻到我一直找的身影,由列车员护送着往前走。我很激动,她跟我一辆车,也是去往北京。

甚至万万没有想到,更巧的是她跟我一个车厢,仅仅隔了一个过道,靠着窗。列车员把她安排在座位上,就离开了。

-5-

我悄悄地用余光瞥过去,她把红布包置于腿上,用双手紧紧护着,看上去生怕被别人抢走一样。

她呆呆地看着窗外,我也看着窗外,和她看一样的景色。外面过电影似的匆匆掠过,她看得出神,亦或是盯着窗外发呆,我看不到她的脸,只知道视线从未移开。

-6-

过了许久,她缓缓扭过头来,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正脸,那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无处不散发出岁月的醇香。

我们眼神交汇在一起的那一瞬间,她的瞳孔散发出孩子般的光芒。那嘴角本该向下耷拉的年纪,给人一种想保持嘴角上扬,却由不得自己,硬生生地被向下撇着的感觉。

那眼神里,没有哀怨,没有彷徨,清澈见底,却夹杂着一丝轻微地叹息,这勾起了我愈加强烈的好奇心。

-7-

她终于开始动手里的红布包了!

颤颤巍巍掏出了一个蓝色塑料袋,塑料袋里套着一个吃过方便面的口袋,口袋里包着手绢,手绢里包着一部粉色的老式手机,只能打电话发信息的那种。

拿在手里,对着屏幕照了照,我猜她试图看看有没有未接来电。之后,凹陷的双眸里流露出一抹无奈,这时眼神变了,变得恍惚。只见她身子向窗外挪了挪,又缓缓一层一层地把手机放进去。双手颤抖不已,好似捧着一个无价之宝。

看上去,包里除了手机还有别的东西,我听见食品包装触碰间发出的声音。

继续盯着窗外,还是用手护着那无价之宝,一动不动。

-8-

北京站到了,这是最后一站。旅客们匆匆下车,向着四面八方走去,各有各的归途。我是除了老奶奶以外倒数第二个走出车厢的。

我看着老奶奶,她并没有睡着,好像也没有下车的意思,脸上是一副岁月沉淀下来独有的平静,我没有去打扰,却不停回头。

那个熟悉的列车员,走近,"妈"。

我吃了一惊,赶紧下车,站在月台上,冲着里面看。列车员已经坐在老奶奶身边,她再次把手伸进红布包里,一块一块地,掏出五个月饼。

这次,那只手不再护着红布包,给儿子整理衣领。

之后,颤颤巍巍站起身。列车员没有拿月饼,直接送母亲下车。老奶奶时不时地停下来,冲着刚刚坐着的小桌,回头看去,嘴里嘟囔着什么。

"妈,你回去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她转身,挥挥手。

这次,明显感觉老奶奶身心放松了许多,提着那只红布包的手握得不再那样紧,脸上是我前所未见的满足感。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