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立合作意向
明确项目要求
确定项目
时间和周期
签署合作协议
支付启动定金
3-5个工作日
完成初稿
完成设计修改
并最终确认
签收合格
支付尾款
移交源码

最新资讯

梦之城娱乐:谁的青春不焦虑?

来源:未知

大一新生刚刚开学,学校拥挤的小道上充满了青春的朝气,与抢不到饭饿着肚子去上课的学长形成鲜明的对比。然而作为大三的老学姐,我们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哭。

从十七岁到十九岁,从青涩到老练,大学四年的旅途,我已经走了大半,却仍旧看不清楚,下车的那一站,要停在哪里。

很多跟我一样的大三党,都得了一种病――焦虑症。

01

西西学的是美术,她的大学生活只剩大三这一年。

西西渴望毕业,又不确定自己将来要做什么。因为这个话题,她与父母争论了无数次。

家里人想让她考教师资格证、考招教,他们说:女孩子还是有个安稳的工作比较好,将来好找对象。

我认识很多学艺术的同学,他们骨子里都有一种情怀,西西也一样,她不想顺着父母的想法将就。潜意识里,西西并不愿意做一名老师,她只要想起自己要一成不变的过完余生,都有想要起鸡皮疙瘩的冲动。

西西喜欢画画,喜欢自由。她想过随遇而安的生活,随自己的心去流浪,每到一个地方,都要用画笔把它独特的风景记录下来。

父母不理解她,觉得她这种想法很荒谬,一直在劝她放弃,甚至嘲讽。

其实西西知道,跟理想相比,现实太骨感,太残酷。她懂的父母的用心良苦,她不想放弃自己的坚持,也不想愧对他们对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

02

橙子是传说中专业课特别多的医学生,主修护理。

她们的专业课学好了,可以做很多事情。不止可以救人,还可以手刃渣男。

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带他们班专业课的老师有位在医院工作的同学,某天她下完手术台,发现自己先生出轨后,暂时丧失了理智,拎着小手术刀在他心脏旁捅了一下,捅完后悔了,又把他救了回来。

医生是个很高尚的职业,可是橙子始终习惯不了作为从医者必须面对的生离死别。

她在医院实习过两次,她说,每个病床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包含了一个家庭的离合悲欢。

每次查房回来,她都会偷偷的哭。老师劝她:死亡很常见,习惯了就好。

她不想习惯,也不愿看到自己麻木的样子。生命的代价太沉重,沉重到她想逃避。

压力大到快抑郁,心理越发的焦急,有时候橙子会问自己:难道我以后真的要做一个小护士吗?

学校不过四级不给发学位证,从事护士这个行业要考护理类的证书…… 前两年对时光的挥霍,全都在大三报复了回来。

为了专心考证,她暂时放弃了已经做到一级代理的微商――把它做大,是她一直以来的小梦想。

橙子不确定将来的自己是否会后悔,未来的事情谁能猜到呢?

03

小花很迷茫,由于学校在转型,学的又是国内刚引进几年的专业,一直在改革,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是实验品。

老师说,如果把这个专业研究的特别透,理论上来讲,通过各种计算分析,买彩票中奖的几率很大… 

即将毕业的孩子都有两个最基本的选择:考研、就业。

小花不是学霸,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甚至有点学渣。她们专业学的东西很杂,包含各种数学(随便拿一本都虐杀高数的那种)、经济学。然而无论毕业从事哪方面,都会有点跨专业。

有时候她会想,考一个教师资格证,毕业做老师算了。可是啊,你真的以为教师资格证很好考吗?不,你错了。百分之四十的高代、数分、线代、概统… 对于一个学渣来讲,是要命的…

从来没有做什么事情是不用努力的,你想把漏掉的时光补回来,就要为之付出几倍的经历。

04

高中以前,我的理想是做一名教师,高中以后,我的梦想是作家。现在,我想在能养活自己的前提下,还能坚持自己喜欢的文字。

很多人说,快毕业的同学会变得很现实,嗯,我想要在变得现实的同时,守着自己内心深处最后的坚持。

每个年龄阶段都有不同的成长,我们再不敢说自己是祖国的花朵,可是我们仍旧青春,一心向阳,充满朝气。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正确的选择,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当初的那个选择变得正确。

所以,无论你是准备专升本、考研 或者创业、工作,都没有关系,走的路不分对与错,适合自己就好。

谁的青春不迷茫,其实我们都一样。



编辑:梦之城娱乐平台